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一場跨越五十年的報恩

01

1993年,南斯拉夫聯盟共和國重鎮塞拉耶佛,穆斯林老太太Hardaga帶著女兒Sara,女婿,以及9歲的外孫女,一家四口正擠在自家的地下室里瑟瑟發抖….. 

整個塞拉耶佛城已經被塞爾維亞族軍隊圍困,塞族軍隊正在城裡大肆搜捕穆斯林平民,幾天前,Hardaga老太太親眼見證了試圖逃出城的鄰居一家在街上遭到槍殺的慘狀,此刻他們一家四口無處可逃,只能躲到家中的地下室里,城內已經找不到像樣的食物,連日來只靠草根煮的湯勉強充飢…… 

遠處又一次槍聲大作,Hardaga老太太絕望地閉上了眼睛,忍不住想到:難道這場瘋狂的內戰里,Hardaga家真的在劫難逃了? 

Hardaga和女兒Sara所不知道的是,千里之外的以色列,那個他們的祖先近千年來都不曾與之和睦相處的死對頭國家,此刻正發起了一場拯救他們一家的行動。 

而這場拯救行動的命令,竟然是由總理拉賓下達的。一個猶太人的國度,發起了一場拯救遠方深陷戰火的穆斯林家庭的行動,這足以讓不明就裡的局外人瞠目結舌 

凡事有果必有因,猶太人群起拯救穆斯林Hardaga一家的這個果,在幾十年前就已種下了,親手栽種它的人,正是Hardaga老太太本人。 

02

這一切,要從50年前震撼世界的另一場大屠殺說起。 

1941年,納粹德國橫行歐洲,法國波蘭相繼亡國,英國被壓制在不列顛島上動彈不得。納粹繼續向南,進軍南斯拉夫。德國軍隊長驅直入,並沒有遇到太激烈的抵抗,南斯拉夫很快宣布投降,並加入了德意日軸心國陣營。

 在占領南斯拉夫全境之後,納粹開始繼續他們之前的一貫政策,在各大城市搜捕猶太人,抓到集中營去集體屠殺掉…. 

在南斯拉夫名城塞拉耶佛,抓捕猶太人的行動一天比一天嚴酷了起來。 

塞拉耶佛有一戶姓Kabiljo的猶太人家,男主人Kabiljo先生正焦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他幾天前剛剛聽說納粹衝進當地一家猶太教堂,搜捕了大量猶太人,還將教堂里擁有400年歷史的《摩西五經》羊皮卷付之一炬。 

南斯拉夫幾個大城市裡,已經有上萬猶太人慘遭殺害,剩下的猶太人不是被投進集中營,就是被送去做苦工。 

雪上加霜的是,納粹利用南斯拉夫幾大民族不和的歷史淵源,懸賞他們互相舉報包庇藏匿猶太人的平民,這樣的背景下,Kabiljo根本不敢輕易向熟人尋求庇護,眼瞅著一家人就快走投無路了。

這一天,他突然在街頭遇見了跟自己有生意往來的客戶,穆斯林家具商人Hardaga,兩人簡單寒暄了幾句,Hardaga便主動問起Kabiljo的近況: 

「老兄,最近一段時間都看不到你,你臉色也不太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Kabiljo只好跟Hardaga倒起了苦水,自己家的房子被納粹燒了,他帶著家人逃出來,現在暫時躲在一個貧民窟的破房子裡….Kabiljo當時只是傾訴一下自己的慘狀,雖然雙方之前一直在生意上往來順暢,但畢竟一個穆斯林,一個猶太人,Kabiljo壓根沒想到Hardaga能幫助自己。 

萬萬沒想到的是,Hardaga竟然主動開口了: 

「我跟妻子早就聽說了猶太區里發生的事,來我家住吧,我一直當你是我的兄弟,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來我家吧,我家會安全得多。」 

Hardaga先生的邀請無異於雪中送碳,Kabiljo在稍事考慮之後,帶著一家人搬進了Hardaga的家裡,從此,兩家人同吃同住,Kabiljo和太太女兒躲到了Hardaga家裡,基本不敢出門。 

然而,危險還是時不時找上門來,蓋世太保隔三差五就跑到家裡來搜查,每次查看完Hardaga先生出示的文件之後,蓋世太保都要走進家裡四處瞧瞧,每當這個時候,Hardaga和太太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他們知道,Kabiljo一家三口正屏住呼吸,躲在衣櫃的大堆衣服後面,大氣也不敢出,好在蓋世太保沒有再深入搜查,坐了一會兒便轉身離開了。 

