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叮咚:克里姆林宮保衛戰

作者:

俄羅斯總統普京於2月21日召集國家安全會議擴大會議,力排眾議,決定對「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予以「外交承認」。

意猶未盡的普京時隔兩天後簽署總統令,要求俄羅斯軍隊對烏克蘭採取「特別軍事行動」,最初的範圍是在頓巴斯地區實施「維和行動」,但很快早已部署在俄烏、白烏邊境的俄羅斯軍隊從各個方向出發,對烏克蘭戰略目標發起「閃電戰」行動。

原本指望登高一呼、應者雲集、傳檄而定的克里姆林宮很快發現,事態並非像事先預判的那樣,澤連斯基當局堅守首都,烏克蘭朝野同心,誓死抵抗侵略軍,其最初的行動計劃遭遇挫敗;之後,克里姆林宮修改戰略,將遠程無差別轟炸與地面部隊有組織進攻相結合,對烏克蘭全境的重要城市目標發動全面攻勢。

克里姆林宮綜合研判形勢,以納粹勢力控制基輔當局、對頓巴斯地區的俄羅斯族人採取種族滅絕行動、烏克蘭謀求加入北約、北約不斷逼近俄羅斯邊境、威脅俄羅斯的國家安全為由,對烏克蘭發動戰爭。

然而戰爭進行近三個月,俄方在烏克蘭開戰的最初主要目標「去納粹化」、「非軍事化」、阻止烏克蘭與北約發展關係,阻止北約「東擴」無一實現,而且其在第一階段的戰爭遭受挫敗後,收縮戰線於烏東、烏南,聲言要「解放頓巴斯」,迄至今日,實現這一目標,也變得遙不可及。

開戰之初,莫斯科氣勢洶洶擺出一副架勢,不更迭基輔最高當局、扶植親俄政權,解除烏克蘭武裝,並將整個頓巴斯地區與克里米亞連成一片,納入俄領土,震懾周邊國家,促使北約退出其勢力範圍,誓不罷休,但在進入第二階段之際,克里姆林宮已經深知,這些目標無法實現,因此被迫放棄對烏克蘭的全國性目標,進而把「解放頓巴斯」、占據烏東南部及克里米亞領土作為新的目標。

戰爭爆發三個月,澤連斯基當局比任何時候都更穩固地掌控著基輔政權,在國內外贏得了空前的聲望,在可見的未來,烏國內沒有任何力量可以動搖之;烏克蘭軍隊經過2014年以來長期作戰,特別是在俄羅斯新一輪侵略行動中頑強抗敵,受到西方史無前例的支持和援助,比任何時候都要強大,而且將會更加強大。

北約在俄方關切的「東翼」加強了軍事部署,並誓言永久性加強存在,同時戰爭必將使烏克蘭更加遠離莫斯科、親近西方,甚至有朝一日成為歐盟和北約成員國,而瑞典芬蘭這兩個長期奉行中立政策的國家在俄烏戰爭刺激下打破傳統提出加入北約的「入盟申請」,這一進程已經啟動,並得到包括超級大國在內的北約大多數成員的歡迎,克服阻力,達成所願,指日可待。

包括哈薩克斯坦、白俄羅斯在內的原俄羅斯勢力範圍國家的去俄羅斯化傾向亦日益明顯。

用中國古話來講,普京這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對烏克蘭的「初心目標」永無可能實現,而且造就了一個更強大的反俄的烏克蘭,造成了其勢力範圍國家的離心離德,迫使其周邊原本保持中立、謹慎取態的國家公開謀求進入克里姆林宮的對立陣營。

現在看,克里姆林宮對烏髮動的第二階段以「解放頓巴斯」為主要目標,針對烏東、烏南地區,試圖將烏東南部通過馬里烏波爾與克里米亞半島連成一片,納入俄羅斯領土的計劃,也正在遭遇挫敗。

烏克蘭在哈爾科夫方向的反攻取得大勝,同時在俄方重點攻擊的伊久姆地區發動奇襲,成建制地消滅了俄軍的一個戰術作戰群。

根據公開的消息,俄羅斯已經損失了在烏克蘭的三分之一軍隊,剩餘約7萬兵力、106個單位的營級戰術群(BTG)可用於作戰,而烏克蘭總參謀部正在全國招募百萬大軍,其用意不僅是禦敵於國門之外,而且顯而易見的是要謀求達成其已誓言實現的奪回全部被占領土的目標。一邊是俄方後繼乏力,一邊是烏方兵力不斷增加,力量對比不久後將發生質變。

