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唐青:亂世警言 李雲迪買春

作者:
成名後,張小魯也放鬆了對李雲迪的約束。大眾和媒體關注的是「音樂之外的李雲迪」了,他的成長、他的外貌、他的緋聞。李雲迪逐漸像脫韁的野馬,荒廢業務,在公開演出中頻頻出錯。2013年,李雲迪在工體演奏《野蜂飛舞》出現失誤,現場樂迷說他「大約有20%的音符沒有彈糊弄過去了」。

2016年11月21日,李雲迪北京參加一個戰略會議

今天講一個故事,前半段是勵志故事,後半段是亂世警言。李雲迪從小在媽媽的監督下學鋼琴,十年寒窗,一舉成名,成為鋼琴王子。而今一失足成「劣跡藝人」,最對不起的是他媽媽。

李雲迪是一個官方小粉紅,咎由自取,但也是一個政治運動受害者。李雲迪和薄熙來有什麼關係?公安部為什麼要抓李雲迪?最不要臉的是背後的老大哥和充當「兩面人」的喉舌媒體。李雲迪買春,郎朗夫婦為什麼也中槍?李雲迪和郎朗是中國兩個最會彈鋼琴的男人,所以有瑜亮情結。來看今天的故事。

10月21日晚上,北京朝陽警方通報李雲迪嫖娼,被行政拘留。官媒群起圍剿,《人民日報》稱「黑白鍵琴鍵不容涉黃」,央視網發文批「李雲迪跌落神壇完全是自作孽」。網易娛樂揭發,李雲迪嫖娼並非首次,上半年因同樣的原因可能也被抓過一次。

兩天之內,中國音樂家協會取消他的會員資格、中國演出行業協會要求對李雲迪進行從業抵制,重慶市政府指李雲迪不再是重慶市政協常委,母校四川音樂學院將「李雲迪鋼琴工作室」摘牌,合作商家紛紛宣布終止合作,李雲迪參與的綜藝節目和代言在網絡上被打馬賽克或下架。

曾經是重慶之光,甚至是中國之光的李雲迪,一夜之間身敗名裂,成了過街老鼠。在中國就是這樣,政治掛帥,「老大哥」要控制一切,需要你的時候,你是中國之光,不需要了,就把你打入地獄。(唐青看時事)

本是小粉紅曾幫薄熙來唱紅歌?

1982年,李雲迪出生在重慶一個普通家庭。2000年,李雲迪年僅18歲,在第14屆蕭邦國際鋼琴比賽中藝驚四座,無可爭議奪得金獎。前面兩屆都因為參賽者水平不行,金獎空缺15年。他是開賽73年以來最年輕的金獎得主,也是首位獲金獎的中國鋼琴家。

李雲迪獲獎後自然成為中共官方大力吹捧的「音樂家」。

得獎後一個月,李雲迪在北京中山音樂堂舉辦匯報演出,演出定名為「向祖國匯報」,中共政治局常委李嵐清出席觀看。

2001年,19歲的李雲迪就登上央視春晚,目前已經五次光顧央視春晚了。

2007年,李雲迪獲得「中國十大青年領袖」、「全國五四青年大使」「深圳義工形象大使」等官方紅色稱號。

在薄熙來主政重慶期間,2008年,李雲迪擔任重慶市青年聯合會副主席;2009年擔任重慶城市形象代言人,市委書記薄熙來還親自給他頒發了卡片;2011年李雲迪擔任重慶環保形象大使。

2011年6月,薄熙來在重慶大唱紅歌的時候,李雲迪專門在重慶舉辦了一場「慶祝中國共產黨建黨90周年李雲迪紅色鋼琴世界巡演」,之後又發行了演奏紅歌的《紅色鋼琴》。

此外,李雲迪曾擔任過重慶政協常委、全國青聯常委、香港青聯副主席等職務。事發後,李雲迪個人微博只剩下「國際鋼琴家」的頭銜。

在李雲迪的微博也可以看到,他發的帖子不少是「愛黨愛國」的言論,可以說是「小粉紅」了。(唐青看時事)