躲在家裡畢竟不是長久之計,Hardaga先生和太太開始想別的辦法,Hardaga打聽了很久,終於找到一條路子,他決定將Kabiljo一家轉移到80公里外的莫斯塔爾,因為那邊是義大利占領區,對猶太人的管制相對輕鬆。 

不久之後,經過妥善準備,Hardaga將Kabiljo太太和女兒都送去了莫斯塔爾,Kabiljo先生還要繼續留在塞拉耶佛,轉移一些之前藏好的財產再離開。未曾想這一次為了財產的轉移,Kabiljo先生險些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03 

一次冒險外出,Kabiljo先生不小心在街角被蓋世太保盯上,他一開始繼續假裝穆斯林,卻沒想到被有經驗的蓋世太保一眼識破,Kabiljo先生很快被逮捕上車,送往札格瑞布(今克羅埃西亞首都)附近臭名昭著的Jasenovac集中營。

這個集中營里不但關押著猶太人,也關押著因幫助猶太人而被捕的塞爾維亞人,吉普賽人。 

幸好當時冬天來臨,在Kabiljo等人暫時沒被集中「清理」的風險,他們要被迫去街上勞動,清理厚厚的積雪。札格瑞布寒冬里,Kabiljo和其他囚犯凍到瑟瑟發抖,勞動的隊伍里不斷有人倒下。

 另一邊,Hardaga夫婦倆左等右等沒有等到Kabiljo先生回家,他們心中有人最壞的預感: 

Kabiljo一定是被蓋世太保抓走了,好在抓走的時間還不長,Hardaga夫婦倆決定想辦法打聽一下Kabiljo的下落。Hardaga夫婦四處打聽了很久,終於聽說Jasenovac集中營關押了不少從塞拉耶佛送過去的猶太人,於是決定去那邊碰碰運氣…. 

一天早上,形容枯藁的Kabiljo先生和其他集中營囚犯又一次被押出街道掃雪,當他疲憊地直起身子時,突然注意到遠處的街角,一個裹著頭巾的女人正看著他,那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四處打聽Kabiljo下落的Hardaga太太! 

出于謹慎,兩人只是交換了一下眼神,趁看守不備,Hardaga太太偷偷塞給了Kabiljo和其他囚犯一些食物,還告訴了Kabiljo在札格瑞布市區內方便逃跑的路線。 

終於有一天,Kabiljo先生趁關押他的克羅埃西亞看守疏忽大意,果斷逃到了安全的地方,之後又輾轉回到了塞拉耶佛。Kabiljo先生終於僥倖逃出,暫時獲得安全。 

沒等他去莫斯塔爾和家人團聚,Hardaga家裡又出事了,原來,Hardaga太太的父親,一位有良知的穆斯林老人,因為製作假證件幫助猶太人逃跑,被蓋世太保抓住之後公開處決。 

Hardaga夫婦接到消息後痛不欲生,但他們來不及處理自己的悲痛,抓緊時間連夜將Kabiljo先生送走,Kabiljo先生終於得以和妻子女兒團聚,和Hardaga夫婦告別之時,Kabiljo先生動情地對Hardaga夫婦說到:

「如果自己一家能活下去,一定會去耶路撒冷,未來的某一天,希望Hardaga夫婦能去穆斯林和猶太人共同的聖地團聚。」 

Hardaga夫婦和Kabiljo先生緊緊擁抱,當時的他們怎麼也想不到,這句話最終變成了現實,只不過實現的時間是50年後….. 

之後,Kabiljo一家又經歷了多次逃亡,最終在顛沛流離中生存了下來,還抵達了以色列人的應許之地——耶路撒冷。

Jasenovac集中營 

04

二戰結束,軸心國戰敗,納粹屠殺猶太人的罪行得以向全世界披露,耶路撒冷建立了猶太人大屠殺紀念館,告慰被屠殺的千千萬萬猶太人,也紀念和感激那些在戰爭期間拯救了猶太人生命的各國民眾。 

Kabiljo找到了大屠殺紀念館的官方人員,要求將Hardaga夫婦在二戰期間無私救助他們一家的事跡以及,Hardaga太太的父親——那位偽造證件幫助猶太人逃亡而被殺的穆斯林老人的事跡,一併記錄到了大屠殺遇難者紀念館的官方檔案文件中。 

時光荏苒,到了60年代,Kabiljo一家輾轉聯繫上了救命恩人Hardaga一家,他們得知Hardaga先生已經過世,Hardaga太太和女兒Sara還依然住在塞拉耶佛。 

兩家人一直保持著通信往來,然而,Hardaga家的小女兒Sara卻從不知曉上一輩之間的恩情和友誼。父親去世之後,Hardaga太太也從不對女兒說起二戰期間發生的事, 

