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港府加強打擊間諜罪行 基本法23條成維穩工具?

香港國安法籠罩下的絕望都市

近年中國官員一直聲稱外國勢力滲透以及在背後支持「反中亂港」勢力。香港保全局官員1月26日透露,當局計劃完善現行反間諜相關法例,將來就基本法23條有關國家安全立法時,會一併處理。預料下半年會把草案交由立法會審理。有分析認為,修訂後的反間諜法會比港版國安法更嚴苛,並將淪為港府的維穩工具,任何人都有可能成為港府眼中的「間諜」。

港府將於本屆政府任期內,也就是六月底前展開基本法23條立法的諮詢,預計下半年向立法會提交草案。香港保全局局長鄧炳強表示,到時會一併處理有關反間諜罪行的法例。

香港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在水警總部對媒體講話。(2020年8月27日)

鄧炳強說,近年西方國家情報部門,包括美國中情局及英國軍情六處,視中國為主要威脅,積極羅致間諜人員。有西方國家以香港作為收集情報基地,推動「顏色革命」,企圖危害中國國家安全。他舉例,有美國組織公開承認撥款資助香港社運人士的通訊技術,台灣政黨「時代力量」也為香港示威者籌款和籌集防毒面具等物資。

鄧炳強認為,香港針對間諜行為的《官方機密條例》已過時,在定義上比較狹隘,只涵蓋接近禁地、製作對敵人有用或對敵人有利的官方資料,不足以應對現今林林總總複雜間諜行為及相關風險,因此就基本法23條進行立法時,有必要針對性處理間諜組織和罪行。

鄧炳強說:「這些間諜和他們的代理人背後都是國家級的對手,我們正積極與律政司研究在進行基本法23條立法時,完善《官方機密條例》,以更好防範間諜和竊取國家機密相關的罪行。」

鄧炳強說,2019年反修例衝突就是外國勢力滲透的最佳例證。他認為,境外的間諜活動與本土的恐怖主義活動必定有聯繫。他們一般的做法是為本土主義人士提供資源和技術,譬如教他們如何製造炸彈,如何獲取相關材料等,也會提供「保護傘」,聲稱可以協助對方前往外國,甚至安排學習機會,因此必須嚴厲打擊。

基本法23條與中國刑法接軌?

曾在香港珠海學院新聞系講授「恐怖主義」議題的台灣學者侍建宇對美國之音表示,他擔心港府有意把基本法23條與中國的刑法接軌。

侍建宇說:「他可能要把23條立法跟中國所謂的反間諜法甚至中國的反恐法做一個連結吧。將來立出來的法當然是有機會取代所謂的港區國安法,畢竟港區國安法是中國人大弄出來的一個法律條文,它裡面有很多規定其實並不清楚,要用很多中國刑法的規定和原則。可能北京希望香港在23條立法時把這情況作完整全面的修改。」

位於台北的國防安全研究院副研究員侍建宇(照片提供:侍建宇)

曾長期在香港居住和教學的侍建宇表示,從殖民管治時期到現在,香港一直不存在「反間諜」的概念。

侍建宇說:「英國在統治香港的時候不覺得香港有什麼機密。它要把香港變為一個自由港,變成一個營商的工具,不管是商品、貿易,或者是金融、情報,對英國來說,這些都是繁榮香港的手段。當時英國在香港警察設有政治部,他只要管控這些在香港活動的人馬,不要為非作歹,不要侵犯了英國在香港的利益。」

他認為,基本法23條立法涵蓋防範間諜滲透並不明智。

侍建宇說:「從1997年到現在的二十多年,中共開始擔心的是,香港的警察沒法掌握到底有什麼人員在這邊流動。它也不知道在所謂資訊交換的地方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它應該了解在香港這個地盤上到底有什麼人在進進出出,而不是趁著23條立法定一個『國家安全法』或者『反間諜法』。你只會把這個地方原來作為一個訊息交換中心的地位給去掉。」

