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洛克雜譚:防止左,是防止什麼?

但左的東西卻極具迷惑性,它們的旗號無不是仁慈、博愛、平等、免費、和諧之類,並且伴隨它們的催人淚下的文學故事非常之多,不,是全部都是。讀者無不把它們當成陶冶自己情操,升華自己人格的經典。 最惡劣的決策者,背後也必有一個支撐他的思想巨人。 至於這個「思想巨人」是上帝還是魔鬼,那才是最最本質的問題。

極左兩種,一是「眾生平等」,一是「天下大同」。

極左和極右之所以可怕,並非是僅僅做為情懷的它們,如果僅僅是情懷,這兩類都無可厚非,因為即使你我隨便攀談起來,也必然會有這四種情懷中的某一或者某二。否則還真難稱為「比較深刻」。

它們之所以可怕,是權力者真信或者假信它們,然後用它們的名義去強行實現它們。那個時候,無論是極左還是極右,都會造成生靈塗炭。

這方面的例子顯而易見,前者如納粹和綠教,後者如白左和蘇俄。

要警惕右,但更要防止左。右的東西容易識別,左的東西卻有極強的迷惑性。

右的東西容易識別。比如盲目排外、極端宗信,最典型的如納粹和綠綠恐怖分子,再蒙昧的人也都知道那是不好的了。

但左的東西卻極具迷惑性,它們的旗號無不是仁慈、博愛、平等、免費、和諧之類,並且伴隨它們的催人淚下的文學故事非常之多,不,是全部都是。讀者無不把它們當成陶冶自己情操,升華自己人格的經典。

比如我前些日子看到一篇跪舔美國左派和平主義者蘭金的文章,這位蘭金,就是在日本偷襲珍珠港後,美國國會投票是否對日宣戰時,唯一的那張反對票。

她反對宣戰的理由是:我愛我的祖國,但我更反對戰爭。

按她的說法,日本人打進美國本土也無所謂,只要不發生戰爭就能少死人,不管是做奴隸還是做螻蟻,少死人就是至高真理。

東郭先生。他愛自己的生命,但不忍看到別的生命消失。這就是「眾生平等」的境界,按這個境界走下去,必然是他們心中的「天下大同」烏托邦。

昨天好像是英國,出台一個法律,說蒸煮螃蟹等食品時,不能活蒸,因為它們也能感受到痛苦,那樣太殘忍。應該對它們先施以麻醉措施,或者先摔死、悶死,總之不能直接用水燙死。

看到這個消息江南人樂了,我們一直世世代代是用黃酒醉死它們,那樣的味道別具一格。又一次證明比英國人文明了早1000年。

不過這些在平時都不算什麼,人與人之間廢話之所以那麼多,又是知己又是同道的,其實就是在平時交流碰撞這些觀念時產生的感覺。但是可怕的是,權力決策者也是這樣的沙雕,並且他真的運用權力去實現這些,那麼無論是極左還是極右,那麼人類真正的災難就難以避免了。

別以為權策者都是狼王那樣的只為食色之欲而胡作非為的人,那樣你就看小了他們,其實即使是狼王,它的行為背後也有其隱秘的行為邏輯。凱恩斯說過也許是他唯一正確的話:最惡劣的決策者,背後也必有一個支撐他的思想巨人。

至於這個「思想巨人」是上帝還是魔鬼,那才是最最本質的問題。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洛克雜譚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127/1676583.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