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藏地的靈魂」大昭寺文革居然做了豬圈

作者:

對於大陸文革的慘烈,人們或通過親身經歷或通過若干書籍基本有了大致的了解,但有一個地方的文革,由於資料的有限,包括筆者在內的許多人知之甚少,這就是西藏。近日,筆者終於看到了西藏作家唯色和其父親澤仁多吉藉由文字與照片展現的西藏文革,這本彌足珍貴的書籍的名字叫《殺劫》。

讀罷該書,最令筆者震撼的是文革對西藏文化的摧殘,亦如對中華傳統文化的摧殘,慘烈、徹底、讓人心痛。比如大批喇嘛被強制還俗,大批珍貴經書被焚毀,截至1976年,西藏境內原有的2700座寺院僅剩下8座……本文要講述的就是有著「藏地的靈魂」之稱的大昭寺在文革時的遭遇,而其遭遇無疑是那2700座寺院境況的縮影。

大昭寺,又名「祖拉康」、「覺康」(藏語意為佛殿),位於西藏拉薩老城區中心,是一座藏傳佛教寺院,擁有至高無上的地位。他始建於唐貞觀二十一年(647年)、吐蕃王朝的鼎盛時期,是藏王松贊干布為紀念尼泊爾尺尊公主入藏而建的,用於供奉公主從家鄉帶來的釋迦牟尼八歲等身佛像,但目前寺院中供奉的是文成公主入藏時帶來的釋迦牟尼十二歲等身佛像。

據說,大昭寺建造時曾以山羊馱土,因而最初的佛殿曾被命名為「羊土神變寺」。1409年,西藏格魯教派創始人宗喀巴大師為歌頌釋迦牟尼的功德,召集藏傳佛教各派僧眾,於藏曆正月在寺院舉行了大法會:默朗欽莫,前後持續15天,後寺院改名為大昭寺。不過,也有觀點認為早在9世紀時已改稱大昭寺。清朝時,大昭寺曾被稱為「伊克昭廟」。經歷代修繕增建,形成了龐大的建築群,如今占地25100餘平方米。他融合了藏、唐、尼泊爾、印度的建築風格,成為藏式宗教建築的千古典範。

除了釋迦牟尼的佛像外,大昭寺還供奉著眾多佛像、聖物和法器,其所擁有的從「吐蕃」至近期「格桑頗章」期壁畫藝術也讓人嘆為觀止。

作為宗教聖地,大昭寺是各教派共尊的神聖寺院,其「默朗欽莫」非常有名。當年,因來參加法會的僧俗眾多,宗喀巴將法座移到大昭寺南側的廣場繼續傳法,從此歷代達賴喇嘛和甘丹赤巴都在此傳授佛法,並稱之為「松卻繞瓦」,意思是「傳法之地」。而法會也成為慣例,屆時拉薩三大寺院哲蚌寺、沙拉寺、甘丹寺和其他寺院的數萬僧人都雲集於此,舉行修法、辯經、驅魔、迎請未來強巴佛等活動。後世法會都由達賴主持。

大昭寺的重要地位不僅體現在宗教上,還體現在世俗方面。在歷史上,他還是西藏噶廈政權的所在地之一。自五世達賴喇嘛建立政教合一的政權後,噶廈分管財政、稅務、糧食、司法、外交等部門便設在大昭寺二樓。後來清朝政府關於活佛轉世的「金瓶掣籤」活動也在此舉行。

正是因為大昭寺在宗教和世俗方面雙重的重要作用,他在文革期間成為了「破四舊」的重點目標。1966年8月,拉薩的紅衛兵抗著紅纓槍來到大昭寺進行洗劫。根據《殺劫》中的圖片和文字,大昭寺經歷了前所未有的破壞:大量法衣、經書、佛像、嘛尼輪等被砸、被毀、被燒;釋迦牟尼佛像則被戴上高帽,高帽上寫有種種侮辱性的語言,其身上的金銀珠寶、綾羅綢緞全都不翼而飛,連身上和臉上塗的金都被刮淨,甚至鑲嵌在佛像眉心的一顆無以倫比的寶石以及古老的黃金耳環,也不知被何人拿走;還有所有佛像體內的裝藏之物也都被拿走,其中的青稞被運送到糧食局倉庫,磨成了糌粑……

此後,軍隊在1967年入駐大昭寺,將剩餘的法器、佛像等運走毀掉,據說,除了釋迦牟尼像,其他佛像全部被砸光。寺中的很多一層的佛殿都變成了豬圈,養了很多豬,而樓上的佛殿則改為軍人的宿舍,樓上和樓下間搭了一個梯子。一位當時送豬飼料的僧人說:「他們把大昭寺的一角辟成茅廁,我們可以看見他們把尿撒在地上;大昭寺的另外一部分,則被改造成牲畜屠宰場。」另一位當年的紅衛兵也說:「大昭寺除了被當作豬圈,還做過屠宰場,在裡面殺豬拔毛。」

七十年代,軍隊撤離後,大昭寺被改成拉薩市委第二招待所,西藏各地區和附近各縣來拉薩的幹部和普通百姓都可以投宿。也因此,寺內牆上的壁畫被燒酥油茶的火苗和水汽熏的破損不堪。1972年,因為國際形勢的變化,中日、中美關係都有了改善,中共高層為改變國際形象,下令重修大昭寺。然而修復者們並不清楚在佛殿中究竟該放置什麼佛像,最終還是在一位被批鬥的「牛鬼蛇神」也是高僧的幫助下修復了第一層佛殿。1980年完成全部重建工程。

重建後的大昭寺又恢復了香火繚繞的場景,直至今日。不過佛像已不是昔日的佛像,壁畫已不是昔日的壁畫,管理寺院者也不是昔日的高僧,而來虔誠朝佛者中卻不乏當年砸毀大昭寺之人。又一場輪迴,又一聲長長的嘆息,而始作俑者的罪惡卻還沒有被清算。

2013-12-08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29/17548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