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 奇聞趣事 > 正文

58歲大爺戴5萬名表相親:92歲父親每月給我5千

提起「啃老」想到的就是整日無所事事,從未出去工作,吃穿用度全部張口向父母索取,一輩子都靠父母養著的「懶漢」。

家中條件好些還行,要是原本就貧困,那是要被人戳著脊樑批評的。

中國是禮儀之鄉,最重孝道,在意自食其力,對於「啃老」這一現象大多義憤填膺,難以接受。

而吉林一位58歲的老大哥,就心安理得地接受著九旬老父的扶持,沒有絲毫內疚。

不過,與其他人不同的是,老大哥魯岩有自己的退休金,也能照料好自己的日常生活。

只是瀟灑如他,此時也通過相親,希望能找到一個可以共度餘生的老伴。

魯岩

高質量生活的單身漢

魯岩年近六十,是個地道的60後,他出生時社會還相對落後,但是家庭條件還算優渥。

因為他的父親早年參軍,建國後也一直待在部隊上過戰場,所以家中孩子都以他為豪,在學習事業上都有相當不錯的成就。

魯岩年輕時也就職於一家國企,一直干到退休,每月能拿5千塊的退休金。

這麼看來他的生活應該相當不錯,晚年也有所保障。事實也是如此,相較於同齡人,魯岩過得可謂是有最大的自由限度,生活上幾乎沒有煩惱的事。

魯岩

只是隨著年齡的增長,他考慮給自己找個老伴。早年魯岩也結過婚,只是婚後兩人性格不合就離婚了。

這麼多年他沒遇到合適的,一個人過得也開心,便一直保持單身。

現在他年齡越來越大,總想身邊有個人陪伴,只是認識的人有限,最後通過別人介紹參與了當地的一個相親節目。

第一次與節目組的紅娘相見時,魯岩就特意收拾了一番,他穿著考究。

內里是一件用料高檔的黑色襯衫,外搭一件剪裁合身的條紋馬甲,腳上皮鞋鋥亮,頭上還戴著一頂同色系的貝雷帽。

他先是跟紅娘簡單地介紹了一下自己,然後就帶著紅娘去他家中參觀。

房子從外面看就是一個普通的老小區,大門也沒什麼特別的,但是內部裝潢卻非常新穎潔淨。

魯岩相親

地磚和牆面整體是白色,幾乎沒有什麼雜色,家具並不多,看起來簡潔乾淨,陽台使用的窗簾也是同色系。

不過加了一點顏色亮麗的小碎花,風格不像是上了年紀的單身漢的,倒像是一個小年輕的家。

他的廚房也相當乾淨,廚具和牆面沒有油漬,看起來是不常做飯的。魯岩也表示自己確實用到的時候不多,大多時候會和朋友在外面吃飯。

不過他是一個很注重細節的人,家中物件雖然不多,但都是他精挑細選的,為了保持室內空氣的清爽,一台抽油煙機就能用掉一個月的退休費。

除此之外,魯岩對於自己也是相當捨得花錢,用他的話來說:「人要對自己狠點。」

他臥室的實木大床五千多塊,衣櫃內的衣服價值十來萬,隨便拿出來一件衣服就是三四千,每件都按照長短色系妥善地掛整齊。

紅娘這才意識到這是一個精緻的老大哥,看起來安安靜靜的話不多,但是對自己的生活品質卻十分看重。

只要出門都會精心搭配,各類衣服還會用不同的熨斗熨燙平整才會穿出門,就連手腕上一塊看起來很不起眼的手錶都是五萬多的歐米伽。

魯岩

紅娘還了解到魯岩是個十分大方的人,每周有三四次和朋友在外吃飯都是他請客,他不覺得這點飯錢有多少,而且這是請朋友消費,更不是大問題。

紅娘對他的生活習慣表示理解,但是疑惑他的大手大腳不像是退休金只有五千的,按理說,照他的消費習慣來說,肯定是不夠的。

魯岩表示自己的父親每月還會給他五千塊錢,他的錢也確實不夠,每個月都攢不下錢,夠用就過得隨意些,不夠,就控制著花。

同時他還表示自己的父親退休費每月有兩萬五,自己雖然會用,但是完全不影響父親正常的生活。

