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煤荒讓煤炭價格暴漲 山西老闆:已經富得沒感覺了

2021年10月初,中國山西、陝西等多個省份發生了洪災,災情嚴重,這場無人問津的暴雨讓山西文物大省黯然神傷,但緊接著一飛沖天的煤價又讓山西這塊黑金大地重新活起來,市場煤價創下近十年新高。煤炭暴漲下的山西,讓消失了很久的煤老闆再度回歸。消息人士就透露說,2021年,這批煤老闆每天入帳5,000萬人民幣(約等於台幣2.17億元),已經富得沒有感覺了。

中國煤荒讓煤炭價格暴漲。圖:翻攝自微博

2021年10月初,中國山西、陝西等多個省份發生了洪災,災情嚴重,這場無人問津的暴雨讓山西文物大省黯然神傷,但緊接著一飛沖天的煤價又讓山西這塊黑金大地重新活起來,市場煤價創下近十年新高。煤炭暴漲下的山西,讓消失了很久的煤老闆再度回歸。消息人士就透露說,2021年,這批煤老闆每天入帳5,000萬人民幣(約等於台幣2.17億元),已經富得沒有感覺了。

外界對山西煤老闆的事跡大多還停留在一夜暴富的豪橫往事中,來錢太快,賺錢太多,暴發戶沒品味,無所事事只能在北京一層一層得買房,順便千萬嫁妝嫁女,豪車迎娶女明星,身上有幾個典型標籤,「草根,豪氣,家族。」最後成為一個時代的剪影。

在2010年後,此行業逐漸進入下行周期,不少地方出現煤炭資源萎縮、閒置,污染等情況,在這個背景下,大吃小,淘汰中小煤礦,加快煤炭資源整合的山西煤改應運而生。煤改後眾多民營煤老闆退出了歷史舞台。當大家以為民營煤老闆破產了,但其實只是富得沒有那麼囂張,且他們在2021年再次回歸,還是十多年前的那個關鍵詞,一夜暴富。

煤礦系統的一位李先生就透露,他畢業後從井下技術員開始做起,對裡面各系統都懂,也負責過技術科規程設計。他自嘲道,他跟煤炭打了一輩子交道,這輩子最無奈的就是看著煤老闆10年前暴富了,今年又眼睜睜看他們2次暴富。

李先生的朋友圈有幾十位大大小小的煤老闆土豪,不少煤老闆都是底層出身,煤老闆們趕上時代紅利,敢闖敢拼,因此發了,衣食住行迅速上了一個檔次,有專屬的頂樓餐廳,而且吃得是洋芋燉遼參,辣椒拌生蚝,燕窩加醪糟,羊肉湯燉魚翅。

李先生繼續說道,不要問車庫哪一輛車是煤老闆,這個問題就跟問煤老闆賺了多少錢一樣蠢。當然煤老闆住的地方也頗為講究。中國太原市房價一直不算貴,緊鄰汾河的樓盤星河灣是這群富豪最早聚集的地方。除此之外,還有晉陽湖北邊的幾個小區都算他們的「據點」,他們的共同特徵都是有水的地方。因為他們篤信有活水的地方能保財。

而在生意經營上,煤老闆都是的家族事業,一般多子多女,兒子管經營,女婿管生產或者銷售成了一個常見的搭配模式,絕不可能讓外人管理。消息人士就說,有一家煤老闆,四個子女,大兒子坐鎮煤礦,二兒子吃喝玩樂搞接待,三兒子在山西拿各種身份搞關係,女兒女婿經營集團酒店,每個人都要為這個大家庭貢獻自己,這才叫做家族。

然而煤老闆的所得令人好奇,李先生舉王老闆為例算道,王老闆的礦大約60萬噸,一天2千噸左右,一噸成本不超過300元人民幣,基本上王成每天的淨收入是200萬,一個月就是6,000萬人民幣,如果能持續一年,就是7億人民幣(約等於台幣30億元)。而且這樣的規模在山西王成只能算一個小型煤老闆,這種財富,在真正的煤老闆面前都不算什麼。李先生認識的另外一個煤老闆則是日進千萬級別,每天5萬噸煤,一噸用1,500元人民幣來算的話,每噸成本是260元人民幣,一天就能賺上千萬人民幣。

山西是全國煤倉,長期占據全國四分之一的原煤總產量。而中國又是一個以煤炭為主要能源的國家,火力發電占比超過70%,冬天若山西罷工,中國全國都得跟著挨凍,因此山西還暱稱「中國的鍋爐房」。在山西,煤礦規模一般是150萬噸至500萬噸為主,60萬噸是最小的,最大的是2千萬噸以上的露天礦,中煤露天礦跟晉控塔山煤業,年產都在2,500萬噸以上。以太原市為例,全市有59座煤礦,其中生產煤礦26座,建設煤礦33座。有44座煤礦證照齊全有效。

而這次煤老闆會捲土重來的核心原因,李先生說,因為是庫存。過去5年供給側改革以來,資本投入少得可憐,釀成今日惡果。從數據上可以看出,過去幾年中國煤炭供給一直緩慢增長,達到峰值,並逐漸下降。具體到今年的產能,主要地西北幾省,國內原煤產量3到6月同比增速都是負的,分別為0.2%、-1.8%、-0.6%與-5.0%。除了李先生提到的國內產能不足,事實上,今年國外進口資源也較少。今年1到6月份原煤進口量僅為1.39億噸,相較2020年同期進口量少了3,443萬噸。

但李先生也說道,目前山西已經竭盡所能開採了,煤炭產能短期提高不了。並說,煤礦投資一般要5年左右才進入穩定期,想要現在趁火打劫來暴富,是做夢。設計新工作面,掘進巷道,鋪設電纜,配套通風,探水等工作,至少2個月以上的工作量,再開採,鋪設皮帶煤炭到地面等,這些都是時間和成本,且還沒算到特殊礦的技術難度。

而若外地人想要深入人情、血緣、利益多重交織的山西煤炭圈掘金並不容易,少不了一個中間人、消息靈通的本地「煤販子」。山西煤炭圈的「煤販子」陳先生,幾年前離開了煤炭圈子,因賣多年的煤,大家互通有無,於是趁著今年的煤炭熱潮做起販賣消息的副業。

陳先生表示,光今年10月,他收到的微信紅包超過200個,每個微信紅包200元人民幣(約等於台幣870元)。來詢問煤炭行業的人分兩種,金融圈,業務流,大多來自北上廣深。他說,現在數據就是錢,詢價的人要的是準確的時間與準確的數字。

金融圈主要為期貨從業者,二級研究員為主。業務流的目的就比較簡單了,主要是貿易商或者電廠的掮客,都是找價格合適的現貨煤。陳先生說,一般都是大電廠的代理人,鎖定需求跟利潤,他們找到價格合適的就行,電廠一般是庫存緊急的。另外,除了微信紅包,老先生也透過生產消息,作為其他的創收途徑,一位網絡人士就透過跟陳先生得知生產消息,然後利用煤炭股賺了上百萬。

在中國的冬天,煤是生命之源,只有煤炭才能讓人度過一個又一個充滿安定感的冬天。但現在這份安定感的成本可要增加了,10月下旬,隨著煤價高漲,北方不少城市一噸取暖用煤的價格已超過2,000元人民幣(約等於台幣8,714元)。陳先生說,他活了50年沒見過煤價漲這麼高。

中國煤炭。(示意圖)

中國煤炭。(示意圖)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新頭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119/1673721.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