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宇清:病毒至今未去 民心卻已喪失

作者:

2021年4月18日紐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法拉盛遊行紀念4.25中南海和平上訪。(戴兵/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中共曾是蘇聯扶植的一個遠東支部。這個在無神論基礎上建立起來的黨本質是反人性,反傳統,反道德的,是真正的邪教!這個外來入侵者竊取大陸政權後,一直用暴力和欺騙,通過各種運動來維護其邪惡統治。今年以來,中共再次以防疫為名,開展了一場精神暴力政治運動,雖不見槍林彈雨,民眾卻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曾經的國際大都市上海,在這場運動中更是上演了和正在上演著各種悲劇,網上不斷曝出有人被活活餓死,有老人甚至被餓的吃屎,但終究還是被餓死了;其他被逼跳樓自殺,投水自殺,上吊自殺的亦不罕見。更讓人不能容忍的是生命尚存的老人被裝進屍袋拉去火化,幸虧被有心人發現才得以繼續存活。真是邪黨治下邪事多!

這還不算,在這場運動中,邪黨還養著一幫所謂的「大白」,他們可以肆無忌憚的隨意撬門入室消殺。以致國人在邪黨暴政下個人隱私全無,連人之為人的最後一點尊嚴,都被邪黨的鐵拳砸去了。

邪黨以為,這樣做了它的江山就可以長久穩固了。它們以為那些從出生就被灌輸黨媽狼奶的國人,都是它的狼崽子了!它以為面對暴力,大家只會低聲下氣的下跪、求饒和無底線的忍耐,任由它們踐踏侮辱,而不敢說一個不字。

然而事實證明,它們錯了。大家已對這個惡跡斑斑的邪黨徹底失望,大量民眾用鍵盤滑鼠投票,突破邪黨網絡封鎖,翻牆來全球退黨中心網站做三退(退出邪黨、團、隊等邪黨組織),以與邪黨劃清界限。暴政之下,病毒至今未去,民心卻已清零。

「粉紅」之心在「清零」中甦醒

我們先來看看這位山東的曾經的小粉紅初俊文都遭遇了什麼。他在聲明中說:「我本還算是一個擁護共產黨的人(小粉紅),一向唾棄那些反對政府政策的人。直到這次的煙臺疫情,我不幸感染了新冠肺炎,被共產党進行了強制隔離封閉管理。這期間我受盡了慘無人道的對待。我家門被焊死,無論是買菜還是工作都無法正常進行,嚴重影響我的正常生活。」

「我即使下跪去求他們,也無濟於事。一周前我甚至因為這件事曠工而失去了工作。通過這幾天的經歷,我才明白原先被我罵為是『賣國』『造謠』的人,他們說的都是事實。」

「在隔離期間,我通過翻牆了解了很多關於共產黨的邪惡真相,這才知道自己一直以來都是同惡魔為伍。我為自己以前的愚昧無知感到羞愧。今天,藉由這個平台,我在此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共青團與少先隊等一切組織。希望更多中國人民能夠看清中共的真面目,願這個暴力機器儘早停擺。」

一邊貪官狂賺一邊民不聊生

來自大陸黑龍江的尹凡先生聲明:「……這次疫情,中共的極端清零政策,讓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生在這個國家有多麼悲哀。公職人員在家啥也不用干,工資照發,而老百姓卻被隔離在家坐吃山空。看看上海,外省援助的蔬菜都被有關係的官員高價賣給了百姓。甚至有的人為了多賺錢,都能說出疫情千萬不要結束的話。」

他說,「中共乾的壞事早晚會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本人聲明,由內心深處與中共劃清界限,儘管我不是黨員。中共遭到報應的時候,我不願意與邪黨陪葬!「

來自大陸上海的房正高、任菊慧倆人聲明中這樣說的,「上海疫情讓我們看清了一切,中國共產黨就是邪黨,它不顧人民的安危,堅持清零。外省援助的物資一批又一批的被官商勾結的超高價販賣,寧願爛掉也不發給居民,2022年-2023年希望中共倒台,實現真正民主!」

防疫就是升級版「文革」運動

「極端野蠻的文革式防疫,私闖民宅,未經戶主同意胡作非為噴射消毒液,這和土匪破門而入打家劫舍有多大區別?這一幕發生在當今中國金融中心的上海,實在是駭人聽聞。各地方政府害怕中央問責導致亂象叢生,最終全國百姓來承擔中共惡行的後果。中共統治下的老百姓太苦了,聲明三退。」來自上海的錢百搭說。

