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上海78家盲人店主集體維權

近日,上海盲人按摩店經營者在上海殘聯門口集體維權。(視頻截圖)

上海78家盲人按摩店的老闆集體維權,遭當局鎮壓。有盲人按摩店老闆7月27日向大紀元反映,自6月以來,他們多次集體去上海市殘聯上訪,要求租房補貼等救助。他們不但被殘聯拒之門外,還被警方限制人身自由。

殘聯大門緊閉盲人腳趾被夾出血

今年3月下旬至6月初,在上海疫情封控期間,很多盲人經營的按摩店被迫關閉。自六月以來,78家盲人按摩店的維權代表,多次集體到上海市殘疾人聯合會(殘聯)上訪,要求租金補貼、疫情補貼和立即復工復產等,希望殘聯幫助他們度過難關。

一段視頻顯示,眾多盲人聚集在上海殘聯門口,打出維權橫幅,並高喊口號:「殘疾人要補貼,殘疾人要生活,我們要見殘聯領導!」

視頻中,有盲人維權者被警察限制自由。「你看,我們這些盲人全被關在裡面,不讓我們出去。中午吃飯也不讓出去。你看,這就是警察對付殘疾人的手段。」

浦東一位盲人按摩店老闆廖先生7月27日對大紀元表示,自6月以來,盲人按摩店經營者多次集體到上海殘聯維權,有一次,殘聯強行關閉大門,不讓盲人進去,結果雙方爆發衝突,一名盲人的腳趾被殘聯的大門夾傷,鮮血直流。

廖先生說:「6月29號,把我們圈到院子裡面,警局(的人)裡面看著。(維權者)大概五十多人。因為他(殘聯)不讓我們進去,有一個女的,在殘聯推門的時候,腳壓骨裂了,也沒有治療。她現在一個多月也不能下地,都是在輪椅上。」

廖先生說,當天,公安人員把他們都騙到一個院子裡,限制人身自由。

他說:「那邊警局的人說,『殘聯領導在另外一個地方接待你們,給你們登記解決問題。』把大家騙到一個院子裡面,在殘聯附近,然後鐵門關起來,裡面十幾個警察,外面十幾個警察,不讓盲人出來,怕社會上人知道。也不能拍照,他怕社會影響不好。關了大概三四個小時吧。盲人要出去吃飯,也不讓出去,就在喊。有的盲人說,警察打人了。

「殘聯來說,那個區、街道來解決我們的問題。把大家騙走了。然後,我們區和街道回去以後,一直到現在也沒解決問題。」

當局欺負殘疾人

廖先生對大紀元表示,盲人們持續去上海殘聯上訪,但問題一直沒有得到解決。

廖先生說:「7月6號也來了十幾二十個人(維權),然後,今天(27日)來了八九個人,到現在都沒有任何回復。」

廖先生說,他們要求見殘聯的領導,但被拒之門外。「在殘聯,要見領導,他們不讓我們見。大家推門,就有點衝突了。他們態度很差。今天也是說,「你們不要無底線」,說我們撒謊(腳受傷的事),罵我們殘疾人,我們本來就是個弱者,現在這麼欺負我們。」

廖先生說,從三月底封城,就沒生意了,沒法活了。

他說:「三月底封城的時候,我們就沒生意做了。城管讓廣告牌拿掉,藉口兩會,兩會在北京,跟上海有什麼關係呢?

「我們大多數都是盲人,我們盲人,百分之九十九的,基本都是做盲人按摩,沒有其它的行業可選擇。我們自食其力,憑自己的雙手來努力,平常也沒找過殘聯幫忙。這次是疫情,實在是沒辦法了,沒法生存,要倒閉,沒法活了。

「找殘聯幫我們反映,殘聯是我們的組織機構,是我們的娘家,讓他們來發聲,到市政府,申請這個救助,因為全國很多地方都有。三四線城市都有,大上海是領頭羊,這麼大一個國際城市,不可能不管我們最底層的、最可憐的盲人,對吧,現在是不管不問。」

屢次上訪未果網上帖子被刪

廖先生對大紀元表示,6月以來,上海78家盲人按摩店的代表集體上訪至少6次,至今沒有任何答覆。

他說:「我們開盲人按摩店不能營業,就沒有任何收入。現在,我們是向上海市殘聯訴求,是申請房租救助。現在任何反應都沒有,我們已經來了六次反映(情況)了。上海信訪我們也去了兩次了,現在沒有任何答覆。

「我們第一次是5個代表。6月6號,來到市殘聯信訪這邊,剛開始說,是疫情不接待,在外面把我們78家盲人按摩店的訴求材料接了。6月14號,我們又來了,還有其他經營者一起來的,十幾個人吧。6月21號,我們大概二十多個人又來了,打橫幅,用喇叭喊『殘疾人要生活,殘疾人要見殘聯領導』,也是沒解決問題。」

