評論 > 好文 > 正文

唐青:王滬寧的恐懼和瘋狂大實驗 習近平思想實際是王滬寧思想

作者:
王滬寧喜歡躲在暗處,不喜歡出現在公眾面前。他是一個失眠症患者和工作狂,以前的朋友和同事說他內向和非常謹慎。王滬寧出生在上海,畢業後執教於復旦大學,1995年,在上海幫大佬吳邦國、曾慶紅的極力推薦下,江澤民特意提拔他進京。從此以後,王滬寧幾乎切斷了他以前所有的聯繫,停止出版和公開演講,並執行了一項嚴格的政策,從來不跟外國人交談。在這種精心打造的黑面紗下,西方很少有人知道王滬寧。

2018年3月5日王滬寧北京人民大會堂兩會上

打富豪,打明星,整頓科企,整頓民營經濟,整頓娛樂圈,習近平連環出擊,震動四海。這一切卻不是習近平的發明創造。這一切源自習近平幕後低調而又瘋狂的國師王滬寧!王滬寧喜歡躲在暗處,政治狡猾而深藏不露,今天我們為大家剖析王滬寧的心路歷程,王滬寧的恐懼,王滬寧的瘋狂大實驗,和王滬寧改造中國的計劃。(唐青看時事)

2020年10月,馬雲從公眾視野消失3個月,此後偶爾露面,也是深居簡出。一場整肅富豪和科技企業的風暴席捲中國。

2021年8月,趙薇也失蹤了。她的消失更徹底。大部分影視作品在中國平台下架,主演名單除名,一夜之間,仿佛趙薇在中國從來不存在。官方至今沒有說明趙薇被封殺的原因。打擊低俗藝人,整頓娛樂圈,新的風暴再次掀起。

整整一年來,從叫停螞蟻金服上市、調查阿里巴巴壟斷,調查滴滴出行數據安全,到整頓視頻遊戲、教育培訓、金融科技、加密貨幣,以及最近的房地產,中共顛覆以往政策的監管的行動層出不窮,幾乎每周都會爆出頭條新聞。

中共喉舌喊出「深刻變革」的口號,習近平發動「共同富裕」運動,一方面是大規模監管,整肅民營經濟,一方面是要從上到下重塑中國文化、道德和價值觀。中共監管風暴隨時觸及中國的每一個角落和個體。人們都在探討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是現在?大家都集中在習近平個人獨裁和對權力的迷戀。但是人們忽視了另外一個人,他像陰影一樣在習近平的身邊。他幾十年思考和策劃,推出了今天的一系列政策,要挽救中共的滅亡。華盛頓的分析師和作家裡昂(N. S. LYONS)10月11日在一篇深度長文中披露,這個人就是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

其實2017年就有很多文章分析,點出了習近平的一系列舉措,甚至習近平思想,說白了就是王滬寧思想,王滬寧是幕後策劃者。

王滬寧喜歡躲在暗處政治狡猾而深藏不露

文章描述王滬寧喜歡躲在暗處,不喜歡出現在公眾面前。他是一個失眠症患者和工作狂,以前的朋友和同事說他內向和非常謹慎。王滬寧出生在上海,畢業後執教於復旦大學,1995年,在上海幫大佬吳邦國、曾慶紅的極力推薦下,江澤民特意提拔他進京。

從此以後,王滬寧幾乎切斷了他以前所有的聯繫,停止出版和公開演講,並執行了一項嚴格的政策,從來不跟外國人交談。在這種精心打造的黑面紗下,西方很少有人知道王滬寧。

文章形容,王滬寧是今天活著的唯一最有影響力的「公共知識分子」。因為,其他知識分子,不符合黨的理念的,都被打壓下去了,不讓說話了。

王滬寧是中共七常委之一,是中共最頂尖的意識形態理論家。習近平每個標誌性的政治概念都是他提出來的,包括「中國夢」、反腐運動、「一帶一路」倡議、戰狼外交,甚至「習近平思想」。仔細觀察習近平在重要行程或重要會議上的任何照片,人們很可能會在背景中發現王滬寧,他從來沒有離開領導人太遠。文章稱他為「帝師」,我叫他中共國師。

