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張杰:中共國墜入國際塔西佗陷阱

作者:

習近平曾說,絕不允許中共掉入「塔西佗陷阱」,但這句話與說防範「黑天鵝事件」一樣,自相矛盾。因為黑天鵝事件本來就是事先無法預測,也無法防範的事件;掉入塔西佗陷阱不存在允許還是不允許的問題,掉進陷阱的人沒有一個是自己想要掉下去的。

中國政府在國內已掉入塔西陀陷阱是不爭的事實。什麼是「塔西佗陷阱」?這個說法來自古羅馬歷史學家塔西佗在評價一位羅馬皇帝時所說的話:「一旦皇帝成了人們憎恨的對象,他做的好事和壞事就同樣會引起人們對他的厭惡。」之後被中國學者引申成為一種社會現象,指當政府部門或某一組織失去公信力時,無論說真話還是假話,做好事還是壞事,都會被認為是說假話、做壞事。

為什麼中國人不相信政府呢?答案也不複雜,那就是政府說了太多的假話,中國人吃虧上當太多了,自然就不相信了。這與「狼來了」的故事一樣。當中國掉入塔西佗陷阱,政府的公信力就沒了,治理社會的難度就會越來越大。

習近平說中國民主是真正的民主,是全過程、全鏈條、全覆蓋的民主。但中國人幾乎就沒有人相信,因為現實生活中根本就沒有民主。前不久,幾個維權律師的妻子想參加人大代表選舉,體驗一下中國民主,結果政府把她們給管制起來了。所以,中國人調侃說,全過程民主就是全過程黨做主。

中國政府反壟斷調查阿里巴巴和騰訊,並處以重罰。政府反壟斷按理說是件好事,但問題是國有企業長期壟斷著國家的資源,如石油、礦產、金融,就沒有監管部門管,不僅不管,相反還鼓勵它們做大做強。政府甚至公開規定國有企業具有壟斷的特權,如新聞採編就不允許民間資本介入。

習近平天天把人民掛在嘴上,什麼人民至上、人民是江山,但現實中,人民就是被割的韭菜。拆你房子時,說拆就拆。你上訪有黑監獄伺候,你起訴,法院不受理。中國人最後也懶得聽你怎麼說,而是看你怎麼做。

中國政府在國內陷入塔西陀陷阱,現在又在國際上重蹈覆轍,也掉入了塔西陀困境。就以彭帥事件為例,彭帥被性侵事件處理的難度並不大,不干預通過司法解決即可,但中國政府硬是把它弄成了無人相信,彭帥再怎麼微笑,世界都不會相信,相反認為逼著彭帥微笑是一種折磨。時評人長平指出:跟中共對人權律師和異議人士廣泛採用的」電視認罪」一樣,中共官媒和官媒記者個人社交媒體帳號展示的彭帥的微笑,國際社會看到的是脅迫,是對當事人的精神虐待。國際社會從這些照片和視頻中得到的信息是:看,中國政府不僅能讓彭帥沉默,還能讓她開口;不僅能讓她哭,還能讓她笑;不僅能讓她痛心,還能讓她打自己的臉;不僅讓官媒表演,還能讓國際奧委會配合。但國際社會的不信任惹翻了習近平,他想這幫吃飽了飯沒事幹的外國人成天找麻煩,張高麗性侵是中國人自己的事,也沒性侵你們的運動員,你們愛信不信,冬奧會你們愛來不來。

中共改革開放以來一直在用普世價值與世界對話,話語都高大上,甚至可以說很漂亮。比如說「人類命運共同體」吧,這個詞就造得不錯。的確,當今世界就是一個整體,很難互不理睬。就說氣候問題吧,中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碳排放國,沒有它的合作,人類氣候會繼續變暖,最後導致冰川融化,海水上升,引發災難。再說核武器控制就需要北韓的合作。不合作就很麻煩,你想說不定哪天金正恩喝醉了,無意間按了核按鈕,就可能爆發核子戰爭,或者核子試爆失敗原子彈落到了中國,就毀了東三省。所以,人類的確是命運共同體。但問題在於,習近平嘴上說的是給外國人聽的,他從來就不認為人類有什麼共同體。

孟晚舟事件。美國、加拿大拘押了孟晚舟本是一個司法問題,完全可以通過法律解決。即使引渡到美國審理,華為完全可以為孟晚舟聘請夢之隊辯護,美國政府很可能敗了官司,還要賠錢。但中國居然抓了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和商人斯巴夫,並將因涉嫌毒品犯罪的謝倫伯格從一審有期徒刑15年,二審改判為死刑。這就是典型的人質外交。但中國政府不承認,言之鑿鑿稱中國是法治國家,兩名加拿大人「康、邁犯罪鐵證如山」,與孟晚舟事件「性質完全不同」。但當孟晚舟被釋放時,康明凱、斯巴夫也同時登上了回國的航班。這不是人質外交是什麼呢?有網友稱,康明凱和斯巴夫與孟晚舟是中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最好體現。