廖先生表示,6月29號,大概有五十多名盲人再次去上海殘聯上訪,因殘聯強行緊閉大門,不讓他們進去,雙方爆發衝突,一位盲人的腳趾被大門夾至骨裂,血流不止,殘聯工作人員不予救治,也不聞不問,態度極為冷漠。他們的訴求亦未得到解決。

「後來,7月6號,大家又去,還是沒有解決。然後,大家就寫信給『中殘聯』領導,然後,很多地方轉帖子。」

廖先生說,當局刪帖封鎖消息。「現在很多公眾號啊,微博上都在轉載,但是被他們刪除,政府不讓發,把有的公眾號上的文章都給屏蔽掉了。我們轉視頻,轉發消息,很多都發不掉,有的發了被刪除,有的視頻也轉不出去。現在我們轉發的東西基本都被刪除掉了。」

(網絡截圖)

據網上流傳的署名上海殘疾人協會的「情況說明」中稱,對於「網上出現盲人推拿店求救無門,面臨倒閉的傳聞,上海市殘聯已於6月24日給予答覆」。對此,廖先生表示,這是假新聞。

他說:「7月15號出了個假新聞,說對這些盲人做了好事了,弄了房租啊,做了好事。其實,什麼都沒有啊!」

大紀元記者7月27日致電上海市殘聯,求證廖先生反映的情況,一名接聽電話的女工作人員要求記者留下聯繫方式,但未回答記者提出的任何問題。

求助殘聯屢遭拒盲人看不到希望

廖先生表示,有人對參與維權的盲人說,「要體諒政府,體諒國家」。對此,他表示,「我們也在拼命地工作創造價值,不給社會增加負擔。但是,當你們沐浴在陽光下,穿行在城市中的時候,你們有沒有想過,有一群人,他們從來不知道這個城市的霓虹是有多美,天空有多蔚藍?他們不知道自己的父母長得什麼樣子,也不知道自己長得什麼樣子,更不知道自己的愛人長得像什麼樣子,甚至連自己的孩子長得什麼樣子,也都不知道。

「如果沒有人幫助他們,就連自己的家門都走不出去。他們無數次想睜大眼睛,想看看這個世界的美,想知道,清晨和黃昏有什麼區別,想知道白天黑夜到底有什麼不同?

「每次我愛人跟我說,我就想看看你長什麼樣子的時候,我的心就像被一隻手狠狠地捏住了一樣。我真的好想好想把我的眼睛掏出來,把僅存的微弱視力給她。當他們遇到自己無法抗拒的困難的時候,摸著黑磕磕絆絆去找殘聯求助,卻遭到殘聯的拒絕和不作為,不是我們沒用,也不是我們不想努力,實在是失去了光明。

「以後的生活實在是太艱難了,你們也可以試一下,把你雙眼蒙起來,你試著去生活10天半個月感受一下,也許你們就知道,這種在黑暗中掙扎度日的感受了!」他說。

廖先生表示,7月10日,他們又向中國殘聯申訴,至今沒有收到回復。他感到真的很無奈。

盲人訴求合法被逼上梁山

上海長寧區一家盲人按摩店的老闆李先生7月27日對大紀元表示,盲人維權是合法訴求。

他說:「維權過程就是按照《殘疾人保護法》,這個是合法的訴求。維權時橫幅當場就收掉了,包括我們現在的微信群都是被監控的。只要我們在群里說什麼,比如說約好了,然後再去市政府那邊去,馬上就被阻止了。有些民警,也不知道是哪個部門,在店門口攔著。我有的時候就被他們攔掉了,有的人是在地鐵攔住,不讓去上訪。」

「一共合起來至少上訪了六次。前兩次接待我們說,幫忙處理,然後問題一直不處理。然後,我們人越聚越多,政府說,沒有對口的政策,駁回上訪。

「最大的訴求是,參照國營房子六個月補助,我們也要享受相同的待遇。第二就是,在這個疫情期間,我們虧損了很多,需要一些救濟補助。我這家店虧損十一萬元左右。所以要求政府救濟。

「還有一個就是,據我知道,不算是我們這個群體,比如像一些憂鬱症之類的,就光我知道的自殺的,附近就有四起。這個政府也不給報導。甚至有些正常人也自殺了,哎!」

李先生表示,如果得不到政府救助,他的店面臨倒閉,不知該怎麼辦。

他說:「我們店真的要倒閉,大概影響的就是十幾個人,面臨著重新找工作的問題。如果一直不管我們這群體,我們肯定一直會跟政府反饋下去。這些人失業的話,對社會來講,其實是不穩定的,我們肯定要沒飯吃了,你說我們怎麼辦?」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記者趙鳳華、顧曉華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730/1782651.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