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兩名紅三代暗示江澤民上海幫借疫反習

近日,中共兩名紅三代接連發聲,暗示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政敵——以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前政治局常委曾慶紅為首的「上海幫」官員正藉由疫情反習。

2022年4月26日,上海靜安區,在疫情封鎖期間街道上的警察和警車。(Hector RETAMAL/AFP)

近日,中共兩名紅三代接連發聲,暗示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政敵——以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前政治局常委曾慶紅為首的「上海幫」官員正藉由疫情反習。

上海的疫情還未結束,北京疫情再起。4月25日,中國電商龍頭京東的CEO徐雷的幾條朋友圈截圖在網絡流傳,引發熱議。他表示要對北京——這個京東總部所在地的城市有信心。其中一條寫道:「誰敢在帝都整么蛾子,後果一定很慘的。」

此前支援上海期間,京東在保供方面遇到諸多麻煩,被上海網民責罵。徐雷多次發聲,表示憋了口氣。

徐雷在4月7日發了個朋友圈,說會盡最大努力支援上海。他先強調京東已整裝待發,再提到京東在上海的一線配送員、庫房員工的辛苦,最後提到了供應鏈。

他說:「供應鏈供應鏈,最重要的是『鏈』,一定要保證『鏈』上每個環節的穩定性和可靠性,這樣才能保證供應的及時性和準確性。」當時,許多高速被封路,司機被要求提供核酸檢測報告。

4月10日,京東對外宣稱,將為上海提供1,600萬件米麵糧油,保證供應。此消息令被困的上海人歡呼雀躍,他們紛紛在京東下單。但人們下單後,京東卻遲遲不能發貨。

發不出貨的原因是由於封控,導致京東在上海和江蘇省崑山市的庫房停擺,快遞員人數大幅減少,而外面的人無法進入上海。在各個社交媒體平台上,京東被人們罵「借上海疫情營銷」。

當天,徐雷又發了條朋友圈說:「有些事不是京東可以自己解決的,有力使不出,這種感覺很難受。現在好了,我們終於可以使勁了,京東人早就憋著一口氣了……」

隨後,網絡上流傳京東給用戶發了條簡訊,大意為上海康城社區拒收快遞,京東只能為用戶操作拒收。此信息在網上掀起軒然大波。之後,又有人爆出京東快遞員被假冒居委會的人拒絕卸貨,還被人舉報而導致無法住酒店。

有疑似京東工作人員的朋友圈截圖流出,說上海「風雲詭譎,權力尋租,妖怪輩出」。

徐雷從今年4月7日起接替劉強東擔任京東CEO。他被曝是中共元帥徐向前的孫子,從小在軍方大院長大,是典型的中共紅三代權貴。

葉劍英孫女爆上海防疫內幕

中共另一名紅三代、中共元帥葉劍英的孫女葉靜子日前在微博發文,為上海發聲。

「以最快的速度從大灣區借調個物流部門小團隊吧。」她在微博中寫道,「這次沒有人故意搗亂是不可能的。廣州深圳都沒這麼一塌糊塗,怎麼大魔都(上海)能搞成這樣?損失比烏克蘭還大了。」

大紀元時政評論員周曉輝近日在大紀元網上發表的評論文章中表示,作為中共紅三代的葉家人,肯定比普通人更了解中共的黑幕。

他表示,葉靜子所言「這次沒有人故意搗亂是不可能的」,坐實了外界對於上海亂象是中共高層角力所造成的分析,其透出的「損失比烏克蘭還大」更說明此次上海封控造成的經濟損失不是一般的巨大,一定是天文數字。

他認為,有能力在上海故意搗亂的自然是多年盤踞在上海,並以此為老巢的江澤民派系人馬。即便江澤民已是半死不活,但其兩個兒子江綿恆、江綿康,以及與他們結成利益共同體的上海諸多腐敗官員都有能力興風作浪。

上海人被指成政治鬥爭犧牲品

早在江澤民掌權時期,江家就在上海官場和商界建立起龐大的關係網。江綿恆以上海為基地發展其「電訊王國」,他被指插手幾乎所有的上海大項目、上海市高層人事安排,並涉及「周正毅案」等多起中國重大貪污要案。

江綿恆還操控上海幫生物圈。江綿恆是上海科技大學校長,該校被指是江綿恆的「獨立王國」。在卸任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長職務後,江綿恆通過上海科技大學校長的身份,仍能直接或間接取得上海中科院、中科院的資源。大批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上海生科院)研究員被上海科技大學特聘為教授。

大紀元此前曾報導,因此次疫情而受到關注的湖北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和其丈夫中科院院士舒紅兵被指是江綿恆的馬仔,舒紅兵的背後是江綿恆操控的勢力強大的上海幫生物圈。

江澤民在1989年六四事件上台以後,江綿恆進入中科院系統,負責全院高科技研究所的研究與發展工作。江綿恆主導改組成立中科院上海生科院,建立由中科院、上海生科院、上海高校、上海醫院及軍隊醫院、研究所聯合組成的上海幫生工系統利益圈,操控生物領域重大研究項目的立項及巨額經費劃撥,在醫療生物科技領域形成上海幫政商利益團體。

至於江綿康,其曾任職上海建設和管理委員會巡視員,負責上海全市的土地、拆遷、規劃、建築總協調工作,同時以上海建設和交通委員會為倚靠,成立了吸附之上的研究所、研究中心、企業、社團、出版刊物等,攫取了大量利益。

周曉輝在他的評論文章中表示,習近平上台後,江派勢力為了自身利益,從未停止在多方面對其掣肘,甚至暗殺。雙方雖幾度因保中共政權而暫時妥協,但博弈從來沒有真正停止過。

他表示,習近平想要通過清零政策削弱上海幫,與江派有利益勾結的官員不僅陽奉陰違,不買上海市委書記李強和前往上海做督導工作的中共副總理孫春蘭的帳,還趁機製造事端,推行極端防疫措施,目的是激起民憤、甚至民變,進而否定習近平。

另一方面,對於上海官員的不作為、亂作為和江派的搗亂,北京最高層則選擇絕不妥協,抱著強硬姿態堅決要實現所謂動態清零,「人民至上」同樣是謊言、是空話。

文章最後表示,在雙方不斷的角力中,無權無勢的上海人遭了殃,成了政治權鬥的犧牲品。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430/17423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