習近平在亞洲文明對話大會上指出:「認為自己的人種和文明高人一等,執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在認識上是愚蠢的,在做法上是災難性的!如果人類文明變得只有一個色調、一個模式了,那這個世界就太單調了,也太無趣了!我們應該秉持平等和尊重,摒棄傲慢和偏見,加深對自身文明和其他文明差異性的認知,推動不同文明交流對話、和諧共生。」應該說話很漂亮,也很符合現代文明意識,但他的話只是「逗你玩」。

在中國,我們見到的是對不同種族和文明的維吾爾人、藏人和蒙古人的種族和文化滅絕。按照習近平在亞洲文明對話大會上的話,維吾爾族文明、藏族文明、蒙古族文明與漢族文明是平等的,應該和諧共生,任何執意改造甚至取代維吾爾、藏、蒙古族文明都是愚蠢的和災難性的。中共內外有別的話語體系只是為了欺騙西方國家。有評論人士指出,如此混亂矛盾的意識形態,反映出中國政治的混沌、社會矛盾的加深,國家方向的迷失、以及執政集團因利益、制度慣性以及思想的局限在深刻的合法性危機面前,所表現出的進退失據和內心焦慮。從一側面也折映出中國正處在歷史巨變的前夜。

中國在國際上掉入塔西陀陷阱會引發災難性後果:

第一,被認定為流氓國家

西方國家崇尚契約精神,看重言行一致。當它們認為中國沒有誠信時就會將中國歸入流氓國家行列,如北韓同類。中國近四十年改革開放在西方國家樹立的較為良好形象將毀於一旦。更為嚴重的是,西方世界是法治國家,對華政策通過議會確定為法律,再想改變絕非易事。這就是基辛格發出「中美關係再也不可能回到過去了」哀嘆的原因。去年7月,前國務卿蓬佩奧尼克森圖書館發表對華政策演講指出:唯一能夠真正的改變共產中國的方式是看 中共領導人的行為去採取行動,而不是光聽他們說的話。里根總統當年與蘇聯打交道的策略是根據「信任但要驗證」的基礎。當我們與中共打交道時,我認為,要採取「不信任,還要驗證」的作法。

第二,中西相互脫鉤。中國之所以經濟發展,人民擺脫貧困,一個主要原因是世界對中國打開了大門,大量的資金和技術進入中國。並非是中國共產黨的英明領導。一旦世界不再相信中國,就會認為中國是政治高風險區,資本就會撤出中國。中國也一樣,極權主義再度借屍還魂,中國就會將西方視為意識形態的敵人,從而關上對外開放的大門,重回閉關鎖國的愚昧時代。中國就會從富裕回到貧困,從開放回到封閉。

第三,世界文明大洋的孤舟。25日,美國聯邦眾議院退伍軍人事務委員會主席高野率領跨黨派眾議員訪問台灣。這是今年美國國會的第三個訪問團,美國的官員訪問台灣已經變成常態。23日,美國國務院公布,已邀請110個國家參加12月9-10日世界民主視訊峰會,台灣名列其中,中國與俄羅斯則被排斥在外。

資深媒體人顏純鉤指出,台灣被邀請參加世界民主峰會是一個劃時代的歷史事件,國際政治格局在這裡轉了一個大彎。首先,這是台灣首次真正走上國際政治舞台,自此之後,台灣作為世界民主大家庭的一員,與東西方民主國家平起平坐。其次,這是全世界民主國家一次空前的集結。再次,民主峰會隱然形成國際上敵對的兩大陣營,正如二次大戰時的同盟國與協約國之對立。以民主為一方,以獨裁為另一方,民主國家以道義為號召,獨裁國家以利害為依歸。

現在,我們進行一個觀點總結。中國不僅在國內,而且在國際上已經陷入塔西陀陷阱,逐步喪失了公信力,並將引發嚴重的後果。應該說,中國改革開放近四十年在國際上樹立了較為良好的形象,但中國極權主義制度並沒有改變,一味通過漂亮的、高大上的語言矇騙世界難以持續,特別是中國經濟已經成長為第二大經濟體,應該成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但中國暴發戶的狂妄使它得志更猖狂,不顧國際規則一味我行我素,終於到了玩不下去的這一天。怪誰呢?為什麼台灣在國際上風生水起,中國門可羅雀,一句話: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201/1678161.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