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金域傳播病毒案背後 江家鬼影重重

作者:

分析:習近平金域醫學是對江家動手 內鬥發展到終極對決

金域醫學和江澤民家族的關係很深,分析指出,金域醫學「爆雷」意味著習近平和江澤民到了最後撕破臉的程度,二者已經開啟了終極對決的序幕。(China Photos/Getty 與被標榜為「中國頂級防疫專家」的鍾南山關係密切的中國第三方醫學檢驗龍頭企業廣州金域醫學 近日「爆雷」,其全資子公司鄭州區域負責人被當局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

金域醫學 成立之初,是鍾南山擔任院長的廣東省廣州醫學院(現廣州醫科大學)的校辦企業。目前,鍾南山是金域醫學學術委員會主席。

國開博裕一期(上海)股權投資合夥企業(簡稱「國開博裕」)是金域醫學的大股東之一。博裕資本 的實際控制人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 的孫子江志成

金域醫學、鍾南山、博裕資本 、江志成 之間有何關係?

(接上文 )

自2019年疫情從湖北省武漢市爆發開始,金域醫學是最早參與新冠核酸檢測的第三方醫檢機構之一,並在2020年成為全球核酸檢測量最高的單一機構。

新冠疫情的爆發已在全球造成嚴重後果,疫情來源至今仍是一個謎團。目前,國際社會有越來越多的聲音要求對中共隱瞞疫情真相進行追責。

習近平突然宣布推動生物安全立法

2020年2月14日,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突然在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的會議上要求儘快推出生物安全法。

習近平要求「對這次疫情暴露出來的短板和不足,抓緊補短板、堵漏洞、強弱項」,並要求把生物安全法納入國家安全體系,並儘快推出生物安全法。

這是武漢疫情爆發以後,習近平首次公開提到「生物安全」。

之後,習近平又多次談到國家生物安全理念,並強調要「把生物安全作為國家總體安全重要組成部分」。

2021年9月,習近平在主持會議時又再次強調,生物安全是「國家總體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影響乃至重塑世界格局的重要力量」。

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外界一直在關注病毒來源問題。包括美國聯邦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在內的一些政治人物或科學家,都曾質疑或暗示此病毒可能與湖北武漢P4病毒實驗室有關係。

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2020年5月曾表示:「有大量證據表明病毒來自武漢的實驗室。」美國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此前也表示,他相信冠狀病毒可能起源於中國的一個病毒學實驗室。

習近平的上述講話,又讓外界對造成本次重大傷亡疫情的病毒來源充滿各種猜測。

武漢病毒所背後是江綿恆上海幫生工系統

新冠疫情爆發伊始,國際就聚焦在隸屬於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四級)實驗室(簡稱「武漢P4實驗室」),以及該所所長王延軼和其中科院院士丈夫舒紅兵身上。

2018年10月,年僅37歲的王延軼成為這家亞洲頂尖研究所的所長。其丈夫舒紅兵主要從事免疫相關的細胞信號轉導研究。舒紅兵1967年1月出生,2011年成為中科院院士。現任武漢大學教授、副校長、武漢大學醫學研究院院長、武漢大學免疫與代謝前沿科學中心主任。

熟悉中南海政情的消息人士K先生曾向旅美中國問題專家李燕銘披露,舒紅兵是幫江綿恆做事。舒紅兵的背後是江綿恆操控力強大的上海幫生物圈。

K先生表示,舒紅兵被江綿恆安插到武漢大學,間接掌控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這一涉及軍工生化武器的重要地盤。王延軼只是前台木偶、小角色,其任職是江綿恆通過中科院系統多個重要馬仔操控所致,她背後除了丈夫舒紅兵,還有江澤民 家族及上海幫在上海和軍隊生工系統的重要代理人。

K先生還披露,江綿恆及其上海幫馬仔陳竺主導P4實驗室籌建。2018年1月5日,P4實驗室正式運行前後,武漢大學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管理團隊及學術委員會發生重大變更。