與此同時,儘管存在一些不和諧音——在烏克蘭加入歐盟、瑞典和芬蘭加入北約等方面,西方總體上在加大力度支援烏克蘭、制裁俄羅斯方面進一步加強了團結,尤其是基輔的核心支持者——美國接連在兩大重大舉措方面出現突破性進展:

《2022年捍衛烏克蘭民主租借法案》經美國總統拜登簽署正式生效,將使美國成為基輔與俄羅斯打持久戰最可靠的「軍火庫」。

高達400億美元的對烏支援新法案先後在美國眾參兩院通過,只要拜登簽字,即可立即生效。

從各個方面來看,莫斯科在烏克蘭已經遭遇了戰略性失敗,目前俄方戰略收縮、俄烏兩軍戰略相持局面仍然維持,克里姆林宮被迫轉入戰略防禦態勢,出現了某些跡象,並將隨著戰爭的持久進行不斷擴大。

普京當局主動發起的這場戰爭很難按照其意圖如意收場,其對瑞典和芬蘭申請加入北約的軟弱反應,對馬里烏波爾殘餘部隊的「手下留情」,均反映了克里姆林宮日益意識到其將面臨失敗的前景,不得不放低姿態、留有餘地,而且其最困難的時刻尚未到來:

戰爭的下一階段可能不是要達成莫斯科業已制定的任何目標,而是「克里姆林宮保衛克里姆林宮」。

從全局層面來說,克里姆林宮首要保衛的將是其體面,普京的體面就是莫斯科政權的體面。

由於戰略誤判和決策失誤,戰爭無法按照其意圖終結,儘管以俄羅斯的體量和實力,它可以把它維持得足夠久,但克里姆林宮欲最大程度地減少損失,或者受國內局勢逼迫,在某個時間節點選擇尋求結束戰爭,那麼它很可能總體要按照基輔和西方的意圖來完成這一過程。

為了「體面」地終結戰爭,保衛克里姆林宮的尊嚴和權威,保衛其政權,克里姆林宮可能會在其未陷入絕境、尚有條件談判的時刻推動這一進程。

俄羅斯外交人員已經公開表明,俄羅斯不會在烏克蘭「投降」——這一結果意味著克里姆林宮顏面盡失,政權地位動搖,是其不可接受的。

從俄烏戰爭的現實層面來說,克里姆林宮的極大挑戰是在其面臨全面失敗的局勢下,如何保衛俄羅斯的既得利益,包括其已經吞併的克里米亞和其在烏克蘭境內占領的領土利益。

克里姆林宮權衡利弊,作為折中的妥協,不排除以保全克里米亞半島或者承諾以暫時擱置爭議為前提朝著最終歸還克里米亞半島的方式——後者是早前澤連斯基當局提出的方案內容一部分,解決戰爭的紛爭。

克里姆林宮能夠拿得出手的牌是,在全國進行戰爭總動員,不惜以舉國之力與烏克蘭決一死戰——當然這將冒著更大的戰略風險,同樣亦是克里姆林宮需要投鼠忌器的,或者就像其過去經常威脅的那樣,恐嚇性地局部使用非常規武器,對烏和西方進行戰略威懾。

2022年2月,普京總統(左)與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的成員會面。POOL PHOTO BY ALEXEI NIKOLSKY/EPA, VIA SHUTTERSTOCK

從這個角度來說,普京在俄烏戰爭的終結方式上,最低限度地「保衛」其既得的部分利益,存在一定的可能性,而這也關乎第一個方面——克里姆林宮的體面。

從戰略層面來說,擺在克里姆林宮面前不得不考慮的重要問題是,如何在戰敗的情況下「保衛」俄羅斯,保證烏克蘭不會在西方支持下對俄本土進行戰略性質的——非目前戰術性的——反攻,維護其主權和領土完整,維護其戰略安全。

俄羅斯面對的問題非止是如何將戰爭進行下去,而且更迫在眉睫的是如何「善後」,保衛克里姆林宮的體面、保衛普京政權、保衛俄羅斯在烏克蘭的既得基本利益、保衛本土安全。

從中可見,一個國家如果作出戰略誤判和錯誤決策要付出多麼大的代價,戰爭失敗倒在其次,俄羅斯的發展進程由於戰爭本身的損耗及西方的戰略性制裁、限制和孤立受到實質性的破壞,甚至會進一步對本國內部產生「反噬」效應——對政權穩定、領土利益及本國安全帶來直接影響,才關乎根本。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亞歐視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21/17514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