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西安及中國網民與中共網管當局的博弈

中國青年在網咖上網受「防火牆」限制(資料照片)

在中國國內外的許多觀察家看來,自從新型冠狀病毒疫情2020年初在中國共產黨當局的嚴密信息封鎖之下從武漢大爆發並導致至今不見盡頭的全世界百年不遇的傳染病大災難以來,當局對中國媒體的新聞報導的控制越來越嚴。與此同時,來自中國的最新消息顯示,中國的網民與當局的新聞報導封鎖仍在進行頑強的博弈和搏鬥。

越來越多的人成為防疫的代價

中共當局在2020年就聲稱它統治下的中國取得了舉世矚目和敬佩的新型冠狀病毒防疫抗疫偉大勝利並且為此召開慶祝表彰大會。然而,在中共當局大力操辦的2022年冬季奧運會就要舉行前的幾個星期,中國再有數千萬人又因為疫情惡化而進入封城狀態即軟禁或半軟禁狀態。陝西西安、河南安陽、禹州封城,涉及人口多達兩千萬。此外,人口接近1400萬的天津也進入事實上的封城,對內對外公共運輸被中斷。

批評者說,自從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自2020年年初在中共當局的大力隱瞞和掩蓋之下大爆發以來,中共當局對疫情防控的策略尤其是有關疫情的宣傳出現過多次轉變,如當局對疫情一開始是堅決隱瞞,懲罰吹哨者,然後轉變為所謂的「不惜一切代價」的新發病例清零和動輒封城的政策;疫情起源宣傳則由最初的義大利起源再到美國起源,再到多國同時出現,再到美國起源。

與此同時,中共當局對跟疫情有關的最基本的信息的控制則一成不變,始終如一。中國媒體拒絕提或報導的話題和問題包括,最初出現疫情時中國對疫情的無所不用其極的隱瞞,以及絕對清零的疫情防控政策造成的嚴重次生災害等問題是否是中共領袖習近平親口所說的「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一部分。這些人為的次生災害包括被封城的地方的人民基本生活供應品缺乏保障,必須的乃至緊急的醫療服務缺乏保障,醫院以防疫為名拒絕提供救治,導致無端的生命損失。

許多中國人抱怨說,中國媒體整天奉命為政府唱讚歌,對涉及公眾基本生活乃至生命安全的實際問題不報導,這種導致各級官員有恃無恐地以防疫為名不作為、亂作為,從而造成或大大加重了中共當局所謂的「不惜一切代價」疫情清零政策造成的次生災害,使越來越多的公眾成為疫情防控的代價。

這種代價包括人口1300萬的西安許多人因政府的朝令夕改基本飲食供應發生困難,包括有孕婦因為醫院以疫情防控為由拒絕提供醫療服務而流產、胎兒死亡,還有人因為發生心臟病也因同樣的理由不能得到至關重要的及時醫療服務而死亡。

給外國媒體的奇異回應

在西安封城期間,一些在西安的人不甘於坐以待斃,便將自己和周圍的人所處的困境實況發到網上求援。中共操控下的中國網際網路管制當局旋即對這些求援貼、實況報導貼進行連續不斷的迅速刪除,導致網民改寫的宋代大詩人辛棄疾的一句詩句在中國不經而走——「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刪(山)。」

路透社記者看到這樣的求援貼,向發帖的人發出詢問以便進行核實和報導,結果得到的回應是,「路透社啊?滾!」

法新社記者看到類似的求援呼籲貼,向發帖的人詢問是否可以做電話採訪報導,得到的回應是:「不接受,走開!」

美聯社記者在發出類似的詢問和採訪請求時得到的則是一個在觀察家們看來是相對客氣、但也非常富有中國特色的回應——「感謝你們的關注......有我們黨在,有我們的團結一心,我們中國沒有熬不過去的困難。」

在中國媒體整齊劃一地拒絕報導封城導致的次生災害和災難之際,外國媒體對發出求救呼籲的西安人發出詢問,尋求報導,得到的是這樣的回應,導致中國網民議論紛紛。有人認為,這種回應是源於恐懼,是因為回應者害怕跟外國媒體報告實情而被中共當局認為是蓄意家醜外揚而受到懲處。另有人則認為,對願意報導新聞的外國媒體做出這種回應的人是愚不可及,這樣的人成為防疫的代價也算是活該倒霉。