恨鐵不成鋼可憐天下媽媽心

李雲迪被抓後,最傷心的應該是他媽媽張小魯了。李雲迪從小就被媽媽發現了音樂天分。張小魯把陪兒子練琴當成了自己的事業,自己的追求。

根據大陸媒體報導,從7歲開始,張小魯就為兒子制定了嚴格的規章制度,每天的時間都安排得很緊湊,學琴,睡覺,起床,學琴。

為了讓兒子準時學琴,張小魯晚上6點準時開飯,7點到10點讓兒子練琴。這個過程她都坐在旁邊,全程陪同。

張小魯是個「鐵腕母親」,有次回家發現李雲迪偷偷看電視,氣憤兒子不爭氣,直接把電視機搬走了,讓李雲迪哭了3天。

有時李雲迪彈錯音,在旁邊織毛衣的張小魯抬手就拿毛衣針打過去。

但是成名後,張小魯也放鬆了對李雲迪的約束。大眾和媒體關注的是「音樂之外的李雲迪」了,他的成長、他的外貌、他的緋聞。李雲迪逐漸像脫韁的野馬,荒廢業務,在公開演出中頻頻出錯。

2013年,李雲迪在工體演奏《野蜂飛舞》出現失誤,現場樂迷說他「大約有20%的音符沒有彈糊弄過去了」。

中央音樂學院終身教授周廣仁,論輩分,是李雲迪的師祖,曾經在《人物》雜誌批評李雲迪灌唱片不認真,臨時抱佛腳。但李雲迪覺得面子掛不住,批評採訪不實,後面雙方和解。所以,李雲迪開始不能被人說了。

最大的出錯是2015年在韓國首爾的演出上,李雲迪在彈奏成名曲《蕭邦第一協奏曲》時,第一樂章就出現重大失誤,記憶錯亂,被迫停下來重彈,事後還把責任推卸給指揮。但輿論並不買帳,李雲迪兩天後道歉,說因為舟車勞頓導致演出失誤。

從最開始的否認「子虛烏有、不需回應、被人陷害」;到終於承認失誤,讓輿論譁然。

從中可以看出李雲迪的業務已經生疏到什麼程度。

當時,央廣網的評論文章認為,李雲迪在蕭邦鋼琴大賽奪魁15年後,沒有在藝術道路上鑽研,在演奏穩定性和音樂品位上,水準已經落後當年,就像王安石筆下的「方仲永」:過去才華橫溢,如今「淪落至此」,豈不令人傷之?

近年來,李雲迪的新聞主要集中在娛樂八卦上,他的緋聞一個接一個,甚至還有同性緋聞。(唐青看時事)

最會彈鋼琴的男人鋼琴王子郎朗躺著中槍

李雲迪出事,另一個鋼琴王子郎朗躺著中槍。郎朗和李雲迪都是1982年出生,號稱中國兩個最會彈鋼琴的男人,都在國際重大比賽中獲過獎,甚至成功之路都有相似之處,都出身工薪家庭。李雲迪彈鋼琴從容優雅,郎朗則充滿動作和激情。兩人不時被外界拿來做比較。

有網友竟然把郎朗當作李雲迪,到郎朗的微博留言譴責,你對得起你太太嗎?我再也不看你的鋼琴演奏了。郎朗的太太也不能倖免,有人到她的微博去安慰她,罵她老公不是東西。

當然,明白的網友看不下去了,在下面替他們澄清,說你們搞錯對象了!李雲迪39歲,是沒有結婚的。郎朗2019年結婚後,常常和太太一起出席綜藝節目,大秀恩愛,讓網友也受不了。

