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政黨 > 正文

寒山碧:公安高官紛落馬 傅政華當打手慘收場

寒山碧:習江激鬥傅政華落馬,再證做中共打手無好下場。(大紀元製圖)

3月31日,中共紀委國家監委對前司法部部長、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傅政華「雙開」,通報措辭異常嚴厲。前海南省政協港澳委員、時事評論員寒山碧對本報《珍言真語》表示,傅政華是壓迫人民不擇手段的「酷吏」,習上台後公安系統遭重度清洗,印證為中共賣命的人終無好下場。

傅政華出身平民曾幫習扳倒周永康

「傅政華是平民出身,沒有任何紅二代、官二代這些強硬的後台。作為一個平民能夠升上這麼高的職位是不容易的。」寒山碧指,傅政華由北京市警局的一個普通偵查員做起,後升為刑事偵查處副處長,曾偵破「1996年運鈔車搶劫案」、「1997年白寶山案」、「門頭溝襲警案」、「黃光裕案」、「馬加爵案」等大案要案。「可以說他的工作能力是相當強的,靠工作能力來升職的。」

2010年傅政華升任北京市警局局長。兩個月後,北京市警局查封了天上人間、名門夜宴、花都、凱富國際四家北京頂級夜總會,傅政華因此聲名大噪。

寒山碧表示,傅政華是公安系統中的一個重要人物。除了擅長辦案以外,他最大的功勞是協助胡錦濤習近平,掃平了周永康的政法系統。

他憶述,十年前傅政華任北京警局局長時,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的兒子令谷,駕駛跑車帶著兩個衣著暴露的美女,在北京街頭發生嚴重車禍,令谷當場被撞死。這一天是2012年3月18日,正好是薄熙來被免職後第三天。「令計劃想利用他的職權來掩蓋這件事情,他就不給北京市警局來查案,用了中央警衛局的警察去維護現場。」

「這件事情是由周永康的系統去處理的,掩蓋了一段時間。但傅政華向胡錦濤報告了這件事情。因為中央警衛局的調動或者他們的任務,中央辦公廳是沒有權力處理的,要直接由總書記下命令。這樣不只是違規而且是犯法的。因此揭露了令計劃與周永康之間的好多秘密往來,同時牽扯到薄熙來案件。」

「關鍵是傅政華出了一份力,所以習近平能夠瓦解了周永康政法系統這個『刀把子』。」寒山碧當時以為,傅政華會因此得到習近平的信任,將來有機會升為公安部部長,甚至政法委書記、政治局委員。「但是想不到,他在公安部常務副部長的位置上止步,轉任司法部部長。應該是習近平對他的信任出現了問題。」

傅政華罪名一籮筐投靠孟建柱被「掃雷」

寒山碧覺得,中共給傅政華定的諸多罪名中,「從未真正忠於黨和人民」有點可笑,「收受巨額財物」沒有數字,「長期違規領用和攜帶槍枝」小題大做,「長期搞迷信活動」更加奇怪;至於傅「生活奢靡享樂」、「恣意妄為」,2013年人民網文章中卻誇讚他「不吸菸不喝酒」、「低調為人」。

還有政治野心極度膨脹、政治品行極為卑劣、投機鑽營、利令智昏、為達到個人政治目標不擇手段……「這些罪名其實都是政治語言,不是刑事的法律語言。如果他投靠習近平,就不會有這樣的罪名了。」「顯然傅政華是反習近平的派系。」

寒山碧相信,傅的罪名中「參加孫力軍政治團伙,拉幫結派、結黨營私」才是重點。他強調,孫力軍比傅政華的地位低,傅政華在2015年至2018年做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主任時,孫力軍只是副主任;孫力軍升為公安部副部長也比傅政華遲,而且傅是常務副部長,孫只是副部長。「一個官階高了半級的人,為什麼會投靠和參加一個比他低級的、自己下屬的團伙呢?這是匪夷所思的。」

「傅政華投靠的不是孫力軍,而是孫力軍背後的勢力。」寒山碧指,孫力軍的背後勢力是前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孫力軍本來就是孟建柱的政治秘書。」「孟建柱的背後當然是曾慶紅江澤民。所以這就明擺著是二十大前夕,習近平正在『掃雷』,一些潛在的危險他都要清除。」「最後會不會扳倒曾慶紅呢?我們不知道它的鬥爭會如何發展下去,我覺得有機會。」

公安酷吏不斷落馬做中共打手難善終

2013年以來,共有5名中共公安部副部長被查,分別是李東生孟宏偉、孫力軍、傅政華、劉彥平。寒山碧強調,這對所有為中共賣命的人都是一個警示,「最後的下場可能都是跟孫力軍、傅政華差不多」。

「傅政華是一個酷吏,收到上頭命令之後,壓迫老百姓或者下面的人是不擇手段、非常殘酷的。」傅政華被指發動了2015年「709大抓捕」,綁架了中國23省數以百計的維權律師,「給共產黨維穩他是立了大功了;但是打擊人民維權和抗爭,是一個很大的損失,可能再沒人敢代表人民去抗爭了。」而孫力軍被指主導了香港2014年「銅鑼灣書店案」,插手香港事務、破壞《基本法》。

此二人的老領導、前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已退休,「我想他很難全身而退」。

「酷吏幾乎沒有一個好下場。」寒山碧形容,習近平上台後,原來的公安系統幾乎被「一窩端」。「對公安系統的鬥爭(仍在繼續),關乎習近平的位置可不可以坐得穩、可不可以在二十大連任的問題。他的阻力都不小的,因為江派起碼曾慶紅還在。」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406/17313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