王滬寧權力之大,管轄範圍之廣,我們從他公開的官方頭銜也能看出來。2017年他選為中共政治局常委和中央書記處書記。之後出任中央精神文明建設指導委員會主任,主管全國意識形態工作,擔任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兼任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副主任、中央宣傳思想工作領導小組組長、中央黨的建設工作領導小組組長、中央機構編制委員會副主任、中央網絡安全和資訊化委員會副主任、中央財經委員會成員、中央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副主任、黨和國家功勳榮譽表彰工作委員會主任。2019年出任主題教育領導小組組長。2020年1月,大瘟疫蔓延,王滬寧擔任中央應對新冠疫情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同李克強一道領導抗疫工作。所以,宣傳、組織、公檢法、軍隊、金融財經、網絡、黨政軍,他無所不在。

不僅如此,王滬寧還發明了江澤民的「三個代表」和胡錦濤「和諧社會」、「科學發展觀」。在殘酷的中共派系鬥爭中,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現象。王滬寧是江澤民的「上海幫」招募入黨的,習近平在2012年上台後清除這個敵對派系,赫赫有名的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和前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都被抓被判刑。胡錦濤的共青團派系也被嚴重邊緣化,胡錦濤大秘令計劃鋃鐺入獄。但是王滬寧依然爬上高位。

這一事實比任何其它事實都更能顯示王滬寧無懈可擊的政治狡猾和深藏不露。

文章分析王滬寧的思想,試圖找出他如何看待和應對今天中國的局面。(唐青看時事)

習近平的「東升西降」和王滬寧的「美國衰落」

王滬寧認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現代化實際上使中國沒有真正的文化方向。中共統治中國後,沒有核心價值觀。他警告,這只會瓦解社會和政治的凝聚力。

因此,王滬寧總結必須創造核心價值觀,理想情況下,就是把中國傳統價值觀的靈活性和西方以及馬克思主義現代精神結合起來。

王滬寧1988年30歲時以訪問學者的身份在美國呆了六個月,他利用這個機會研究美國,走訪了超過30個城市和近20所大學。回國後寫了《美國反對美國》這本書。

王滬寧認為,美國面臨著「不可阻擋的危機暗流」。美國社會的細胞是個人,而現代美國自由主義的核心是激進的、虛無主義的個人主義。同時,一切事物都商品化,腐蝕了社會,導致嚴重問題。

最終,虛無主義成為美國方式,這對文化發展和美國精神是致命的衝擊,由於這種態勢的發展,美國的價值體系正在衰落,整個民主體制也在受到巨大的衝擊。

王滬寧贊同「美國精神終結」這一論斷。他在書中問到「如果價值系統崩潰了,社會制度何以為續?」

2020年美國大選發生動盪的時候,王滬寧的《美國反對美國》被搶購一空,人們以為美國衰落了。

所以,王滬寧早就認為美國衰落了。我想這可能是習近平說「東升西降」的來源。

王滬寧1989年回國後,成為抵制全球自由主義的主要人物。他認為,中國要由一個強大的中央集權的黨國管理,文化上要統一和自信。

他希望創造新的核心價值觀,就是把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跟中國傳統的儒家價值觀和法家政治思想、西方國家主權和權力的最高理念以及民族主義相融合,抵抗西方自由主義的影響。但這是一個大雜燴,也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因為馬克思主義和中國傳統價值觀是格格不入的。(唐青看時事)

王滬寧的噩夢——商品化和自由主義泛濫中國

王滬寧看到美國衰落。但是,他卻高興不起來,他在美國發現的「不可阻擋的危機暗流」已經成功地跨越了太平洋。自由主義資本主義的經濟模式帶來的問題,也在中國肆虐。他的噩夢正在降臨。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迅速把中國轉變為地球上經濟最不平等的社會之一。它現在擁有的基尼係數,官方說約為0.47,比美國的0.41還差。而且這個數據還是縮水的。中國最富有的1%的人口現在擁有全國31%的財富。但中國的大多數人仍然相對貧窮:大約6億人靠每月不到1000元的收入維持生活。

與此同時,中國的科技巨頭建立了比美國同行更強大的壟斷地位,市場份額往往接近90%。公司的工作經常有一個令人疲憊的「996」(早上9點到晚上9點,一周6天)時間表。其他人則在中國「打工經濟」這個龐大的現代契約奴役系統中,因債務而陷入困境。

中國就業市場競爭激烈,「畢業等於失業」成為一種社會流行語,這種失業隊伍還在不斷擴大。年輕人湧入城市尋找工作,農村地區被榨乾,任其衰敗。在城市裡,年輕人被龐大的資產泡沫擠出了房地產市場,買不到房子。

