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高敬文:我認識的香港已經死了!

法國知名漢學家,香港浸會大學國際政治部主任高敬文教授12年前出版的有關中國外交的書籍《中國外交政策》近日由法國巴黎政治學院出版社第二度再版,新版的版本的內容是最早版本的兩倍,足以顯示法國政界以及輿論界對中國問題的高度關注。高敬文教授就此接受法廣的邀請就中美關係,台灣以及香港等議題接受了法廣的專訪,以下是有關香港的採訪。

法廣:首先您居住在香港二十多年,經歷了香港近年來的變化,您能否告訴我們您今天是否享受100%的言論自由?有沒有受到來自香港政府或者校方的壓力?

高敬文:我覺得香港的情況很挑戰呢!我認識的香港完畢了!死了!我在香港二十多年了,我以前知道的香港不在了!從政治的角度,政治生活來看是完蛋了!現在沒有什麼政治生活,只有愛國主義分子才可以參加政治,他們就是聽話:聽北京的話,聽中聯辦的話,所以這些人他們沒有什麼代表性!他們代表政府,代表共產黨!而並不代表香港的老百姓!這就是今天香港的事實!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香港的日常生活並沒有很大的變化,最大的變化是疫情的限制,回香港必須隔離兩三個禮拜,現在是一個禮拜,這把香港與其他地方隔離起來,所以許多公司開始離開香港,這是最近最大的挑戰!除了這些限制,香港的日常生活並沒有很大的改變,當然,最大的變化是媒體方面,言論自由方面,因為大家都害怕新國安法的影響;擔心他們的言論與國安法有出入,所以許多事情都沒有人公開評論,朋友之間當然還可以說,這當然也會影響到大學的環境,很多人都開始自律,這是十分明顯的!如果你來自大陸當然會更加自律,如果是港人或許覺得還有些空間但是我的同事都很小心,如果是外國人,為了商業為了事業為了保護自己的位置,因為香港大學的工資高於美國與法國,為了保護自己的工作大家都會小心。但是,就個人而言我並沒有改變我的教育方式,我認為我教的課與中國政治有關但我會繼續下去,因為我不是政客不是政治家我是政治學家,我對學生說我們只是在分析我們不應該有禁區,我們必須談所有的問題,我希望能夠保持香港大學的獨立地位。

法廣:您的學生里有許多是來自中國大陸的吧?

高敬文:當然!

法廣:他們對您的課有些什麼想法?

高敬文:他們有不同的想法,但是我可以告訴你;每個學期結束時我收到很多學生的郵件,他們都感謝我,他們都很喜歡我的課!所以我就繼續下去,因為我這樣給他們一個服務,而且我的貢獻也很值得!因為很多大陸學生來香港之前並不知道政治學是什麼!因為他們沒有讀過政治學,他們讀過宣傳,讀過官方的政策但是他們不做區別,這是不同的!但是在一個非民主的國家是很難解釋其中的區別的!因為在中國大陸學生讀公共管理行政管理但不會讀政治學!所以他們不知道政治學是什麼這也是我們的貢獻!

法廣:回顧香港最近幾年來發生的事件,在法國人們經常會問:香港怎麼會走到今天這一步?香港爆發大規模示威活動時許多觀察家都認為香港是中國的金融中心,香港是一座國際城市,北京無論如何也不會搞槽香港!而且北京也會顧忌自己的顏面,但是,今天香港居然還是走到了這一步!香港落到今天的地步是北京事先策劃好的一部大棋?還是因為一錯再錯因為不願意承認錯誤才走到今天的地步?

高敬文:按照我的了解,政府的目標是要保持香港的金融中心的地位,其實他們要把香港新加坡化而不要太大陸化,他們要控制政治壓制民主派但是保持金融中心,可以說目前而言他們是成功的。為什麼這麼說?大部分的國際銀行保險公司都留在香港!首先因為川普總統的制裁措施十分有限,不過是象徵性的制裁因為他要保護美國公司的利益,第二當然香港的國際地位在下降,所以香港金融越來越服務於中國大陸,而不是面向國際,所以國際地位下降,但是由於中國經濟繼續增長中國金融投資需求依舊上升,所以大部分金融機構認為香港依然有未來,香港的未來在大陸,中國大陸也期待香港幫助大灣區的經濟發展,所以香港的角色就是為深圳,廣州的工業提供資金,而且香港的長處是可以將資本遷往別的地方,比如說避稅天堂!香港還有擁有一定的經濟自由,這些自由是大陸所需要的,這對大陸的國營,私營企業都很重要,對領導人的家庭也很重要,因為大陸領導人的錢都在香港,或者在別的避稅天堂,所以香港還是有許多作用。此外,因為人民幣不能自由兌現港幣與美元掛鈎匯率穩定所以香港還是有重要的角色!當然他的角色越來越是為大陸的經濟服務!

法廣:也就是從這個角度來看政府達到了他們的目標?

高敬文:是的!當然我們可以說香港的法制制度走下坡路法院的獨立性也下降,仲裁的獨立性也下降等等,而且香港的整體環境不適合選擇香港作為仲裁地點,所以現在公司簽合同時標明如果有衝突不選擇香港作為仲裁地點,他們認為巴黎或者新加坡是更佳的選擇。

法廣:您剛剛說到了香港金融經濟等層面,那麼,香港的公民社會呢?馬上就是六四紀念日以及七一回歸日…….

高敬文:我估計未來示威遊行很難合法,可以申請,但是不會被允許!

法廣:香港從此不會有自由的示威遊行了!

高敬文:可以想像疫情結束後可以申請因為要求增加工資或者別的舉行示威遊行,但我覺得監察局不會去批准,今天的新環境下很難批准示威遊行,雖然香港一向不是一個完全民主的地方,只是一個半民主的地方,他們有半民主的立法會,但是他們有許多政治自由,這些政治自由徹底完畢了!特別是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媒體的多元化今天都很難!明報儘量保持多元如果看得很仔細能夠看到一些批評的話,英文的南華早報也一樣,但是很有限!而且最近又有新的挑戰:要特別注意大公報與文匯報寫的文章;因為他們的是運動的發起者,如果他們不喜歡一個人他們就會開始一個運動,政府就會去實行,作出決定,這同文化大革命一樣!

法廣:哪天如果您的名字出現在大公報上,您就應該擔心了!

高敬文:是,我可以打包了!

感謝香港浸會大學國際政治部主任高敬文教授接受法廣的專訪!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604/17575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