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上海復工後,最先擠爆的是離婚登記

在剛過去的兩個多月的封控中,我聽到的為數不多的好消息之一,是「4月上海離婚率為零」。

前兩年,由於誕生了「離婚冷靜期」,離婚率一下子有了一個回落。現在,由於「疫情封控」,我們的離婚率達到清零的高水準。

做一個大膽的假設,如果各區民政窗口時不時封控隔離一下,那不久後我們又能相信愛情了,因為離婚率持續走低。

副作用是,結婚率可能也快清零了。

所以怎麼說呢,「4月上海離婚率為零」帶來的感動,就如同在一個人的墓碑上刻下「你活完了你的一生」一樣感動。

消息是挺好的,可惜是廢話。

離婚冷靜期的時長是30天,我們小區的封控時長是75天,相當於2.5個冷靜期。

在封控前打算離婚的人,算是經歷了雙份的冷靜,應該已經不那麼急著想離婚了吧。

然而,「雙份冷靜」我們沒看到,倒是感覺他們如同灌下了double espresso一樣亢奮,離婚的熱情反而更高了。

上海復工後,最先擠爆的是離婚登記

6月在上海預約離婚的難度,不亞於4月搶菜的難度和5月走出小區的難度……

我真怕過幾天上海開始組織「團購離婚名額」了。

上海復工後,最先擠爆的是離婚登記

為了獲取真實情況,我昨天特意斗膽試了一下離婚預約流程。

首先,我學到了一些奇怪的知識——

上海復工後,最先擠爆的是離婚登記

這個預約,只是「預約離婚登記」。預約後到現場登記,然後還要再預約一次「冷靜期屆滿後30日內的預約離婚」。

也就是說,想離個婚,至少要經歷兩次預約+兩次到現場辦手續。

預約離婚目前的熱度堪比排隊做核酸,你想在你期望的日期去辦離婚手續的話,得靠「搶」的。

我還是第一次在「離婚辦理指南」上看到了諸如「席位」、「屆滿」、「爽約」這些詞彙。雖然感覺哪裡怪怪的,但我難以描述。

上海復工後,最先擠爆的是離婚登記

我先試了近期(半個月之內)的「離婚登記預約」。

結果是已經「全滿」,約不上。

然後我又想,步子邁大一些,膽子再大一些,時間放遠一些……

於是我又選了6月底和7月初的日期一試,結果……

上海復工後,最先擠爆的是離婚登記

6月30日約滿了也就算了,連7月6日也滿了。

怎麼回事?你一個離婚登記,搞得像買菜app一樣,每個時間段都選不上,你禮貌嗎?

能預約的最長期限就是30天,也就是說,如果你現在突然想離婚,那麼這個周期里是沒希望了,你只能等從明天開始算起的下一個周期。

溫馨小貼士:不妨把鬧鐘調到半夜12點,到時拼手速搶奪30天後的第一個離婚席位,也算是給自己一個大大的儀式感了。

我又一想,也許大家在家憋久了,離婚的和結婚的都顯得比較亢奮。

來也來了,要不我再試試結婚預約吧……

上海復工後,最先擠爆的是離婚登記

每一天的結婚登記預約都空得很,大家可以盡情結婚,預約卻寥寥無幾。

果然,約不上的永遠在騷動,很好約的都有恃無恐。

唉,4月的離婚率令人舒適,6月的結婚率卻有讓人擔憂啊……

說真的,今年這個形勢,對離婚和結婚都不友好。

尤其是離婚,真不容易,起碼要做到:1.預約能成功約上;2.要保持自己72小時保鮮;3.還要祈禱在這段包含了30天冷靜期的漫長等待期內,不會再次被封……

在上海,離個婚太難了!

然而,凡事都有兩面性,這樣的難度相當於延展了「冷靜期」的時長,無形中增設了一些緩和局面的優勢,讓一些比較懶、怕麻煩的夫妻一拖再拖,也許拖著拖著就和好了。

這充分體現了「非必要不離婚」的現實正向意義。

上海復工後,最先擠爆的是離婚登記

有人說「是這場疫情導致了上海離婚暴增」。

這說得可太籠統和龐大了,我都替疫情覺得冤,但又覺得它確實對夫妻關係有影響。

在封控期間,本來就心情不好、糟心事一堆的夫妻倆必須朝夕相處,會使原本的愛情加速化為親情,原本的親情加速化為兄弟情,原本的兄弟情加速化為戰友情,原本的戰友情加速轉變為敵情,如果你原本就只剩一點敵情了,那就直接化為灰燼。

