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美國新聞 > 正文

近60%美國人通過感染產生抗體,走出大流行了嗎

美國疾控中心最新公布的一項新冠抗體血液抽查結果顯示,將近60%的美國成年人感染過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健康安全中心高級學者艾米什·阿戴爾賈(Amesh Adalja)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美國已經進入新的防疫階段,政府的政策目標和追蹤疫情手段都發生了變化。他說,由於新冠病毒永遠不會消失,現在的政策目標應該是使用一切辦法儘可能降低住院率和死亡率,而疫情之初每天緊密追蹤的新冠感染人數不再是衡量疫情的最好辦法。至於中國清零政策,阿戴爾賈說,這是一個會不斷變種,會一再感染人群,無法被完全消滅的病毒,因此從科學的角度來說,清零並不理性,是個失敗的政策。

傳統「群體免疫」的概念不適用於新冠病毒

美國疾控中心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2月,已經有將近60%的美國成年人,和75%的兒童曾經感染過新冠病毒。阿戴爾賈說,美國全部具有免疫力的人口比例可能更高。

他說:「這項研究的對象是指完全通過自然感染而產生抗體的人群。所以60%這個數據與感染新冠病毒的人口比例有關。但如果你想獲得完整的已具備免疫力的人口數據,這個比例有可能更高。因為在這項研究中,那些通過接種疫苗產生抗體的人沒有被計算在內。」

那麼,這是否意味著美國已經達到了群體免疫呢?阿戴爾賈說:「我們已經進入新冠大流行的新階段,但我不想用『群體免疫』這個詞形容。因為當我們說群體免疫的時候,傳統上我們會想到麻疹這類疾病,當越來越多人獲得免疫力時,病毒的傳播也隨著下降。但新冠病毒並非如此,我們得到的免疫力是讓我們免於出現重症、住院和死亡,但是並不能避免我們再次受到感染,因為這個病毒是來自於一個能夠再次感染人群的病毒家族。」

防疫新階段新政策感染人數意義不大

身兼美國傳染病學會發言人,多年來為許多美國聯邦和地方政府機構及醫院擔任傳染病和公共衛生等議題顧問的阿戴爾賈說,在防疫新階段,新的政策目標應該是使用一切辦法,包括抗病毒藥物、單株抗體、快速測試,儘可能地降低住院率,避免病患成為醫院的主要問題。

他說:「當然總會有一個基數,我是指感染率、住院率以及死亡率。我們的政策目標要體現出在應對一種流行病,要使它易於控制,就像我們不間斷地每年都需要應對其它呼吸道病毒那樣。」

數據顯示,過去一周美國的新冠病例平均每天約為57,000例。可是,自奧密克戎傳播高峰以來,美國的PCR檢測數量下降了約5倍,追蹤感染案例變得越來越困難。一些人會擔

心美國到底有多少病例?周圍是否有人感染?阿戴爾賈說,關注每天的病例數不是目前衡量疫情的最佳方法。

他說:「我認為現在最好的衡量標準是住院人數以及醫院的收治能力。我們還可以參照衛生設施樣本,看一下污水採樣,看看它與一周前的情況相比是在上升還是下降。這可以幫助判斷病毒傳播的情況。但要知道病例數總會忽高忽低,不可能變成零。我認為可以參照污水樣本,還有就是觀察附近醫院的情況以及你周圍人的情況。誰被感染了,誰沒有被感染,從而判斷你面臨的感染風險有多大。但我不認為關注每天的病例數是目前衡量疫情的最佳方法。」

引發大規模重症可能性小

有人擔心,如果病毒繼續傳播會導致變異並產生新的變體。阿戴爾賈說,這種病毒會一直傳播下去不會消失,也會有更多變種,病毒將常態化,冠狀病毒通過演化來逃逸人們身體裡的免疫力,永遠不可能病例清零。

他說:「我們的目標是在病毒發生變異的時候能夠識別它們的變體,採用新手段、新方法、新知識來對付它們。這才是我們需要牢記的。儘管大家擔心變異,但新變體不太可完全逃避人們的免疫力。也就是說像BA2那樣的變體能讓我們再次感染。但如果人群中已經較為普遍地產生了對新冠的免疫力,變異體不太可能引發大規模重症。」

面對一個不會被消滅的病毒,清零不是理性的策略

與此同時,在地球的另一邊,奧密克戎在中國大規模爆發,上海全面封城,北京也有可能面臨全面封城,這引起了人們對清零政策還能堅持多久的疑問,中國要如何走出不斷封城的怪圈?阿戴爾賈說,面對這樣的病毒,清零不是理性的策略,應該認識病毒相關的科學知識,了解清零是難以為繼的。

他說:「中國的出路是提高老年人的接種率,給他們接種有效的美國生產的mRNA疫苗。要找到一套方法,不僅僅是隔離,還要科普人們如何評估感染風險。走出限制個人自由的封城誤區,同時接種疫苗,並且承認這種病毒是無法完全消滅的。否則清零就會沒完沒了,中國人也無法與人社交。他們必須要停止清零,不要擔心產生的政治影響。因為從科學的角度來說,清零政策是失敗的,推行清零政策的人應該被中國人問責。」

中國政府說,如果放棄清零,中國的感染人數會激增,衛生系統會癱瘓。阿戴爾賈指出,中國有兩年時間來思考,他們沒有做到一件最重要的事,那就是給高風險人群接種疫苗,而且沒有使用他們可以得到的最有效的疫苗。

他說:「他們繼續誹謗mRNA疫苗,抵制有助於控制病毒的輝瑞莫德納疫苗。因此中國的尷尬處境是政府自找的,清零是他們的選擇,是他們領導人的選擇。現在他們面臨一個無法被根除的病毒,一群沒有任何免疫力的高風險人群,和一個被這個情況綁架的衛生系統。他們只能怪自己的領導層讓他們陷入了這個困境。」

阿戴爾賈說,政府的作用是依靠最好的科學技術來制定隔離規定,必須限制在以風險、以科學為基礎的精確指導工具來確保人們接觸到病毒後不會相互感染,而不是把人們鎖在家裡,在公寓周圍建造圍牆,或者把孩子從父母身邊帶走。

每個人遲早會感染新冠病毒世界永遠不會回到2019年

傳染病專家阿戴爾賈說明,大家應認識到,新冠感染時無法避免的,每個人會在某個時候感染這種病毒,因為這個病毒是無法根除的,它屬於導致30%普通感冒的那個病毒科。「這將是第五個季節性冠狀病毒,我們的目標是減輕症狀,這就是我們的疫苗、抗病毒藥和單株抗體的目的,」他說。

阿戴爾賈說,世界不會回到2019年,任何人在社交場合中都有感染新冠的風險,就像我們一直有感染呼吸道疾病的風險一樣。他指出,很多人對此會難以適應,因為疫情中大家長期採取一個所謂的「無為策略」,人們以為可以關在家等待,疫情最終會像颶風一樣消失,可是情況並非如此。接下來,人們必須考慮重症的風險因素,計算一下風險程度,要戴口罩,還是不戴;要檢測,還是不要檢測。這個病毒會像流感一樣永遠存在於世界,每個人都必須學會評估自己面臨的風險,感染風險永遠大於零。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08/17457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