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拜登之敗,比我一年前想的還快

作者:

果然,作為民主黨定向打造的「反川寶具」,離了懟川普,這位總統啥也干不好。

各位好,昨天我剛剛回憶了去年本號去年美國大選中的文章。有朋友留言說:「小西,去年美國大選時關注了你,時隔一年了,想聽你再聊聊美國。你當時做的那些判斷,都應驗了嗎?」

嗯,我想了想,這個問題確實是挺值得回答的一個問題。不謙虛的說,我覺得基本都應驗了。唯一的漏判之處在於,現任的美國總統拜登,似乎比我預想中敗的還快。

美國過去本也是個農業國,所以大多數的大選都被安排在了農閒時的11月,讓農莊主們進城買賣時順手投個票。

所以去年11月總統大選搞得雞飛狗跳。今年不是大選年,但同樣有兩個州在11月舉行選舉,分別是新澤西和維吉尼亞。

按說這兩個州都是深藍州,去年大選中,拜登在新澤西贏了川普16%,在維吉尼亞贏了10%,都算是大勝,如今時間僅僅過去了一年。此次選舉,按說本來也不會有啥懸念。

可是,這兩場剛剛結束的選舉,卻大出拜登和他的幕僚們的意料——在新澤西州,共和黨人候選人是拼到了最後一刻,才惜敗給了民主黨的現任州長。

而在維吉尼亞,共和黨人則直接「翻紅」成功,其候選人、政壇新人格倫·揚金居然打敗了他的民主黨對手、政壇老將、拜登的密友麥考利夫,贏得州長選舉。他也是自2009年以來第一位贏得該州州長選舉的共和黨人。

維吉尼亞這次紅的那叫一個透徹。

那麼,民主黨這次是「大意失弗州」嗎?當然不是。

如果你看一下地圖,就會發現維吉尼亞在美國的地理位置特別特殊,隔著一條波托馬克河,對面就是美國首都華盛頓。在州長競選期間,拜登不顧自己的老邁之身,兩次跨河前來為老友麥考利夫背書。像選民們一再強調「請像支持我一樣支持他。」「不能讓川普回來。」等等。其他的民主黨大佬,如希拉蕊歐巴馬還有現任副總統哈里斯等人跑的更勤。

其中又尤以副總統哈里斯最信心滿滿,這位美利堅史上首位女副總統10月時去維吉尼亞演講,話說的那叫一個狂:「2021維吉尼亞州發生的事情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2022年(中期選舉),2024年(總統大選)及以後發生的事情。

這分明是在明示民主黨必須拿下這場前哨站。

但結果,民主黨這次在維吉尼亞有多大臉現多大眼。我估計哈里斯當初那話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往回收了。

那為什麼僅僅時隔一年,民主黨就丟了維吉尼亞呢?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也算是趕了巧。

今年五月末的時候,維吉尼亞石橋高中發生了一起駭人聽聞的案子。一名穿裙子的男子在該校的女洗手間襲擊了一名女生。

而事後查明,這個男子所利用的正是拜登上台後立馬宣布恢復的歐巴馬時代的「跨性別使用洗手間法令」。

女兒受到如此大的侮辱,家長當然不干,但讓他們沒想到的是,這所高中為了民主黨所鼓吹的政治正確,居然試圖掩蓋這起惡性襲擊!

於是女孩的父親不幹了,在一個月後闖進校董事會要說法,結果遭到了保全的暴力驅逐。

非但如此,受民主黨控制的左派媒體,居然還把這位父親描繪成一個精神錯亂的右翼偏執狂。

於是維吉尼亞的很多家長都被激怒了——一個父親,為受辱的女兒討個說法,居然遭到這樣不公正的對待,這還有天理沒有啊?你們這幫政治正確狂是要瘋啊?他們在共和黨人的牽線搭橋下聯合起來把事情搞大了。而說著說著,又引出了維吉尼亞學校教育中一個更大的瓜——批判種族理論。

所謂批判種族理論是歐巴馬執政末期在民主黨推動下搞出來的一套「理論創新」。過去美國左派要求種族平權,至少在名義上是僅止於種族平權的,連黑人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牧師都明確要求他的黑人同胞們「愛鄰人,不要仇恨白人。」

