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權威傳記作者:俄烏戰爭的根源與目的

澤倫斯基不能指望更多。地緣政治的現實是,普京想得到更多。美國孤立主義者應該好好讀一讀關於地緣政治現實的簡短教程。五角大樓的整個高層都應該被解僱。北約和美國應該提供必要的武器,以通過談判結束戰爭。只要俄羅斯人能夠從空中殺戮和恐嚇烏克蘭平民而不受懲罰,戰爭就會繼續下去,悲劇就會變得更大。

2022年6月5日,基輔遭到俄軍空襲,烏克蘭表示一個鐵路車輛維修設施受到了4枚飛彈襲擊

現在應該對烏克蘭戰爭的起源和目的進行全面的事實核查了。

隱藏在這一事件之下的問題是,除俄羅斯外的14個加盟共和國的最終處置。這些共和國於1991年脫離蘇聯,並導致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解體。俄羅斯從未承認這些脫離的合法性。這些分離是由有關司法管轄區的政府和立法機構在突然之間完成的,沒有國家分裂所需的形式和合法性。

由於不費一槍一彈,蘇聯就像蛋奶酥一樣垮台了(在雙方經常相互威脅要進行核毀滅的冷戰之後),包括俄羅斯和美國在內的主要大國做出了許多承諾,但沒有一個得到遵守。當最後一位蘇聯領導人米哈伊爾‧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同意德國統一時,當時的美國國務卿詹姆斯‧貝克(James Baker)向他保證,北約不會向德國東部推進「一英寸」。

當時的總統喬治‧H‧W‧布希(George H. W. Bush,老布希)在1991年向烏克蘭議會發表了被尼克森演講撰稿人威廉‧薩菲爾(William Safire)稱為「基輔雞肉演講」(Chicken Kiev speech)的著名演講。老布希建議烏克蘭議會繼續與俄羅斯合併。包括俄羅斯和美國在內的所有主要大國都向烏克蘭、白俄羅斯和哈薩克斯坦承諾,它們的邊界將得到尊重,作為交換,它們將在1994年放棄從蘇聯繼承的核武器。

毋庸置疑,所有這些莊嚴的承諾幾乎一經作出就被遺忘了。在接下來的幾年中,北約接受了波蘭、匈牙利、捷克共和國、斯洛伐克、保加利亞,還有拉脫維亞、立陶宛和愛沙尼亞這三個蘇聯的組成共和國為成員。它們在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前的200多年裡,就已經完全融入俄羅斯。

喬治‧W‧布希總統主張最終在2008年接納烏克蘭和喬治亞加入北約,但由於俄羅斯入侵了喬治亞兩個主要講俄語的省份,並嚴重干預烏克蘭事務,這一提議被推遲了。俄羅斯的干預使克里姆林宮在烏克蘭的一個徹頭徹尾的傀儡——維克多‧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ich),在2010年當選總統。而西方的反干預使他下台,並於2014年被彼得羅‧波羅申科(Petro Poroshenko)取代。

必須承認,俄羅斯入侵後,烏克蘭拿出了鼓舞人心的行動,但是這之前烏克蘭從未表現出任何成功自治的能力。它是俄羅斯人、立陶宛人、波蘭人和韃靼人組成的種族大雜燴,其超過4000萬的人口中約有六分之一講俄語。

對導致這場戰爭的可能解釋是,西方對烏克蘭加入北約的時斷時續的誘惑與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的野心相衝突。普京是自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Leonid Brezhnev)以來俄羅斯最有野心的領導人,他的理想是維護俄羅斯對其前蘇聯共和國的部分權威。

毫不奇怪,普京認為現在是採取行動的時候了:美國從阿富汗逃亡的難以想像的混亂以及美國完全未能闡明任何關於前蘇聯的一貫政策,這很可能使他相信,這是他開始重新組建由彼得大帝、葉卡捷琳娜大帝、一些小沙俄君主和約瑟夫‧史達林250多年以來所組建的非自願的民族聯邦的機會。

許多讀者還記得喬治‧W‧布希總統的無稽之談。他斷言,當他直視普京眼睛時,普京對十字架的重視令他感到放心。美國總統巴拉克‧歐巴馬(Barack Obama)通過扣壓向波蘭和捷克共和國承諾的反導防禦系統來安撫普京,似乎這種防禦性武器可以被視為對俄羅斯的遠程挑釁。