K先生說,除了出任學術委員會主任、副主任委員的饒子和、王紅陽、舒紅兵三人都是江綿恆的馬仔或上海幫親信外,上海科技大學特聘教授、中科院上海生科院巴斯德研究所副所長藍柯也被緊急空降至武漢,接任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這一關鍵職位。

至此,武漢大學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及武漢P4實驗室,都已被江綿恆親信勢力全面掌控接管。

美國媒體閘道器專家(The Gateway Pundit)在2020年4月13日發表的獨家調查報導也披露,武漢P4實驗室現任主任袁志明是江綿恆兒子江志成投資的藥明康德公司的合伙人。

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知情人士Q先生也曾向李燕銘披露,江澤民在1989年六四事件上台以後,其子江綿恆進入中科院系統,負責全院高科技研究所的研究與發展工作。

Q先生表示,江綿恆主導改組成立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上海生科院),建立由中科院、上海生科院、上海高校、上海醫院及軍隊醫院、研究所聯合組成的上海幫生工系統利益圈,操控生物領域重大研究項目的立項及巨額經費劃撥,在醫療生物科技領域形成上海幫政商利益團體。

分析:金域醫學事件標誌習江對決

海外時政評論人士陸天明1月18日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金域醫學「爆雷」意味著習近平和江澤民到了最後撕破臉的程度,二者已經開啟了終極對決的序幕。

陸天明分析說,今年中共即將召開的二十大將涉及到習近平的連任問題,這不僅涉及到習近平的前程,也同樣涉及到習近平政治對手的前程,包括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江派。在此之前,兩派的鬥爭只會越來越激烈,到你死我活的程度。

「所以前一段時間,習近平把曾慶紅家族的企業給搞掉了,比如曾慶紅侄女曾寶寶旗下的房地產公司花樣年。」陸天明說,「在中國這個社會,一個前政治局常委的家族企業是不可能輕易出問題的。曾慶紅保不了花樣年就說明他的勢力已經不行了,遠不如當初。曾慶紅失勢以後,江派的一號人物江澤民和其家族,就是習近平重點要打擊的對象。」

他表示,此前,外圍的一些有江派資金在背後介入的企業都已經被習近平動手整治,比如阿里巴巴和中國網約車巨頭滴滴出行,他們的背後都有博裕資本。而金域醫學和江澤民家族的關係則更深。

「金域醫學這幾年發展得非常迅速,它要做大一個是資金的支持,一個是技術的支持。」陸天明說,「資金方面,它背後有博裕資本,這就是江志成的投資公司;而技術上就是鍾南山在挺它、支持它。而恰好這二者的關係又非常密切,鍾南山和江綿恆又有割不斷的聯繫。所以,習近平打擊金域醫學,相當於是直接對江派家族勢力動手。」

「這其實已經到習近平跟江派最後撕破臉的程度,發展到這個地步了」,陸天明說,「就是開啟了二者對決的序幕了。」

他還表示,國際社會現在就病毒溯源問題向中共追責,因為習近平是中共最高領導人,因此最終的責任一定是落到他頭上。

「但是這背後是怎麼回事,實際上現在雖說是還沒有完全查清,但種種跡象顯示這背後並不是這麼簡單。」他說,「不管病毒是被刻意泄漏還是無意泄漏,武漢病毒研究所終究是跟江家人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尤其是這個事情剛出來以後,習近平馬上就推出了生物安全法,所以這背後隱隱約約能看出來,這個事情跟江派還是有聯繫的,和中共的內鬥有關係,或許是他們想用另一種形式的政變把習近平搞下去。」

「所以,習近平打擊金域醫學既是打擊了政敵的勢力,他又在一定程度上撇清了自己的責任,表明他的政敵、對手在傳播病毒的問題上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陸天明說。(全文完)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123/16995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