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上海催復工復產 小區大門緊關

5月7日晚間,上海市閔行區居民與上海防疫人員「大白」爆發了衝突。圖:擷取自[email protected]

隨著上海疫情防控形勢趨緩,復工復產復商模式已漸漸開啟。出社區到底怎麼出?復工後能否「點對點」每天閉環往返?根據中媒《新民晚報》今(27)日報導,記者隨訪了50個社區,其中有5個社區在嚴格落實各項防控措施的前提下,復工居民能進能出,而絕大部分社區,除醫護人員、員警、保供人員等可每日往返外,其餘復工居民「只出不進」,具體政策變化,要待6月1日後。

《新民晚報》統計,可進可出的有:浦東新區東環龍路181弄欣晟家園(防範區)、普陀區安遠路800號西部俊園(防範區)、浦東新區新如村(防範區)、長寧區茅台路830弄天申綜合社區(防範區)、普陀區真如鎮綠洲公寓(防範區);只出不進的小區則有40多個。

「門難出、家難回」,是不少上海市民近期集中反映的困擾,也成為復工復產的「堵點」。按照上海發布的相關措施,不少單位將復工復產的節點,定在6月1日,然而這兩天,不少人發現,自己被卡在小區門上。

有的社區「不出不進」;有的社區「只出不進」;有的小區已經允許「點對點」上班;有的社區,要求居民返回社區後接受3到7天的居家健康監測;有的小區發了出門證,又收回,要求所有人足不出戶;有的社區表示,只有就醫需求,才能出門。

《新民晚報》指出,更讓有的居民感到不安的是,類似「為什麼我家社區如此規定」的問題,得不到正面的回答,得不到合理的解釋。「能否出社區」,與上海的防疫政策之間的邏輯線,不太清晰。

不少老百姓有一個直觀的感受:部分基層執行的手勢,似乎與「三區劃分」無關,似乎與「無疫社區」無關,似乎與社區的地理位置無關,而只與疫情的形勢有關。老百姓表示,理解村居委面臨的防疫壓力,但感覺存在層層加碼的亂象。

有幾十個村居委指出,發現手勢確實不同。有的表示,執行的是街鎮的政策,自己沒有層層加碼;而有的明確表示,6月1日是否能復工復產,在等待街鎮的通知。換位思考,村居委也在等待切實的、可執行的措施。

《新民晚報》表示,疫情以來村居委的壓力是比較大的。一方面,人手緊張,「幾個人服務幾千居民」是常態,而得到的說明不多,另一方面,部分村居委幹部對政策把握不夠,又缺乏指導,所以面對老百姓的解釋工作,常有「牛頭不對馬嘴」狀況發生。

當然,也不排除極少數的基層組織,面對巨大的防疫壓力、考核標準,簡單粗暴地選擇了「一刀切」,把由街鎮傳導而來的壓力,轉化為老百姓生活上的不便。這種易激發情緒的舉措,不利於防疫大局,更不利於復工復產。

《新民晚報》評論,要給基層指導、幫助,同時,對群眾反映強烈的「層層加碼」的問題,也要問責。復工復產的社區門,不能成為防疫政策解釋的羅生門。

上海的封城亂象讓全世界難以置信,例如活人被塞進了屍體袋,成堆的捐贈食物在公寓外腐爛;居民夜間敲鍋抗議,被隔離的人們和「大白」扭打在一起等。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新頭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27/17541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