520那天,我寫了一篇《再不解封,中年夫妻要處出感情來了》,現在想想不過是我頭髮長見識短,世界還很大,處出感情來的有,打出內傷來的肯定也有。

有的舊情復熾,有的恨意更濃。

但這些都是一種表現形式而已。婚姻里最露骨的悲哀,就是「看似天天在一起,卻變得越來越生疏」……而疫情封控就是硬生生地讓一些婚姻開始上演這一幕。

上海復工後,最先擠爆的是離婚登記

有位特別追求「精神潔癖」的朋友說:「我怎麼以前從沒發現我老公價值觀和我差距這麼大,忍不了,解封後第一件事就是去離婚!」

歸根到底,不存在「由於疫情導致離婚」,它只是個導火線,加速讓問題暴露出來而已,有問題的還是關係本身。

就算那些價值觀不同、生活習慣大相逕庭、教育理念也不一致、經常吵架的夫妻,經歷了疫情也不一定就想離婚,因為他們依然活在「可接受閾值範圍內」。

真正想離婚的,也許正是那些疫情之前生活在主動或被動營造出來的「烏托邦式婚姻」的想像之中,以為兩人會攜手一致對外,以為可同享福也能共患難,以為能摒棄自私、關鍵時刻保護對方……經歷了兩個多月的拋光,在與外界切斷、沒有對外的發泄窗口的情況下,只能對內解綁,本性完全暴露,不再為了迎合對方而去間歇性努力掩飾,於是想像幻滅,烏托邦坍塌,一時間難以承受。

上海復工後,最先擠爆的是離婚登記

比如網上有位女士吐槽老公在疫情封控期間躲在角落裡「吃獨食」。

如果是平常,一個人吃東西根本不算個事,但在封控期間,食物是家庭的緊缺物資,關係到一家人的命運的東西,女人往往顧全大局,先想著如何照顧家人不餓著。而老公偷偷吃獨食這個行為,已經不是「吃東西」的層面了,在女人眼裡,那甚至不是「你不關心我」、「你沒有責任心」的層面,而是必須上升到人品人格、素質素養、善惡是非、能不能過下去的層面……

所以很多男人不明白,為什么女人「為一點小事就炸毛」。都結婚那麼多年了,有些男人還是不知道總結經驗教訓,不懂得學習如何過好這一生,卻還在我行我素,你不被離婚誰被離婚啊。

上海復工後,最先擠爆的是離婚登記

而那些完全不需要依賴老公的女人們,總結出「人生苦短,何必委屈自己」的大有人在。

好多女人在封控的兩個多月期間,神經緊繃,沉浸在繁忙的搶菜、接龍、做核酸、查作業、打卡和填問卷之中無暇多想,封控結束鬆懈下來後,立馬就會開始「總結與思考」,每天面壁自問——我到底為什麼要結婚?是為了多做一個人的飯嗎?我一個人不能活得更好嗎……

i

上海復工後,最先擠爆的是離婚登記

當然,一個巴掌拍不響。

想離婚的不是只有女人,反之亦然。

婚姻是雙向選擇,離婚卻可能是某一方想結束。經歷了各種人生大事後,離婚的念想總會又個小高潮,男人也一樣。受疫情衝擊人的生活觀也許會變,變得不願意拘泥於婚姻、不願意和一個跟自己「已經完全不搭」的女人共度餘生的男人,也比比皆是。

離婚登記預約能從一復工開始就立馬排滿了一個月,就是最好的佐證。

上海復工後,最先擠爆的是離婚登記

但也不能過於悲觀。

經歷了疫情之後關係變得更加牢固的婚姻有嗎?那肯定也是有的。

比如我的一個朋友就是這樣,她說她和老公的關係就變了,從以前的劍拔弩張,變得溫和平靜。以前為了一點瑣事就能大吵一架,如今面臨很多重大事件都能心平氣和。

主要原因是:她和老公被封在了兩個地方,80天沒見面了。

由此我不得不又產生一個大膽的推測——不見面,是不是可以降低離婚率。

但降低離婚率對社會、對人類有什麼很大的意義嗎?

其實離婚率只是個「率」,不看結婚率地空談離婚率本來就不科學。

昨天我在上海市民政局官網上查了2021年的一些數據,結婚9萬對,離婚2.9萬對,淨新增結婚人數比火化遺體數還少……

上海復工後,最先擠爆的是離婚登記

上海的結婚率去年排全國倒數第二,離婚率卻是在排行榜上遙遙領先。

經歷了這個糟心的春天,很多人的情緒都有些負面了,哪怕本來對愛情很看好的年輕情侶們,如今都在看了別人家凌亂的婚後封控生活後,也開始恐懼婚姻。

上海復工後,最先擠爆的是離婚登記

疫情也讓我們真正認識到:沒有物質的婚姻就是一盤散沙。

如果失去了穩定的工作收入、失去了可靠的物質保障、失去了讓人放心的社會環境,而房價沒降、物價沒降、教育成本也沒降……那麼好多人是真的很現實的,就不敢結婚了。

不結婚,就沒有新的生育率了,只能薅來薅去薅那些已婚已育的人再生二胎三胎。

不管離婚率數據多麼漂亮,都是浮雲,沒有漂亮的結婚率,就沒有可持續發展的人口紅利。

想方設法阻撓離婚,說淺點是干涉婚姻自由,說深點就是讓很多人因為害怕離婚難而猶豫要不要結婚,這是在阻礙結婚……

所以希望有關部門還是多關心一下結婚率吧,什麼時候結婚預約和離婚預約一樣繁忙火爆,那說明我們的安全感回來了。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格十三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608/17590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