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頂級新冠專家兒子打3針疫苗 帶n95口罩仍染疫

最近,舊金山一位著名的新冠專家在推特上發布了一個不同尋常的故事後,轉發、點讚和評論持續了數小時。

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醫學院院長鮑勃·瓦赫特(Bob Wachter)寫道:「近兩年來,我一直在推特上談論新冠。但這周,當我28歲的小兒子得了這個病時,這件事變得更加私人。」

作為一名內科專家,瓦赫特在2015年被《現代醫療雜誌》(Modern Healthcare Magazine)譽為「美國最具影響力的醫生兼管理人員」。自2020年初新冠病毒在美國出現以來,這位醫生一直站在疫情前沿,已經成為有關新冠治療和預防的公共教育的領導者。

他用了25條推文,介紹了在看到兒子得病後所經歷的糾結,一方面,他是一名精通數據的醫生,他知道一個年輕的、接種了三劑疫苗的人應該能在感染新冠後順利熬過去,但另一方面,他也是一位慈愛的父親,在第一次近距離感受到疫情帶來的痛苦時,多年的醫學訓練也讓他難以做出理智的判斷——當兒子沒接他的電話時,他一度擔心他斷氣了。

在兒子的允許下,瓦赫特分享了兒子的經歷。以下是他講述的故事:

近兩年來,我一直在推特上談論新冠。但這周,當我28歲的小兒子得了這種病時,這件事變得更加私人。

在獲得他允許的情況下,我將描述他的經歷以及我是如何基於生活的現實和迅速變化的證據來處理他的情況的。

我的兒子住在舊金山市,他總體健康但體重超標,這使他在感染新冠方面處於稍高風險組別。自從2020年3月以來他就蠻小心的,而且已經打完了三針Moderna疫苗。他原先戴雙層布制口罩,自從Omicron來了之後改用KN95口罩(在我的「鼓勵」下)。

他在市中心從事客戶服務工作,因此接觸的人非常多。我擔心他會從工作中或公共汽車上感染,但他並不是這麼感染上的。一個同樣完全接種了疫苗而且相當小心的年輕朋友在周一晚上過來,和他一起看了一場電影。當時她身體挺好,他也一樣。到了周三早上(36小時後),他醒來後感覺很不舒服。喉嚨痛,乾咳,肌肉酸痛,渾身發冷,沒有出現味覺/嗅覺異常。我告訴他呆在家裡,多喝水,吃泰諾或雅維(Advil)。

當地的藥店都找不到快速檢測盒,但我自己還留著一套。他去了戶外(我戴上了N95口罩),我給他做了個鼻拭子。結果為陰性。看到結果後我稍稍放下心來,但他並不這麼覺得,「爸爸,我現在覺得就跟打完疫苗後一樣,」他說。他看起來病得很重,足夠傳染給別人的;我懷疑他是不是最近報導的Omicron感染頭幾天快速檢測會出現假陰性的一個例子。

他(作為病人)打電話給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醫院的新冠熱線,想看看是否可以進行PCR檢測。最快要到四天後才能約上檢查,所以不管用。我給他熱了些雞湯,測了下指尖血氧(97%,還好還好;但他的心率到了每分鐘120次,有點嚇人),告訴他只要症狀改變或者血氧值掉到95以下就要給我打電話。

第二天上午9點,我給他打電話——沒人接。我的大腦知道一個完全接種疫苗的年輕人死亡的機率接近於零。儘管如此,我還是一度懷疑他是不是沒撐過那晚:當循證醫學遇到了為人父母的情感時。10點我又試了一次,還是不接電話。於是我直接去了他家,發現他在睡覺……嗯,他還有氣兒。

大約一個小時後,他收到了周一一起看電影的朋友的消息。她檢出了陽性。當然,這增加了我兒子感染新冠的機率,但小於2天的潛伏期似乎還是太短了。是時候進行第二次快速測試了。這一次,基於早期的報告稱用棉簽擦喉嚨加鼻子可以提高Omicron的檢出量(相對於單獨做鼻拭子),我們就這麼做了:在他的扁桃體和舌頭周圍颳了一下,然後(同樣的棉簽——有點噁心)擦了兩個鼻孔。

等了15分鐘,然後……粉色線:他是陽性。和其他數百萬年輕人一樣,我的兒子也感染了新冠。我感到一種奇怪的罪惡感,因為我沒有保護他——我知道這種感覺並不完全理性,但它是真實的。