侍建宇:顏色革命毫無根據

對於鄧炳強聲稱,有西方國家在香港推動「顏色革命」,侍建宇認為這種說法毫無憑據。

侍建宇說:「『顏色革命』的證據在哪裡?派人來組織群眾發動革命嗎?還是有人送了一些錢和資源進來推動這個東西?他邏輯不清楚。香港人『反送中』是因為『送中』的條例不清楚,是因為香港提出各種訴求,卻被政府一直戲弄。它怎麼不去檢討這個問題呢?用強力的方法鎮壓,隨著時間兩邊對抗激化。這怎麼會是『顏色革命』?當時的『五大訴求』也沒有說要推翻『香港政府』。」

他認為,鄧炳強把恐怖主義和間諜罪混為一談。

侍建宇說:「北京真正在意的可能是過去兩三年在反送中的運動裡面,可能有人進行政治煽動,作出政治反抗的情緒。從北京的角度來看,他認為民主化可能就是要顛覆中國政權。可實際上,這種所謂的政治煽動是不是可以被列為間諜罪,這是有很大爭議的。香港老百姓的所謂反送中運動,原來是為了捍衛個人自由的價值。從這個角度來看,鄧炳強一定程度上可能是誤解了,或者是誤讀了。」

由台灣國防部成立的智庫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旗下的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所長蘇紫雲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分析,港府是把中國大陸慣用的維穩手段賦予新的包裝,在香港實施。

蘇紫雲說:「一般國家的間諜法指的是入侵政府部門去竊取文件,或者透過人跟人的連結去套取情報,但是依照香港保全局鄧炳強目前的方向看來,在香港出現的自由民主思想,也會被扣上跟外部連結的帽子,只是它包裝成好像是一個反間諜法。再說反恐怖法也是一樣,在其他國家,恐怖組織或人員指的是殺傷不特定的民眾來達到它的政治目的。可是在中國的反恐怖法裡面這一部分是沒有談的。它只是泛泛的指任何會顛覆中央政府的組織或者行動,都可以冠上反恐怖的罪名。」

蘇紫云:反間諜法比國安法更嚴苛

他估計,將來基本法23條立法後,香港的情況會比僅僅實施港版國安法更嚴峻。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軍事戰略暨產業所所長蘇紫雲(美國之音陳筠攝)

蘇紫雲說:「依照香港既有的基本法第23條(準則)來看,原本只是一個原則性的規範。現在鄧炳強要把後面的配套法律給做出來,這對於香港僅存的一些自由會帶來致命性的傷害,也就是香港民眾未來的活動和組織都可以被冠上反恐或者經濟間諜活動的大帽子。」

自從反送中風波後,香港政治環境劇變。2020年6月港版國安法實施後,香港公民社會飽受衝擊。根據香港作家江松澗的統計,自2021年1月至今共有至少68個民間組織宣布解散。

這些組織涵蓋各個領域,包括近半個世紀前成立的「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讀者人數最多的報紙「蘋果日報」,擁有超過60個成員工會、代表16萬勞工的「香港職工會聯盟」,泛民主派抗爭聯盟「民間人權陣線」,以及每年六四組織燭光晚會的「香港支聯會」等。超過40名來自這些組織的成員被當局逮捕或起訴。

蘇紫雲則相信,香港僅存的民間組織日後會承受空前的壓力,無論一般老百姓還是專業人士都要謹言慎行,以免落入法網。

蘇紫雲說:「根據我對中國反恐法的理解,任何政治、經濟、法律、文化、外交等等都在它的涵蓋範圍之內。香港不管是學術界,還是大律師公會,或者勞動的工會,還有媒體,全都可能被隨時冠上觸犯反恐或者泄露機密的罪名。我可以看到在中國大陸的一些維權律師或者維權人士,很輕易就會被扣上所謂間諜的帽子。香港以後可能也會掉進這樣一個高度的風險之內。」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130/1702636.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