而另一個位來自大陸的王少則聲明:「如今防疫已經成為一場政治運動,和當年的大躍進和文革一樣,受苦的還是老百姓。不知道這場災難還要持續多久,而這一切都是人禍。本人聲明退出少先隊和共青團,做一個乾淨的中國人。」

邪黨一切都為維護其政權

「生長在中國大陸,本以為很幸福。我現在上海工作,通過這次封城,讓我感受到這個魔鬼真的很恐怖。他們從來不為百姓著想,只會為自己的政權想方設法打壓我們,對我們的生死不聞不問。幸運遇到有緣人和我說了這個邪惡黨的種種劣跡,讓我更加清醒的認識到這個邪黨的邪惡本質。」來自上海的黃安安說。

他說,「今天我鄭重聲明退出曾經加入的中國共產黨少先隊和共青團組織,徹底與這個魔鬼脫離一切關係。天滅中共!」

「經過這次疫情,讓我們更進一步認清了共產邪黨的邪惡本質。它們為了所謂的政權穩定,不惜犧牲廣大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危。我們特別聲明:退出共產邪黨組織,與邪黨徹底划算界限。為自己生命的永遠負責。」來自大陸的劉天成,關海等二人在聲明中這樣寫的。

邪黨只要歌功頌德不管人民死活

來自上海的羅齊、張新同、葛一傑等三人發布聯合聲明說:「新聞聯播、人民日報等『牆國』媒體只會對政府歌功頌德,對百姓疾苦永遠不聞不問。例如這次上海疫情,我們明明連飯都沒得吃,都有人被餓死了,新聞聯播上播的卻永遠是物資充足,百姓幸福,一片歌舞昇平。」

「真××噁心死了!在邪黨的詞典中根本就沒有羞恥二字!如此惡毒的邪黨,不亡能行嗎?!我們不願成為邪黨的奴隸,因此要退出邪黨,抹去獸印!」

陳麗娟女士則在聲明說:「上海疫情爆發後當地政府把這座城市搞得烏煙瘴氣。封城前政府強調不必囤糧,結果一下封城這麼久,到現在連一片菜葉子都沒發過,家裡東西吃完了只能等著被餓死。」

「前天我們小區居然還讓黨員主動前往抗疫一線去送死,昨天又要搞什麼晚會為上海政府歌功頌德。封城後,有人哮喘病發作了,卻因為沒有核酸檢測報告不能去醫院看病而去世,嬰兒發高燒被醫院拒絕,百姓不堪壓力上吊自殺……」

「對這些,政府都假裝看不見,繼續在新聞聯播上宣稱『物資充足,市民不要擔心』。政府還通過網上刪貼封號企圖捂住大家的嘴,我的QQ就是因為發了批評上海抗疫的話, QQ號被永久封禁。」

「我上大學時因為聽信共匪的花言巧語入了黨。現在我認識到共匪為了政績甚至可以害死百姓。這比納粹,比希特勒惡毒一萬,一億,一萬億倍。我要退出這個黑惡勢力,抹去獸印,同時希望我下輩子投胎到美國日本。此生後悔入華夏,來世不做中國人!」

看來陳女士的心,被邪黨的惡行傷透了。

此處有個地方要給陳女士糾正一下:中共不等於中國。中國有五千年神傳文化歷史沉澱,中國人自古崇尚「仁、義、禮、智、信」。咱們自古就有「東土難生」的說法,說明大家都嚮往轉生華夏。是這個中共邪黨篡政後,把咱們的泱泱大國禍害的民不聊生,國不像國,像個大監獄。相信邪共解體後的中國,會回到那個燦爛輝煌的文明華夏。

結語

像這樣的三退聲明還有很多很多,不少人或許以前還對中共抱有那麼一點點幻想。這次疫情真的像有人在「三退」聲明中說的是一面「照妖鏡」,把邪黨的醜惡嘴臉徹徹底底曝光出來。看清共匪的邪惡本質後,他們知道這個惡黨是一切罪惡的根源,是這一切災難的根源。他們選擇了「三退」(退出中國的黨、團、隊組織),不與邪惡為伍,不為邪黨站隊,徹底與之切割,劃清界限。

看清邪黨嘴臉的你,還願意繼續與邪惡為伍嗎?趕緊行動起來去退黨中心的退黨網站做「三退」,為自己的生命做個最最正確的選擇吧!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614/17620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