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經濟新秀來勢洶洶 轉型期的中國焦慮蔓延

近幾年來在東南亞的越南經濟發展快速崛起引起了國際上的注意,各國的消費者也發現許多低端的勞力密集產品有更多來自越南,而對於同樣有大量勞力密集工業的中國,在越出出口額超越深圳時,在中國引發不小的震撼,更多大陸民眾擔憂越南會取代中國的勞力密集產業。其實這樣的心理反映出來的並非認為越南將成為中國競爭的壓力,而是對大陸自身其產業轉型能否成功的焦慮。

越南今年上半年越南GDP同比增長6.42%,失業率降到幾乎是全球最低水平的2.48%,各項數據都顯示其經濟成長強勁且健康,不少中國民眾擔憂大陸經濟會被越南趕超。圖為越南湄公河水上市場。(圖/路透)

近幾年來在東南亞的越南經濟發展快速崛起引起了國際上的注意,各國的消費者也發現許多低端的勞力密集產品有更多來自越南,而對於同樣有大量勞力密集工業的中國,在越出出口額超越深圳時,在中國引發不小的震撼,更多大陸民眾擔憂越南會取代中國的勞力密集產業。其實這樣的心理反映出來的並非認為越南將成為中國競爭的壓力,而是對大陸自身其產業轉型能否成功的焦慮。

近2年來世界各國受到疫情的衝擊,經濟狀況起起伏伏,但今年以來因毒性較低的Omicron讓許多國家放寬防疫政策,經濟活動也慢慢回復正軌。越南在疫情過渡也較為順利,很快地回復了製造業生產活動,經濟數據極為亮眼。相較之下,大陸因嚴格清零政策而擾亂了社會與經濟生活,與越南之間形成更大的落差,一時之間「越南是否會成為下一個中國」成為大陸與亞洲各國熱烈討論的話題。

今年上半年越南GDP同比增長6.42%,失業率降到幾乎是全球最低水平的2.48%,通脹率控制在2.44%,尤其是第2季度GDP增速高達7.72%,創下10多年來新高。各項數據都顯示其經濟成長強勁且健康,許多國際機構在下調各國經濟增長預測值的同時上調越南的經濟增速,並把過去30年來對中國經濟表現的讚美詞彙送給了越南。滙豐銀行(HSBC)發布的2022年7月《越南速覽報告》中,將越南2022年的增長預測從之前的6.6%,上調0.3個百分點到6.9%,並認為其經濟增速可望引領整個東南亞國協地區。這些表現對於今年受困於疫情的中國經濟而言,更令中國民眾不勝唏噓。

在越南北江省雲中工業園區內,由中國企業投資的越南光伏科技公司引進十多家大陸同類和上下游配套企業,迅速在越南形成完整產業鏈。(圖/新華社

越南人口平均年齡低,勞動力豐富,是近年來製造業快速發展的有利因素。圖為越南民眾排隊等候為機車加油。(圖/美聯社)

大陸的經濟專家的分析認為,越南經濟亮眼的表現加強了外界對於中國製造業向東南亞轉移的討論,而自美國川普政府時期對中國產品大幅加稅後,在中國的製造業又加快了向越南轉移的腳步。其實從更早的時間觀察,早在本世紀之初,珠江三角洲就有很多台商與外商開始向越南轉移,連大陸本土廠商也跟著一起移動,主要原因則是廣東地區生產與經營成本日益升高,美中貿易戰開打之後,轉移數度加快,東莞、清溪、順德等地的空置廠房愈來愈多,相關服務業市況早已大不如前。許多大陸經濟專家對此並不以為意,認為這種轉移是中國供應鏈網路外溢的結果,也是大陸經濟從勞力密集往技術與資本密集轉移的契機。

越南於3月15日開放邊境,全面恢復國際旅遊,使其對外經濟活動迅速回暖。(圖/新華社)

這些年因應國際企業的轉移趨勢,越南政府也順勢推出經濟戰略規劃,要爭取成為世界工廠,在2035年成為高收入國家。越南學習中國吸引外商的做法,不只是耐吉、愛迪達、優衣庫都到越南設廠,接著三星也開闢了大規模的科技園區,蘋果最近也將訂戰轉移到胡志明市的台商手上。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經濟學教授戈登.漢森(Gorden Hanson)曾就此分析稱,如果國際企業必須選擇「下一個中國」做為生產基地,那就是成長最快的越南或孟加拉。

旅遊業是越南重要收入來源,近年來越南中部廣南省發展以自然風光和少數民族文化為特色的綠色旅遊產業,吸引了更多國際遊客。(圖/新華社)

據十多年前將廣東工廠轉移到越南的台商表示,這些年來越南胡志明市的房地產實在漲得不像話了,連前華人首富李嘉誠都看好越南地產業的發展前景。越南官員也因此志得意滿,在2020年的一份有關越南經濟成長的官方報告中,還悄悄地把10年趕上中國人均GDP的預估目標提前了5年,引來大陸產官學界的群嘲。令人意外的是,2020年到2021年中國疫情對經濟影響較小,未料2022年卻因Omicron而嚴重影響工業與金融重鎮上海,經濟受創深重,至今尚未恢復,年度GDP成長目標4.7%恐怕也很難達成。如果越南達到幾個機構預估的7%左右的成長率,要達到官方誇下海口的目標,並非沒有可能。

當然,中國的經濟體量與產業結構和越南差異極大,要直接這麼比較也不見得有什麼意義。當年勞力密集產業由中國遷往越南並非是越南條件多好,而是因為中國生產成本升高。但是令外界感到有些意外的是,遷往越南的廠商並非只有低階的勞力密集產業,愈來愈多高附加價值產業轉往越南,恐怕不只是生產成本問題,應該還有其他更深層的原因。

中國製造業與越南有極大差異,許多中國人擔憂越南成為中國競爭對手,其實是擔憂中國自身經濟轉是否能成功。圖為中國承建位於胡志明市的越南首條城市輕軌項目。(圖/新華社)

總之,雖然越南與中國經濟與社會結構難以直接比擬,但目前大陸經濟因疫情與政策受困的窘境,確實會讓中國民眾特別注意到這個精壯且意氣風發的鄰居。對越南的關注與其說是感受到競爭壓力,不如說是中國對自身經濟轉型的憂慮。一個正在轉型的經濟,趕上人口與社會結構也處於轉型期,加上國際環境巨大改變,中國所面臨的多重挑戰複雜且困難,如果轉型不成,越南這類型的競爭對手又追了上來,中國將很難找到一條安穩的退路。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中時新聞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715/17758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