我們打電話取消了PCR檢測(現在只需要再等3天),因為診斷結果看來是準確的。所以又有一個病例未被計入(這使得飆升的案例數量更加驚人)。

他向單位請了病假,進行至少5天的嚴格隔離,我開始弄清楚他的預後(編者註:醫學名詞,指根據病人當前狀況來推估未來經過治療後可能的結果)和是否值得治療。在內心深處,我知道,他的情況惡化的機率很低。但如果是你的孩子,你免不了會有點抓狂。

關於預後,年輕是有好處的:與他64歲的父親相比,他有1/4的住院風險,1/25的死亡風險。一個在線風險計算器(https://riskcalc.org,它未考慮疫苗接種情況或感染何種變種,但考慮了年齡和風險因素)計算出住院的風險為2.3%。我認為他打了三劑疫苗,能將風險削減約80%,而Omicron的「溫和」性質又能再削減約50%。因此,需要住院治療的機會可能是300分之一(約0.3%)。

對於有症狀的門診病人有四種主要的治療選擇。

第一:單株抗體。但唯一能對抗Omicron的藥物是Sotrovimab(我假設他感染的是Omicron,因為它現在在美國占主導地位,而且極短的潛伏期是Omicron的特徵),目前供應異常短缺——上個星期,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醫院沒有庫存。所以沒辦法了。

第二種也是我最喜歡的一種藥物,是輝瑞公司的Paxlovid,這種藥能將住院機率減少約90%,也很難找到。在我們醫院,我們現在只能把這款藥用在嚴重免疫抑制的病人身上。

第三種選擇:瑞德西韋(Remdesivir),一種我們在醫院長期使用的靜脈藥物,最近顯示用於高危門診病人時,能將住院和死亡率為87%。但因為需要靜脈滴注,現在它也只能用在比我兒子風險更高的病人身上。

最後是默克公司的Molnupiravir。跟輝瑞的Paxlovid,一樣,這也是需要服用五天的口服藥。但沒Paxlovid那麼有效(~30%的好處)。我的兒子應該用嗎?

風險降低30%聽起來還湊合。但是當你住院的風險只有0.3%時,30%的益處將能把0.3%?0.2%,或者從1/300降到1/500。你需要用5天的藥物治療大約1100個像我兒子一樣的人,才能避免一次住院治療。而且死亡概率約為1/5000。

我給他的醫生打了電話,醫生說在第五天之前服用這種藥會有效果,「但我也許會先觀望下,」他明智地說,但如果未來幾天病情惡化,他可能會重新考慮。

現在是第四天了。脈搏血氧正常,心率慢了下來,類流感症狀減少,但他的喉嚨還是疼得要命。到了第五天的時候,我們會做另一個快速檢測(如果我能找到一個)。如果是陰性,他會解除隔離(並佩戴KN95)。如果還是陽性,他會一直隔離,直到轉為陰性或者進入第10天。他還得再戴5天口罩。我們希望,這就是我們的目標。

我是否擔心長新冠後遺症?有一點吧。文獻是混亂的:一些研究表明50%的人有持續的(>1個月)症狀。其他研究表明,這個比例更接近5%。看來疫苗能降低風險。所以這是一個問題,但我們除了等待和觀望之外沒有什麼能做的。

我的經驗?

首先,感謝上帝有疫苗!是的,他感染了新冠,但他的疫苗降低了重症、住院和死亡的機率。

第二,需要關注的問題是:Omicron的快速檢測假陰性是真實存在的,檢測和藥物的短缺也是如此。

Omicron的教訓是:一放鬆警惕,它就會撲過來。他應該和朋友一起看電影嗎?我想是的,這似乎是一次相當安全的交流。但是,當Omicron正值高峰時,即使是低風險的事情——上個月做起來還安全的事情——現在也可能有風險了。考慮到這場風暴可能會很快過去,明智的做法是再謹慎些。

我的兒子應該會沒事,但疾病和它引起的焦慮是痛苦的。對Omicron聽天由命似乎是不對的,尤其是考慮到再堅持很短一段時間也許就能挺過去了。我仍然認為,對你和你所愛的人來說,這樣的經歷最好能避則避。

【編後】

1月12日,瓦赫特又在Twitter上更新了一條消息,稱他的兒子快速檢測仍為陽性,也仍在繼續隔離。他寫道:「我兒子的第7天,新的測試工具(iHealth)。還陽著呢。我愛他愛到骨子裡,但不想讓他對著我呼吸。」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紐約時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115/16961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