一直到1984年,耶路撒冷大屠殺遇難者紀念館和Kabiljo一家邀請Hardaga太太訪問以色列,女兒Sara才終於了解到了父母當年不顧生命危險,拯救猶太同胞的英勇事跡。 

小女兒Sara對此無比感慨,她想起了母親多年來一直教導她的一句話:「你不能決定自己未來有多富有,也不能決定自己未來有多聰明和成功,但你能決定自己未來成為一個多好的人。」

右四為Hardaga太太 

05

世事難料,90年代初,南斯拉夫聯盟共和國陷入了無比慘烈的內戰,克羅埃西亞,塞爾維亞,穆斯林幾大族群相互攻殺,曾經和平美麗的東歐國度南斯拉夫頓時成為了人間地獄,從1992年到1994年短短兩年,內戰導致300萬墮胎離失所,10多萬人被殺,成千上萬婦女遭受侮辱和侵犯。 

被塞族軍隊包圍的塞拉耶佛更是慘不忍睹,試圖逃跑的穆斯林一經發現,都難逃被殺的命運。在納粹德國入侵之後的50年,Hardaga太太又一次見證了塞拉耶佛的淪陷,而這一次,穆斯林的他們,成為了直接遭受侵害的目標。 

當時的Hardaga太太已經是一位76歲的老人了,她和女兒女婿,外孫女藏在地下室里,朝不保夕,而她不知道的是,千里之外的以色列,她曾經救贖過的猶太人Kabiljo一家,已經從新聞里知道了塞拉耶佛發生的一切。

Kabiljo家族成員在第一時間,以最快的速度向以色列政府發起了求援: 

「請派出特遣隊,去塞拉耶佛,拯救我們家的恩人,Hardaga一家!」 

他們先是聯繫了以色列官方派往塞拉耶佛前線報導的記者,讓他務必想辦法找到Hardaga一家,這位記者冒著綿延不斷的炮火,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找到了Hardaga老太太和家人藏身的地下室,向他們帶來了Kabiljo一家努力營救他們的消息。 

時隔50年,Hardaga老太太再一次因為Kabiljo這個名字熱淚盈眶,也在絕望的廢墟之間,看到了生的希望。 

記者第一時間通知了遠在以色列的Kabiljo一家,Hardaga老太太,女兒Sara和女婿,外孫女都還活著。Kabiljo一家立刻聯繫了大屠殺遇難者紀念館,希望他們通知以色列當局展開救援行動。 

紀念館第一時間聯繫了塞拉耶佛所在的波士尼亞地區領導人的幫助,然而得到的卻是拒絕。

Kabiljo一家沒有放棄努力,既然紀念館這個半官方組織的分量還不夠,那就請更有分量的人。Kabiljo一家幾乎拿出了最大的努力,想盡了一切辦法,四處尋找求援的渠道,終於,他們聯繫上了時任以色列總理伊扎克 · 拉賓。拉賓指示,不惜一切代價,救出所有「拯救過猶太同胞的恩人」。 

1994年年初,6輛載滿難民的大巴車從滿目瘡痍的塞拉耶佛駛出,其中一輛車上坐著的,正是Hardaga老太太,女兒Sara和女婿,以及外孫女,一家四口。當大巴車終於駛出了戰區,開始分批次遣送難民。 

負責的官員問Hardaga老太太:「已經安全離開戰亂區了,請問你要去目的地是哪裡?」 

Hardaga老太太微笑著,堅定有力地問答:「去耶路撒冷,我要去見我的猶太朋友,那裡是我們共同的聖地….」 

兩場殘酷的戰爭,兩次慘烈的屠殺,卻讓不同信仰,不同民族的兩家人緊緊連在了一起。50年前,穆斯林Hardaga一家冒著生命危險,從納粹的屠刀下拯救了猶太人Kabiljo一家,50年後,Kabiljo一家又拼盡全力,拯救了身陷慘烈的前南各民族衝突的Hardaga一家。 

如今,Hardaga和Kabiljo兩家人實現了上一輩人的諾言,來到了共同的聖地耶路撒冷。Hardaga老太太的女兒Sara,如今就在猶太人大屠殺遇難者紀念館工作,保管和珍藏千千萬萬戰爭中關於勇氣和人性的檔案資料。

Sara 

每一份檔案,都和Hardaga家的檔案一起,記載著一個個閃耀著人性光輝的不朽故事。而關於人性光輝的故事,用《辛德勒的名單》裡那句經典台詞來作結似乎再合適不過了: 

當你拯救了一個人的生命,你就拯救了整個世界。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奇恩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201/16782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