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我說的都錯了!? 教育部稱97.5%的家長對新學期減負滿意

今天休息,看了一天知乎,主要看全國各地對雙減政策的反饋。眾所周知,知乎用戶的政治傾向總體上比較溫和。

看到知乎上這麼一個帖子

教育部稱97.5%的家長對新學期減負滿意,雙減工作具體成效如何?-知乎(zhihu.com)

回復里,似乎負面評價居多——沒仔細統計。我下面將展示幾張回復的截圖。

評價一個具體政策的好壞,尤其是這種純粹技術性的政策的好壞,不應該上升到愛國與否的政治高度。那些以政治高度來讓人閉嘴的非官方人士,我反而覺得太神經過敏了。

不管怎麼樣,我希望我下面的截圖不會給知乎平台以及涉及到的發言的用戶帶來麻煩。

一、這種民調非常不靠譜

一般來說,沒幾個靠譜的民調。不僅中國沒有,國外也沒有。所以我對任何民調都不感興趣。

我特別想向教育部門提出的意見是:你們下達的民調任務實在太多了,大多數是沒有多少意義的,請你們傾聽下家長和老師的心聲,大幅度降低這類對小孩,家長,老師的干擾性民調。

簡而言之,你們這種形式主義的工作,已經強烈的干擾了我們正常的教學和生活。另外,除了這類不靠譜的民調外,還有不少非常不合時宜的任務。作為一個三四年級小學生家長,我無法理解你們的愚蠢和自大,你們讓小孩搞什麼「掃黃掃黑」宣傳?有必要讓小孩,家長配合做這種任務和宣傳嗎?我都無法向小孩解釋什麼叫「黃」。

二、欺上瞞下的民調

如果領導們也不相信上面的民調,那麼這種民調就是干擾家長,老師和小孩。如果領導真相信了這種民調,那麼問題就會非常嚴重,就像回帖里一個網友提到的。錯誤的估計形勢,曾經給中國帶來過巨大的災難。不多說。

三、我對雙減的態度

我還得申明下我對目前雙減政策的態度。我贊同政策的總體目標,如果它的總體目標是降低應試教育內容的比重,提升教學質量——我認為的教學質量不是培養多少"做題家"而是培養偉大的科學家,工程師,設計師,文學家,歷史學家……總之,優秀的國民。

但是,目標對不一定能幹好事,也可能幹壞事。要提高教育質量,更迫切的是加大教育資源的投資,減小教育資源的浪費,「生產」更多合格的教師,生產更好的教材,裝備更好的實驗室……當然還有非常重要的,尤其要關注弱勢群體的教育資源的獲得性。

我認為目前的雙減政策不能實現上述目標。關於這個問題利弊,網上有很多討論,我現在不想做那樣的利弊分析——除了明顯的荒誕,利弊分析總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我想說的是這個政策在實踐中將會發生的荒誕。

減負和限制課外補課是作為整體措施出台的。後來出來的解釋還明確的限制了家教。那麼,我請教下各位。如果發生了如下情景,各位領導該怎麼辦?

隔壁的一位大哥哥正在上大學,我想請他幫我家五年級的小孩補習數學和英語,我能給他報酬,違法嗎?或者按照你們的荒誕規定,下午放學後6-9點不違法,但周末家教就違法了?

在我看來,不准小孩補課的政策,往大了說,嚴重侵犯了他的受教育權利。如果一個小孩跟不上學校老師的課程,父母自己也沒有能力給他補課,這個小孩的受教育權利是不是就被實質性剝奪了?

四、產生巨大影響的政策應該要更慎重出台

我說的慎重指的是這個雙減政策的出台本身可能是違法的。我不是很懂我們的法律出台的流程,但總絕對,影響如此巨大的政策即使在儀式上也總該隆重點,應該經過人大層級的審批,而是出一個文件就了事了。

五、請下去調查調研

哪些地方的小孩負擔過重,哪些地方的小孩被完全放羊,負擔過輕,你們知道嗎?我所知道的,老家鄉鎮中小學的小孩就是幾乎完全沒有負擔了,他們不是在上學,實踐了「快樂教育」——當然這是反話,這些小孩從另一種意義上被剝奪了受教育權,因為基本上沒有老師管他們,他們基本上自生自滅,在無聊的玩耍,遊戲,早戀,鬥毆中消耗著自己的生命。

對這樣的地區,應該一刀切減負嗎?這些小孩不應該增負嗎?

如果小學減負,但中考又要憑分數分流一半的15、6歲的小孩去那種浪費生命的「高職」,我感覺到這個政策是「精神分裂的」。或者說,對於那些沒有」焦慮感「的父母而言,這個政策具有矇騙、麻痹、安慰的效果。

六、如何能「減負」

增加優質的大學供給,增加辦學的多樣化,課程的多樣化,讓不同興趣的愛好的小孩有更多的選擇,小孩應試教育的負擔自然就會降下來。如果藍翔技校畢業生的收入水平與211、985大學畢業生的收入水平真的相差無幾,白痴家長、老師才會逼迫小孩學那些無用的應試技巧。

打擊民辦教育,縮小優質高等教育的供給,強制在初中分流一半(為了達到分流政策效果,居然禁止高職生參加普通高等院校的招生錄取),在我看來,其實質含義是把一半的國民製造成准文盲,對於心智健全的家長而言,這種政策不可能實現真正的減負。只會增加父母,小孩的焦慮。

更為根本的,增加高收入的就業崗位,提高勞動力的素質,提高勞動者的勞動生產率,才能真正的減負——若藍翔技校畢業生一周工作一天就能解決溫飽(如某些已開發國家那樣),沒有多少人會去拼命應試。

很可惜的是,中國人均才10000美元,離那樣的減負還比較遠,所以現階段,對於絕大多數還有點追求的非拆遷戶而言,悠然自得的讀書,悠然自得的工作都是幻想——那時恩馬想像的社會高級階段才可能發生的事情。

何況面臨來勢洶洶的米第,目前大談給小孩減負實質上是播下亡國滅種的種子。看古書,從來沒看到有遠大抱負,要報仇雪恨的家庭會讓自己的小孩「減負」。真正的減負等80後有了孫子再說吧。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CDT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110/16700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