之所以父親會補貼他,是因為家中幾個子女,只有魯岩過得是最不好的。

老父親心疼他,才會在金錢上給他關照。紅娘聽到後很是吃驚,對於魯岩的家庭也多了幾分好奇。

反覆確定了退休金是兩萬五後,又找魯岩詢問了家庭背景,知道他是紅二代的身份後,才表示理解。等到基本情況都了解到差不多了,紅娘開始講正事。

問了魯岩的擇偶觀,魯岩回答得很實誠,一臉認真地說自己的是顏控,希望對方外表好看,能和他一起過日子,其他倒也沒要求。

紅娘聽後就開始認真搜尋符合他要求,條件相匹配的女士,不久後,就找到了一位,比魯岩小三歲,名叫姜語歌。

各自的理想型,一見傾心

姜語歌55歲,帶有一個孩子,獨立營運一家頭療店,性格比較開朗,十分會與人交流。她的前夫是一個軍人,兩人沒有感情基礎。

在雙方父母的撮合下,他們匆匆見了幾面就訂下了婚約。

婚後不久兩人就有了孩子,但是他們之間的感情依舊不溫不火,生活中的爭吵雖然不算多,但是小摩擦卻總是不斷。

就這樣過了幾年後,他們這個小家依舊沒什麼起色,兩人慎重考慮後,最終選擇離婚。此後,姜語歌獨自帶著孩子生活,一直沒再找過老伴。

姜語歌

她年輕的時候為了撫養孩子做過不少工作,辛苦打工但是賺得並不多,後來,在家人的扶持下開了店。

因為祖傳的手法,效果顯著,因此生意一直都不錯,到現在每月可以穩定有一萬五千元的收入了。

前些年孩子還小,她忙於賺錢,沒有時間心思去找對象,現在孩子已經長大,也有了自己的家庭,姜語歌大多時間都守在自己的小店裡。

與孩子的相處也少了,她時常會覺得日子漫長,孤單變為了常態,因此先和孩子說明了自己的想法後,決定找一個老伴,互相陪伴度過老年生活。

紅娘接收到她的信息後,就覺得她和魯岩很合適,於是就先上門了解一下姜語歌對另一半的要求。

首次亮相的姜語歌穿了一身黑色的連衣裙,頭髮編的松鬆散散梳在一側,又搭了一件黃色鏤空花紋的開衫,眉毛也細細地描畫了。

雖已年過半百,但是看起來依舊精神有活力,外表不說驚艷,但是也算得上漂亮。

她臉上始終掛著淡淡的笑意,表示自己對另一半的要求也不多,首先要身體好,普通的小病痛沒有關係,不能有大問題。

其次對方的家世要好一點,不是針對個人家庭財產情況,主要是看其出身,家風。

畢竟對於他們這個年齡來說,找對象更在意是否聊得來,思想上有沒有大的偏差,不然湊在一起也不合適。

如果魯岩沒來的話,對於紅娘來說,找這樣一個人還是有點麻煩的,畢竟出身很難改變,家世好的人還是偏少,就算是有,需要雙方都滿足彼此的要求。

巧合的是,姜語歌和魯岩的要求都像是為對方量身打造的。紅娘確定好雙方信息後,就組織兩人第一次見面。

他們約定在姜語歌的工作的房子見面,魯岩早早地就打扮好了一身行頭等待出發,見了面,他反倒一改往常,顯得有些高冷,不大愛講話。

姜語歌沒介意他的沉默,熱情主動地找著話題,而魯岩則略低著頭顯得有些僵硬。

或許是感到自己的狀態不合適,魯岩也逐漸放鬆了一點。對於姜語歌的話都能很好地接下。

講到姜語歌工作的事情時,為了緩解奇怪的氣氛,她主動表示可以為魯岩做個頭療,讓他體驗體驗自己的獨門技巧。

可是魯岩的倔脾氣又上來,他無論如何都不肯做,堅持不摘下自己的帽子。

雖然表情沒什麼變化,但是態度十分堅決,一個勁地表示不願意。姜語歌見狀也沒有強求,兩個又自然轉到了別的話題。

也是通過這個小插曲可以看出,魯岩雖然看似好說話,性格平和,其實內在十分固執,有自己的想法,但是不願意表達。

姜語歌

不過姜語歌並不介意,她見過的人太多了,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會有點小脾氣,但是本性不壞就好。