但批判種族理論跨過了這條線,該理論認為,白人天生是有罪的,無論白人有沒有意識,都天然從種族主義中獲益,所以黑人有權恨白人,而所有白人都應該對黑人懷有愧疚之情。

而如前所述,維吉尼亞由於是民主黨影響較大的藍州,在拜登上台後公然將這種主義灌輸到了學校教學中,白人孩子們在課上聽了一通「白人天生有罪」的理論,回家後直接問父母:「我做白人是不是很可恥?」

父母聽到這種話,當然會很心酸。因為其實白人這個說法本就是偽概念。在美國蓄奴歷史上,真正奴役黑人其實也只有少部分昂撒白人貴族,同時期大量愛爾蘭「契約奴」,其地位不比黑人高多少,他們也從未參與對黑人的壓迫。跟別說弗州這樣的東部州來說,有大量的白人從東歐、南歐移民過來的,他們很多都是廢除奴隸制後,甚至廢除種族隔離後才來到美國,他們的祖先從未參與對黑人的壓迫。

讓他們為白人奴隸主當年的「奴役」懺悔,大體相當於因為我跟馬爸爸都是黃種人,所以要求我為讓員工996而悔罪。天下可有這樣不講道理的要求?可是民主黨堅持要在藍州的中小學裡這麼推行。

於是弗州的白人家長們集體怒了。官司一打幾個月,到現在也沒完。但對他們的這些抗議,無論是參選的民主黨候選人麥考利夫、還是來助威的拜登,都不聞不問。他們只是不斷地重複著去年「反川」議題,要求選民們「不要讓川普回來。」

搞到最後,選民們也煩了——我們就是把川普再選回來又能如何?

而你別說,他們選上的這個人,還真有那麼一點像川普。

與川普一樣,剛當選的這位楊金以前也個政治素人,原來是個企業老闆,2020年剛剛辭職從政。

但是與川普不同,揚金比川普年輕的多,今年僅為55歲,而且在干企業的時候就比較穩健,參政後,也把這種穩健的風格帶到了政治生涯當中。

比如對戴口罩、種疫苗這事兒,楊金雖然也反對民主黨主張的政府強制,但他更多是從破壞個人自由的角度去說的。對種疫苗有利於抗疫的結論,揚金並不反對。

再比如對種族平權問題,楊金只是在反覆說一件事:教育的權利應該還給家長,家長有對教育的選擇權。但他點到為止,並不像川普一樣上來就開噴,說民主黨有陰謀,要顛覆美國國本云云(雖然很多人覺得川普那麼說跟解氣)。

還有減稅和反通脹,楊金也都更側重於講理,而不是發情緒。聽說他甚至會把圖標直接搬到演講中做例證。這在川普那裡是絕對看不到的。

所以總結起來說,楊金這個人確實當得起「理智版川普」的稱呼,他和川普的基本觀點和主張是相似的,但區別在於,川普用偏民粹的口吻說了出來,主要受眾是南方紅脖子。而楊金是用精英化的語言說了出來。這讓很多已經厭煩拜登,又不願意馬上投入川普懷抱的維吉尼亞民眾更聽得進去。

當然,如果不是碰上麥考利夫以及為他背書的拜登,我估計他大概率也贏不了。

眼下,拜登這任總統的不討人喜歡,在美國歷任總統中已經做到了空前,就是不知會不會絕後。

進入今年下半年以來,拜登的民調支持率急劇下滑。特別是自10月份開始,所有民調結果都顯示美國民眾對拜登的不支持率要顯著高於對其的支持率。最新的一份民調顯示,44%的美國成年人支持拜登,自1月以來下降了11個百分點,而51%的人表示不支持,同期增長了19個百分點。

我印像中美國戰後好像還沒有像他一樣掉支持率掉的這麼快的新總統。戰前倒是有一個,1929年上台的胡佛,但胡佛是因為倒霉趕上了29年大蕭條,趕上那種寸頭,真的是神仙也救不了。