但有報導說,這些年郎朗為了練鋼琴,眼睛近視到了700多度。幾年之間,他得了中耳炎和腸胃炎,還在練琴時拉傷了手臂。這正是他太太吉娜在機場推著重行李的緣故。

2016年,英國最具權威的電台ClassicFM評選「歷史上最偉大的25個鋼琴家」,中國只有郎朗一人入選,跟貝多芬、李斯特、蕭邦、舒曼同列。

相比之下,李雲迪這些年業務不進則退。2015年為了參加娛樂圈好友黃曉明的婚禮,甚至缺席蕭邦鋼琴大賽的評審,引發爭議。(唐青看時事)

義正嚴詞的兩面人和政治炒作

李雲迪不爭氣,成了「劣跡藝人」,但中共的炒作手法更讓人噁心。各大喉舌,各大部門,各大行業義憤填膺,割席,批判,輿論轟炸,這種政治炒作,讓人不齒。

大陸有個叫「邊城蝴蝶夢」的網友寫了一篇文章《一些媒體是「兩面人」》:批李雲迪時義正詞嚴,輿論監督時裝聾作啞。文章說,廟堂之上的一些所謂嚴肅媒體,板起臉來,義正詞嚴,特別逗。同樣是這些媒體,當一些事關社會公平正義的事件發生時,三緘其口。

下面的話是我說的啦,比如官員貪污腐敗,嫖娼,為什麼不批判呢?性質比這個惡劣得多。公安警匪一家,殺人放火,打死法輪功學員,為什麼不揭露呢?

所以文章質疑,李雲迪的嫖娼行為有沒有必要向社會通報。2020年11月,浙江披露了近5年的182695條嫖娼記錄。可想而知,放大到全國,每年嫖娼人數是相當驚人的。但是這些人的嫖娼行為,並沒有全部被向社會通報。那為什麼李雲迪嫖娼了,就要遊街示眾呢?人們把中共這種通報比做網上遊街示眾。

作者郝平在大紀元發了一篇文章,說央視自己養了一大堆中南海後宮粉黛不提,曾經是沸沸揚揚的朱軍性侵案也按下不表。對待李雲迪則滿場踢打,且話裡有話,就像文革大字報。這是當局一連串監管動作在文藝界不斷延續的體現,借著李雲迪事件再次告誡外界,無論你是多大的腕、多受人仰止的明星,背後的資本多麼強勢,你那點齷齪事,根本逃不過老大哥的眼睛,黨要是呼風喚雨起來,你那隻小船說沉就沉。

自由亞洲電台採訪的一位專家分析說,「因為李雲迪曾是重慶市政協常委,重慶是薄熙來的老巢。聯繫到最近整肅孫力軍,認為當年整肅的不清楚,薄熙來還有很多殘部在重慶。所以這名政治分析家認為,這有可能是清理戰場,打掃戰場掃到李雲迪。」

郝平從另外一個角度分析。李雲迪是被公安系統收編的「朝陽群眾」舉報的。事發後,北京朝陽公安分局微博和北京市警局最早發出消息和置評。隨後,各大黨媒和行業高調發聲、深度批判,這一系列的操作手法是公安系統衝鋒陷陣,各方協調作戰。

公安系統內,近期大事件是孫力軍被雙開和傅政華落馬。傅政華倒台後,外界推測,公安系統將會迎來整肅風暴,在此當口上,李雲迪被做實嫖娼,打上劣跡藝人的標籤而被抓,是否意味著公安系統賣力打擊飯圈文化表忠,如果結合李雲迪有重慶薄派殘部顏色,站隊表態的意味確實有可能存在。

公安的日子不好過。大陸媒體最近報導,120萬公務員報名考試中,公安職位遭遇冷遇,就是報考的人少了。專家們分析原因是,公安是中共的刀把子,替中共執行惡法鎮壓百姓,近年造惡報的不少,又加上中共內鬥,公安系統內已成高危崗位密集地帶。

李雲迪替薄熙來「唱紅」,最後自己遭遇「掃黑」,希望小粉紅能夠醒悟,認清善與惡,不為惡體制添磚加瓦,也為自己未來留後路。(唐青看時事)

更多唐青看時事: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Hn3lcL7mKsVQlE6axBToA

會員頻道:https://www.youlucky.biz/tangqing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025/1663718.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