同時,中國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已經降低到不可思議的程度。因為經常出現詐騙,受傷的人倒在地上無人敢扶,他們被路人拋棄在街頭死去。社會矛盾上升到如此尖銳的程度。

在一個無情的消費主義社會裡,中國年輕人越來越多地描述自己處於一種虛無主義的絕望狀態,網上的俚語「內卷」就概括了這一點,因為他們普遍感到自己陷入了一場耗費精力的老鼠賽跑,每個人都不可避免地會輸。這種絕望表現為「躺平」運動,在這種運動中,人們試圖通過做生活所需的最低限度的工作來逃避這場老鼠賽跑,成為現代苦行僧。

在這種環境下,中國的生育率已經下降到2020年每名婦女1.3個孩子,低於日本,僅高於韓國,是世界上生育率最低的國家。這樣令中國經濟前景也陷入危機。中共試圖勸說家庭生育更多孩子,但遭到年輕人嘲笑,認為他們完全脫離了經濟和社會現實,他們難道還不知道,大多數年輕人光是養活自己就已經很累了嗎?即使那些有能力生孩子的中國年輕人也不願意生小孩。

雖然美國人今天已經放棄了使中國自由化的夢想,但是,文章說,從追求現代「消費者」的根本自主權來說,中國已經徹底自由化了。這正是王滬寧的噩夢,中國現在是一個被虛無主義的個人主義和商品化所吞噬的自由主義文化,離整個體制的解體也不遠了。(唐青看時事)

習近平的共同富裕王滬寧的瘋狂大實驗

正是在這種危機下,有關中共體制內關於現在要走什麼道路的長期辯論,王滬寧似乎贏了。於是,不受約束的經濟和文化自由主義不再被容忍。我覺得是中共走投無路,讓王滬寧死馬當活馬醫,放手進行他的瘋狂大實驗。

根據2009年維基解密的一則信息,習近平的一個老朋友透露,習近平和王滬寧一樣,「對中國社會全方位的商業化感到厭惡,隨之而來的是新富豪、官員腐敗、價值觀、尊嚴和自尊的喪失,以及毒品和賣淫等道德敗壞。」王滬寧現在似乎已經說服了習近平,他們別無選擇,只能採取嚴厲的行動來阻止西式經濟和文化自由資本主義對社會秩序的生存威脅——這些威脅跟那些禍害美國的威脅幾乎相同。

於是習近平發動了「共同富裕」運動。他在1月份宣布,「我們絕對不能讓貧富差距擴大,」他並警告說,「實現共同富裕不僅是經濟問題,而且是關係黨的執政基礎的重大政治問題。」

這就是為什麼反壟斷調查使中國頂級科企受到幾十億美元的罰款和遭強制重組,嚴格的數據審查籠罩著中國的網際網路和社交媒體公司;這就是為什麼創紀錄的IPO被擱置;企業被命令改善勞動條件,「996」加班要求被定為非法,並提高了臨時工的工資;這就是為什麼政府在一夜之間扼殺了私人家教行業,並對房產租賃價格增長設置了上限;這就是為什麼政府宣布「過高的收入」將被「調整」。

這也是為什麼像馬雲、趙薇這樣的名人一直在消失,為什麼中國的未成年人每周玩電子遊戲這種「精神鴉片」不得超過3小時,為什麼要收緊墮胎的限制。

正如人民網刊登的李光滿文章說的那樣,如果允許西方自由主義的「乳頭樂戰略」成功,使中國「年輕一代失去強悍和陽剛的雄風,那麼我們就會垮台……就像蘇聯那樣。」習近平的「深刻變革」目的是確保「文化市場不再是娘娘腔明星的天堂,新聞和輿論不再處於崇拜西方文化的地位」。

最後,這場運動代表了王滬寧的勝利和他的恐懼。這是他30年來對文化的思考在政策上的體現。但他設計和創造新的社會價值觀的賭注,成功概率幾乎為零。

作者里昂站在美國人的角度分析王滬寧和習近平的共同富裕運動。我覺得還是有些局限。中共除了面臨美國遇到的危機,還有中共與生俱來就有的政權生存危機。這個危機的疊加產生的影響不只是一倍。中共最害怕亡黨,一切為了維護黨的生存,手段無所不用其極。它可以暫時有效,但是飲鳩止渴,最終會加速自己的滅亡。(唐青看時事)

更多唐青看時事: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Hn3lcL7mKsVQlE6axBToA

會員頻道:https://www.youlucky.biz/tangqing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019/1661271.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