奇葩的回應與「封建社會」

江棋生(資料照片)

北京的中國學者說:「我個人認為他們還是愚蠢的成分大一點,恐懼的成分沒有那麼大。如果是恐懼的話,你也不要罵人嘛。就說我不接受你的採訪,客氣一點就可以了。因此說(給試圖來進行查詢和新聞報導的外國記者這樣的回答)還是比較愚蠢吧。我的看法就是,只有這樣他們才會說出毫無道理、毫不客氣的話。」

前《中國青年報》記者,《冰點》周刊創刊編輯李大同也認為,給試圖了解災情的外國記者那種奇葩回答的人大概還是主要還是愚昧,但也不能排除他們心懷恐懼。

李大同說:「越是到下面、到外省、到基層,對言論的控制就越恐怖。已經發生過很多起這樣的事,僅僅因為網上的一兩句話馬上抓起來拘留10天罰款多少。這不是第一次發生了,全國各地已經發生多起。大城市好一點,下面那些縣城不得了,因為警察的權力不受限制,可以隨便抓人,這個恐懼是存在的,所有人都能感覺到.......這就是中國的現狀,沒有人有安全感。」

李大同

李大同表示,事到如今,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已經認識到中共官方媒體只是宣傳機構,不會報導新聞。他說,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才是新聞,中國媒體不報導新聞才是正常的,因此,中國真正的新聞報導早就從官方媒體轉移到了民間,轉移到了民間自媒體,例如,西安發生的野蠻抗疫造成的災難就是民間報導出來的並得到了中國公眾和國際媒體的注意,也使中共當局不得不做出反應、回應。

早些時候,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對西安一孕婦和一心臟病患者遭到醫院拒絕收治而導致流產和死亡的事件做出回應,聲言各醫療機構「決不能夠以任何藉口將患者一拒了之」,對(西安)發生這樣的問題「十分痛心、深感愧疚,暴露出防控工作存在不嚴不實的問題,教訓深刻」。

李大同指出,在中國的新聞報導轉移到民間之後,中共當局對民間聲音的封殺力度也不斷加強。

他說:「中國現在封號盛行,誰要沒被封過號都覺得羞恥,是個人都要被封過七八次、十幾次。現在大家說中國是『封建社會』,你封我建。我們所在的微信群都封了九十多次了,你想想嘛。這是民間與官方博弈的時代。你封一個,我有好幾個在後面等著,實際上他也封不住。野火燒不盡啊!這就是民間與官方博弈的過程。」

在西安的博弈和次生災害在持續

近日來,來自中國最新的消息顯示,中國民間努力自救並為此而與中共當局進行的博弈在繼續,中共不受公眾制約的權力在繼續製造次生災害。

1月12日,中共官方媒體央視新聞通過社交媒體微博發出報導,標題是,【#西安2醫院延誤治療被停業##西安一涉孕婦流產事件醫院被停業#】。截至北京時間14日上午凌晨3點,央視新聞的這一報導得到1.8萬次轉發,2.6萬個網民評論,幾乎全都是強烈的批評和抨擊:

——前面幾個拒絕(救治)的醫院呢?安然無恙??誰接誰倒霉咯。

——兩名患者皆是120打不通,開車去公立醫院都被拒,最終拖延了治病時間,私立醫院接收了,出了問題就是私立醫院的問題了?真把群眾當瞎子,一個政府機構摔黑鍋,可笑!

——西安高新醫院最後還是接受了孕婦的,相比之下前幾家拒診的公立醫院怎麼不處理?

——唯一接診的醫院被處罰。

——有病吧!高新就這一家大醫院!現在徹底讓轄區內居民無醫可看?請問:這到底是要懲罰誰?

——整件事最離譜的是:父母的孩子沒了,醫院職工的工作沒了,而造成這些事故根本原因的那幫領導,都還好好的繼續穩坐在自己的官位上

——請問衛健委的責任呢?沒有你們的命令,醫院敢這麼做(以防疫的名義拒絕提供緊急醫療服務)?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114/1695729.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