但拜登人氣之低迷,更大程度上是他自己太無能的緣故。

除了上述說「跨性別廁所」、「批判種族主義」這種政治正確的勞什子。拜登上台這快一年來正事兒基本上是什麼也沒幹好。

經濟方面,由於他上台後的無限度放水,美國現在面臨巨大的通貨膨脹壓力。據統計,美國9月個人消費支出物價指數同比增長了4.4%,是1991年以來的最快增速,遠超過去10年美國平均1.7%的通脹率。而與此同時,美國經濟復甦卻沒有跟上,第三季度GDP增速上周出爐,年化增速為2%,遠低於之前的預期。

而一個可怕的經濟學死局已經橫亘在了美國乃至其引領的全世界前方——滯漲。

而疫情防控方面,拜登上台前一再批評川普防控不利,說的好像自己一上台瘟神就會退散,但事實並非如此。拜登上台之時,美國有40萬人死於疫情。眼下,美國已有超過75萬人被疫情奪去生命,新增35萬人,幾乎翻倍。

當然,拜登本可以說:「新冠兇猛,此非戰之罪也。」但倒霉的是,他當初對川普抗疫不利的批駁,把這條本來有的後路給堵上了。

就這樣,疫情不見好,經濟也沒招,成天還是拿著當年批川普的那一套當門面,這樣一個總統,說美國人不厭煩他,那是不可能的。

而從拜登本人而言,其實也沒什麼辦法。我在去年《川普與凱撒的反對者,為啥都「不講武德」》一文當中曾經預言過,拜登的團隊本來就是民主黨為了狙擊川普而臨時拼湊起來的「復仇者聯盟」。除了反川普大家有高度共識之外,各方之間的利益訴求、行為邏輯都是不一致的。

女權主義者、跨性別主義者、環保主義者、政府福利愛好人士、科技巨頭、傳統民主黨人、新興極左派。所有這些人歸里包堆,在反川的大旗下聚集,一人一個號,各吹各的調。去年的大選,是這個團隊唯一一次有共鳴的機會。

而有趣的是,拜登本人身為總統,在這個群體中,其特色符號反而是最糢糊的,他更像是一個「武林盟主」,被民主黨總部臨時拉來鎮了鎮場子。

當盟主麼,當然就得跟袁紹一樣,出身名門,資歷過硬,且越無能越好。

打個岔,老三國里的袁紹,是演周瑜的洪宇宙老師演的。

可在去年扳倒川普的過程中,這一點讓他得利,而在真的坐了江山之後,這他也毀在這一點上——聯盟里哪一派的利益他都不敢動,哪一派的訴求他都得滿足。就像弗州的教育案,家長們那麼憤怒,案情如此荒誕,拜登沒看到嗎?

他看到了,但不好管啊。教師協會、LGBT組織、黑人組織,哪一個組織他敢惹呢?所以只能閉目塞聽。繼續打反川的旗幟團結隊伍。

於是一個悖論出現了——拜登和民主黨民意的下跌,是其執政無能體現,但同時也是人們對川普這個前總統印象消退的緣故。拜登嘴上最反川普,但實際上眼下的全美國,可能沒有誰比他更需要川普。

而楊金此次的精明之處在於,他執行的是一條「不提川普的川普路線」,就是讓你拜登抓不著把柄。

事實證明,這麼一搞,就抓住了民主黨最麻筋兒的軟肋。

明年就是美國國會中期選舉了,從過往歷史看,總統大選獲勝一方政黨在下一次中期選舉中通常就面臨回擺,輸掉中期選舉的概率本來就很高。而以目前的局面看,似乎找不到什麼理由,能夠讓老拜在明年完成翻盤。民主黨在這場選舉中丟掉眾議院,甚至兩院齊丟都是有可能的。拜登的政策空間只會比現在更小而不是更大。他主政下的白宮,很可能會成為美國史上最虛弱的一屆政府。

而這,又會對2024年下次大選產生新的蝴蝶效應——如果拜登不得人心如胡佛,那麼美國新的羅斯福,可能已經在路上了。

結尾,讓我們再引用一遍哈里斯的話來做總結吧:2021維吉尼亞州發生的事情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2022年,2024年及以後發生的事情。

多年以後,我們也許會發現,哈里斯說這話時,也許真是嗑了藥的希臘女祭司上身,無意中說了一句神預言:雖然,那未來一定不會按她和老拜所希望的那樣展開。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海邊的西塞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111/1670463.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