兩人順勢聊家庭,聊未來,聊各自的想法,越說越起勁,魯岩也徹底沒了一開始的不自在,徹底放鬆了下來。

姜語歌對他的印象十分好,覺得魯岩幽默,脾氣好。聽到魯岩講自己的父親,也頓時表示敬重,還提出有機會會去拜訪。

而魯岩對於姜語歌也很有好感,不提別的,僅僅外表就讓他很滿意,而且他還覺得姜語歌做事講話都很大方爽快,一起過日子肯定也很合適。

個人基本情況都互相了解一遍後,兩人談到了現實的問題,他們如果能成婚的話,也只算得上是半路夫妻。

沒有經歷過前些年的磨合扶持,很容易遇到問題就解散。

姜語歌提出了一個很尖銳的問題,詢問如果自己以後得了重病,生活不能自理,魯岩會怎麼做。魯岩幾乎沒有猶豫的,當即表示:「生病了就去治,不過就是錢的事,兩個人既然在一起了,肯定是要過一輩子的,絕不會因為生病就會拋棄的。」

姜語歌很滿意這個答案,不管以後會怎麼做,起碼魯岩此刻沒有猶豫的態度讓她覺得很可靠。隨後,他們又一起去了魯岩的家裡參觀。

生活不合,和平分手

到了自己家後,魯岩顯然更自在了,他介紹著自己的房間和裝飾畫。

邀請姜語歌以後把按摩椅搬到他這裡做工作室,姜語歌在一旁連聲讚嘆,還發出開心的笑聲。

對魯岩的好感也大幅度的提升。兩人還談到了各自的身體問題,姜語歌身體健康沒什麼毛病,魯岩則有一點高血糖,患病已有幾十年,平時都是靠吃藥控制。

他自己表示沒什麼大問題,主要是因為之前飲食不當造成的,以後注意就好。

姜語歌卻有些擔心,表示以後可以注意他的飲食習慣,儘量幫他改善。

此時魯岩的朋友得知他相親的消息,向姜語歌告知了魯岩平時喜歡和朋友喝酒聚餐打牌等一系列的習慣。

本以為姜語歌會介意,沒想到她笑了笑,沒放心上,覺得這都是尋常事,魯岩喜歡聚餐,還能證明他人緣不錯,人品肯定也沒問題。

在這期間,姜語歌還得知魯岩平時花錢大手大腳並且需要父親扶持的消息,她短暫地愣了一下,魯岩見狀當即表示過以後家裡是女主內,可以把控家政大權,她可以對這些事情做規劃。

在單獨和紅娘溝通時,姜語歌表示雖然有些不能接受還要花父親的錢,但是她覺得這是別人的家事,她也不好多說,除此之外,姜語歌認為對方是個很不錯的人。

於是,在節目組的祝福下,他們就互相留了電話號碼,開始了正式的交往。

這期間他們時常聯繫,也經常去對方家中吃飯聊天。只是姜語歌發現魯岩之前在她看來無傷大雅的小毛病,讓她有些無法忍受。

一則,魯岩的習慣沒有任何改變,除了增加了兩人的見面,他最喜歡的還是和朋友聚餐喝酒。

此外,他喝起酒來心中沒數,不聽勸告,非要喝到醉,暈頭暈腦的才算滿意。

姜語歌一開始以為自己可以改變他,沒想到嘗試幾次後完全沒有效果,她覺得這不是自己想要的理想型,交談過後就和平分手了。

魯岩這邊也沒什麼太大反應,他覺得自己找個老伴,就是多了一個生活中陪伴的人。

如果要因此改變自己原有的生活則不能接受,他們溝通無果只好分手,他只是有點失落,別的想法倒也沒有。

而紅娘一直以為他們的相處會很順利,在一星期後還特意去詢問姜語歌的感情後續,得知兩人早已分手後還有些詫異。

但是了解了事情原委後表示理解,同時也稱可惜。

不過,感情不能勉強,主要還是看緣分,兩人早年都有過一段不美滿的婚姻,各自都有不同的原則,老來有伴雖然都是他們渴望的,但是遇到合適的人才是最好的。

姜語歌此後依舊過著獨立賺錢的生活,魯岩也依然過著自己瀟灑沒有什麼壓力的「啃老」生活。

其實嚴格來說魯岩稱不上「啃老」,畢竟他也有自己的收入,只是父親一直給他幫扶,讓魯岩始終像個被強生慣養長大的孩子。

這也表現在了他的日常生活中:凡事都要最好,不願意接受別人的建議,思想頑固而倔強。

他如果始終一個人生活的會很自在,要是找老伴,那就不得不改變一下自己的性格脾氣。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網易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16/17492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