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天安門母親成員公墓祭親人 民間以圖片及視頻紀念六四

作者:

「天安門母親」群體到北京萬安公墓紀念逝者。

八九「六四」33周年日,北京「天安門母親」群體五名成員在警方的特別安排下,到北京萬安公墓紀念逝者。現場數十名便衣警察帶著照相機和攝影機拍攝。天安門母親群體表示,他們要求追查真相、問責及賠償的要求沒變。中國民間則繼續通過圖片和視頻,以較為含蓄的方法紀念六四。

本周六(6月4日)是六四33周年日,中國各地警察嚴查民眾有無發表紀念六四的圖片和文字,一旦發現,立即採取行動。多位網民告訴記者,幾天前警方已經警告維權微信群主,六四當天不得轉發涉及六四的圖片和文字。

網民製作的白色菊花,黑色背景,花瓣栩栩如生。(網絡圖片)

周六凌晨起,陸續有網民發出點燃燭光的圖片和白色菊花、玫瑰圖片,其中一幅紅色和白色兩朵玫瑰花組成的圖片下方留言:「從來不需要想起,永遠不會忘記!」,德國駐華大使館在6月3日晚上在其官方微博帳號發出一幅點燃一支白蠟燭的圖片,沒有留下文字。網民說,一張圖片勝過千言萬語。

左圖:網民在微信群發布的圖片,留言:從來不需要想起,永遠不會忘記。中:網民製作的燭光圖片,背景密密麻麻的燭光。右圖:德國駐華大使館在官方微博發布一副點亮的白色蠟燭圖片。(網絡圖片)

也有人發出一段暗喻八九六四的視頻中,老師問上課的同學:「八八六十四讀成八九六四,老師很生氣,問是誰教的,孩子說是爸爸教的,老師問,你爸上過學沒有,孩子低下頭,沉默不語,這時,一名學生站起來說,他爸在北京讀過大學,是個瘋子。老師剎那間明白了,一把將孩子攬在懷裡,淚流滿面」。

網民通過帶有「八九六四」元素的視頻,紀念六四。(網絡圖片)

當天早上,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張先玲、黃雪芬、尤維潔等五人,代表八名遇難者,由公安專車送到萬安公墓。9時30分許,祭奠活動由「天安門母親群體」發言人尤維潔主持、段昌其(音)致悼詞:

「今天是「六四」慘案三十三周年的紀念日,我們聚集在萬安公墓的墓園裡,紀念在「六四」慘案中遇難的親人,他們是:袁力、段昌隆、楊明湖、楊燕聲、郝致京、王衛平、郭春珉、王楠。」

【#天安門母親萬安公墓發表悼詞】

群體成員張先玲、黃雪芬、尤維潔等五人(代表八個家庭)6月4日上午,在悼詞中指出,「墨寫的謊言終究掩蓋不了血寫的事實。執政黨必需對『六四』濫殺無辜、剝奪公民的生存權、漠視生命的罪行負起歷史的責任!

「說出真相、拒絕遺忘,尋求正義、呼喚良知!」#六四 pic.twitter.com/7Bl4VRlja7

—自由亞洲電台(@RFA_Chinese) June4,2022

公安攝影機「長槍短炮」如臨大敵

悼念詞寫道,「1989年6月3日深夜至4日的凌晨,政府動用野戰軍,使用機槍、坦克屠殺和平示威的學生和市民。。。。。。33年過去了,我們已將悲痛深埋心底,化成了抗爭的力量,為你們和「六四」冤死的英靈討還公道。」

「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85歲高齡的張先玲當天中午告訴自由亞洲電台,整個祭奠儀式和往年一樣,約30分鐘,但是公安便衣人員明顯多於去年:

「今天在墓地的便衣人員非常多,我們祭奠現場可能就有二十多人,加上外圍的可能就有五十人左右。墓地的外邊戒備森嚴,汽車停了很多。」

張先玲說,三十多年過去了,天安門母親群體提出的真相、賠償、問責三項要求沒有改變,但是政府始終採取迴避的方式:

「真相、賠償及問責,這是我們的主要訴求。六四是他們心裡的一個結,他知道這是欠下的血債,是要有報應的,是要說清楚的,在光天化日之下殺老百姓,這在共和國歷史上沒有過,雖然各種運動整死人,害死人也有,但是光天化日之下在首都開槍,打一些反貪污、反腐敗的百姓和學生,這恐怕是頭一次,也希望是最後一次。」

天安門母親三大訴求:真相、賠償及問責

33年前,張先玲的兒子王楠在天安門西側南長街南口被射殺,年僅19歲。數十年來,難屬們每年都會向當局發出公開信,要求交代六四真相,追究屠城責任。

網絡作家呂千榮發表的紀念短詩。他說是「紀念革命先烈」。(網絡圖片)

六四凌晨,安徽網絡作家呂千榮像往年一樣,發出一張點燃蠟燭的圖片和一首詩,題目是《點燃蠟燭,今夜我為天使們守靈》,內容是:今夜,我輕輕為你們點燃蠟燭默默流淚,向遊蕩的中華民族的天使們的冤魂,向一群高貴純潔的靈魂,流淚守靈。圖片下方寫道:2022年6月3日夜開始,我為你們守靈,6月4日我將為你們禁食祭奠守靈一天。呂千榮告訴本台,他寫詩只是「紀念革命歷史」,由始至終沒有提六四:

「紀念革命先烈,這句話我敢說,別的我什麼都沒有說,我啥也沒說。」有湖南等地的異議人士告訴本台,他們通過聚餐的方式紀念六四,雖然他們不提六四,但是聚會者清楚他們是為紀念六四33周年而來。

就在六四周年日上午,上海異議人士季孝龍被五、六名國保從家中帶走,季孝龍的韓國妻子安女士也被社區要求「談話」。據季的友人說,這是季孝龍今年2月9日刑滿釋放後,第五次被傳喚。當局在六四周年日將其帶走,未必會輕易放過他。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604/17577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