五角大樓接受了唐納德‧川普總統授予它的巨額預算,卻未能在高超音速武器方面跟上俄羅斯和中共,未能為美國的尼米茲級(Nimitz)航空母艦提供足夠的反導防禦,並可能在某些火炮領域有同樣的失敗。種種如此都加劇了目前的混亂。這也許可以解釋為什麼美國和北約普遍被普京訴諸核武器的荒謬威脅所嚇倒。

因為這種武力恐嚇——其比蘇聯領導人尼基塔‧赫魯雪夫(Nikita Khrushchev)在1950年代的滑稽威脅更不可信、更令人傷腦筋——總統喬‧拜登允許五角大樓拒絕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所作的公開承諾,即幫助向烏克蘭移交波蘭戰機,因為會使戰爭「升級」。(俄羅斯入侵算是什麼?)同時,拜登拒絕向烏克蘭提供高空防空飛彈和任何以進攻性武器對俄羅斯空襲烏克蘭平民進行回應的能力。

除了烏克蘭政府在軍事和公共關係方面出色地發揮了自己的作用之外,在目前的衝突中,雙方幾乎犯下了所有可以想像到的錯誤。普京和他的顧問們如何會認為,他們能夠僅憑15萬兵力,就能占領一個擁有4000多萬人口,由一支訓練有素的軍隊和50萬名裝備精良的預備役人員保衛的國家,這是不可想像的。

烏克蘭擁有高人力資源的優勢,除非俄羅斯進行總動員,而那將是非常不受俄國民眾支持歡迎的,而且對於一個GDP低於加拿大的國家來說,那也是非常昂貴的。烏克蘭的優勢在於其大部分戰爭費用由富裕的北約國家支付。從這個意義上說,俄羅斯政府聲稱俄羅斯正在與整個北約交戰,這一說法是可信的,一些保守的孤立主義美國評論員對此也表示贊同。

但是,那些美國評論員聲稱烏克蘭對西方沒有戰略價值的說法是沒有道理的。它正在為實現民主做出真誠的努力,它正在承受一個殘酷的、完全非法的和無端的攻擊。允許俄羅斯在這項犯罪行為中取得成功的後果將提供令人信服的證據,表明美國正在不可阻擋地衰落,並且隨著克里姆林宮朝著破壞冷戰中西方劃時代的戰略勝利邁出巨大一步,美國和盟友搖搖欲墜的時代將開始。

讀者會痛苦地回憶起烏克蘭戰爭開始時,拜登和參謀長聯席會議的徹底失敗主義。當時人們預計基輔將在幾天內被占領,拜登提出撤離總統弗拉基米爾‧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及其家人,並對俄羅斯盧布成為「瓦礫」和制裁的強度發表了一知半解的評論。因為這些制裁被世界上155個國家忽視,因此看起來千瘡百孔。

當烏克蘭抵抗的力量變得清晰時,拜登說普京瘋了,病了,是一個「戰犯」,政權更迭是必要的,而他在普京的幼稚的核威脅之前又退縮了。西方的戰爭目標非常不清晰。大量的援助在某種程度上實際上替代了向烏克蘭提供他們所需的武器,而為烏克蘭提供那些武器才能真正結束戰爭。

正如我在這場戰爭開始之前所寫的那樣,只要我們向俄羅斯人做出一些關於他們在烏克蘭傳統地位的承認,比如在俄羅斯宗主權下,烏克蘭使用俄語的地區進行自治,但同時確定俄羅斯和北約對烏克蘭修改後的邊界的安全有鐵的保證,如果這樣,我們就有能力確保烏克蘭在西方被承認為一個主權國家。

澤倫斯基不能指望更多。地緣政治的現實是,普京想得到更多。美國孤立主義者應該好好讀一讀關於地緣政治現實的簡短教程。五角大樓的整個高層都應該被解僱。北約和美國應該提供必要的武器,以通過談判結束戰爭。只要俄羅斯人能夠從空中殺戮和恐嚇烏克蘭平民而不受懲罰,戰爭就會繼續下去,悲劇就會變得更大。

作者簡介:

康拉德‧布萊克(Conrad Black)40年來一直是加拿大最傑出的金融家之一,也是世界最大的報紙出版商之一。他是富蘭克林‧羅斯福和理察‧尼克森的權威傳記作者。最近,他的著作《唐納德‧川普:一個與眾不同的總統》(Donald J. Trump: A President Like No Other)的更新版出版。請關注康拉德‧布萊克與比爾‧貝內特(Bill Bennett)和維克多‧戴維斯(Victor Davis)和漢森(Hanson)的播客「學者和理智」(Scholars and Sense)。

原文「The Origins and Purposes of the Ukrainian War」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621/17652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