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胡錦成:官員們,誰給了你們否定專家們的底氣?

作者:

曾經的史大林的死忠粉赫魯雪夫,在史死後說:他是神嗎?他去指導科學家怎樣搞科研,他去指導教育學家怎樣搞教育,他去指導文學家怎樣寫藝術作品,他去指導律師怎樣打官司,他就是喬治亞的一個農民,他憑什麼啥都懂啊?因為他是領導,所以他可以無法無天。

赫氏這句話說的雖然給力,但並不準確。老史固然是無法無天,但讓老史啥都敢去指導的並不是因為他的蠻橫,而是因為他的自信。在他的邏輯系統中,他是掌握了最權威的宇宙真理的人,而這種顛撲不破的真理毫無疑問是萬能的,也就是用在什麼上都是好使的。那麼他還有什麼東西是不會或不懂的呢?不但會,不但懂,而且是比所有的專家都更會更懂。

能產生這樣想法的,不僅有老史這樣權勢熏天的人,也有老李這樣的芸芸眾生之一。

老李,李子豐,燕大教授。此人多次向愛因斯坦發出挑戰,誓言推翻《相對論》。一次不成就來二次,二次不成,就來三次,三次不成,子子孫孫無窮匱矣。

李教授否定愛因斯坦的理論武器據說就是馬克思主義。

李教授也許明知道自己在扯犢子,問題是你敢說他是在扯犢子麼?或者說你敢置疑馬主義是萬能的麼?

我也不敢。

老李是燕大教授,但這個燕大不是燕京大學,而是燕山大學,雖然兩個大學都曾經或正在簡稱為「燕大」。

燕京大學的校訓是「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務(Freedom Through Truth For Service)」,燕山大學的校訓是「厚德、博學、求是」。

我們很多的大學的校訓里都有「博學」二字(如果沒有「博學」,也會有類似的什麼學,例如我校的「礪學」),這在我看來純屬湊字,大學如果還不追求博學,你讓敬老院去追求博學合適麼?

有好事者調查了全國上千所大學的校訓,得出的結論竟然是沒有一個校訓里有「自由」二字,如果你的學校有,請發給我,我好拿去打他的臉。

沒有「自由」作為校訓的大學,很難會有自由的學術,官大一級就才高一斗的認知也就很容易成為了共識,拉大旗作虎皮也就成了常態。

於是,當李子豐拉上大旗時,他就成了李子柒,大家都知道裡邊裝的是什麼,但大家都不會說出來。

老李並不是一個不學無術的人,他是一個著作等身,發明累累的博導,他是一個油氣鑽采工程方面的專家。

但我們古人都知道「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油氣工程雖然也要用到一些物理知識,但那些物理知識絕對不會超過高三物理的範疇李政道和楊振寧博士跟你說的物理你和我一樣也都是鴨子聽雷,更不要說愛因斯坦跟你說相對論。

老李之所以敢叫板老愛,只是因為他自以為他是唯物主義者,然而搞笑的是,史上獲得諾貝爾科學獎的80%以上都是信基督、信上帝的,也就是基本上都是唯心主義者。

這個時候,你喊破嗓子要聯合起來,也不會有人來入你的杆子了,因為是人都是要臉的。

沒等秋風起,老李就已經成為了明日黃花。但總有一些人會來填補老李留下來的空白,他們以為自己掌握了絕對真理就可以跨界去指導甚至批評各個行業的專家,比如又有官員批判傳染病學專家張文宏

此番令我們的官員勃然大怒的是張文宏的一句話:我們要準備與病毒長期共存。

官員憤怒的是,我們怎麼可以與病毒共存?我們與病毒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有他沒我,有我沒他,要他要我,要我要他,三爺你就看著辦吧。

可是,上官老爺,您知道麼,這世上有數以萬計的病毒是產生於幾十年,幾百年,幾千年,甚至是幾萬年以前(見《請善待細菌和病毒,也許最終能夠拯救人類的只有它們》)。科學家告訴我們,很多致病病菌在分支系統圖中,與一些家畜身上攜帶的病菌有著很近的親緣關係,也就是說它們在分子遺傳學上具有相似性。而且,通過追溯古人類馴養動物的歷史軌跡,科學家們發現,隨著馴化時間增長,人類與家畜之間的共有傳染病也逐漸增多。

像狂牛症、禽流感、麻疹(牛)、口蹄疫、肺結核(牛)、流行性感冒(豬和鴨)、百日咳(豬和狗)、惡性瘧疾(禽鳥)等疾病,都是在一萬年前由馴化動物傳染給人類的。

那些一萬年前出現在我們人類身體裡的病毒或細菌,每一咱都與我們共存了上萬年,如果我們的祖先當年都有我們的官員一樣的骨氣,不肯與他們共存,那還會有你和我麼?

如今的世道固然有太多的偽專家,但平心而論這些偽專家的出現大多是因為作了官員們腦子一熱而冒出虎話的應聲蟲。

比如某個大領導一說要畝產萬斤,某專家就會說如果把太陽能轉轉化成澱粉,就是畝產十萬斤也不成問題。

問題就在於如果,如果植物能吸收全部太陽能,地球就會下降到絕對0度,一切東西都會化為粉末,還長個毛呀。那麼只吸收十分之一呢?那也都凍蔫了呀。當然,我們也不可能把整個地球表面都種上莊稼,自然也就不必考慮某一局部地區熱量是不是夠用,但是我們是不是還要考慮各種營養物質能不能供應得上,畢竟糧食不是只由二氧化碳和水合成的。就算是各種營養物質都十分充足,我們的種子是否能夠擔負起這樣光榮而艱巨的任務還是一個問題,要知道袁隆平種在實驗田裡的高產稻畝產也不過一千多公斤。

官員們憑著自己的頭腦一熱,就去批評甚至就去指導專家,其後果只能是要麼把真專家都逼成阿諛奉承的偽專家,要麼把真專家逼成一聲不向的死專家。

眼前的情形是這樣的:

專家A:完全存在與新冠病毒長期共存的可能性。

專家B南京疫情新思考,要學會與病毒共存。

專家C:新冠病毒可能將與人類長期共存,可能要定期打疫苗

專家D:疫苗是戰勝傳染病的終極武器,新冠病毒可能和人類共存。

高官:與病毒共存絕不可行,有你無我,你死我活,必須御病毒於國門之外。

呵呵,你怎麼看這場口水官司呢?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花月滿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731/17829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