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全球主串流媒體興奮了!美國、歐洲、亞洲加速脫鉤中共

—全球經濟與中共脫鉤正在加速

國際社會與中共脫鉤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冷戰時期,但已經更新並正在加速。脫鉤最近在美國科技領域重新啟動,現在正在轉移到歐洲和亞洲等世界上最重要的經濟體。在一年前,這個想法被視為是怪誕的,北京的宣傳機構詆毀其為「冷戰思維」,但現在主串流媒體對此也興奮起來了。

2021年5月19日,上海洋山深水港堆放的貨櫃鳥瞰圖。

國際社會與中共脫鉤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冷戰時期,但已經更新並正在加速。脫鉤最近在美國科技領域重新啟動,現在正在轉移到歐洲和亞洲等世界上最重要的經濟體。在一年前,這個想法被視為是怪誕的,北京的宣傳機構詆毀其為「冷戰思維」,但現在主串流媒體對此也興奮起來了。

5月份,英國《金融時報》(the Financial Times)援引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the 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麥可‧舒布里奇(Michael Shoebridge)的話說:「脫鉤是真實存在的,並且還在不斷增長。歐盟已經加入美國,開始與中共脫鉤。俄羅斯和中國對我們的共同戰略挑戰正在將歐洲與印太統一起來。」

舒布里奇預測,脫鉤將擴大到能源部門,並建議企業確保其供應鏈從敵對國家轉移到友好國家。

很多公司正在採納他的建議,以及拜登政府的建議,拜登政府稱之為「對朋友的支持」。

這個想法有著長遠的歷史。2020年,它被稱為「盟友支持」。

1993年,美國和加拿大稱其為「國家技術和工業基礎」(National Technology and Industrial Base,簡稱為 NTIB),允許兩國之間敏感軍用物品的進出口,後來又包括了英國和澳大利亞。

川普政府發現了NTIB的弱點,並試圖通過對中共徵收關稅來加強美國的工業基礎。前國家安全委員會(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參謀長亞歷克斯‧格雷(Alex Gray)表示,「川普政府了解在關鍵部件和材料上對中國和俄羅斯等外國的依賴對國家戰略和國防工業的影響。」

格雷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寫道:「這些工業基礎的弱點,其中許多是在川普總統的第13806號行政命令下(評估美國國防工業基礎的健康狀況)所揭示的。這些弱點需要華盛頓利用我們盟友和合作夥伴的優勢,而做出積極的回應。」

「像NTIB這樣的工具對於填補工業基礎空白很有用,同時也是美國及其盟國解決中國和俄羅斯等試圖改變國際格局的大國的負擔分擔機制。」

繼川普的關稅之後,拜登政府有時提議企業自願,有時立法規定,將NTIB擴展到更廣泛的商品。兩黨對多屆政府的貿易壓力正在國際化,並且沒有減少的跡象。

英國《金融時報》7月29日援引英國工業聯合會(the Confederation of British Industry)總幹事托尼‧丹克(Tony Danker)的話說:「目前我採訪的每家公司都在重新思考他們的供應鏈。因為他們預計,我們的政治家將不可避免地加速走向一個與中國(中共)脫鉤的世界。」

需求側脫鉤

脫鉤是切斷與一個國家的經濟聯繫,但必然涉及用其它彈性聯繫取而代之。除了友方支持外,它還可以包括「在岸」或「就近支撐」等策略,使生產地點更接近目標消費者。

從最近美國的兩項法律人們可以了解計算機晶片(也稱為半導體)的需求方和供應方的脫鉤過程。

首先,《維吾爾族強制勞動預防法案(the 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禁止了晶片所需的大部分多晶矽,最直接地影響了需求方。

2021年3月2日,保利協鑫控股有限公司在中國新疆昌吉市設立的一家工廠。新疆的工廠生產的多晶矽供應量占世界多晶矽供應量的近一半。(Colum Murphy/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其次,《2022年晶片與科學法案》(the Chips and Science Act)將通過補貼美國晶片製造來強烈影響供應方。

《維吾爾族強制勞動預防法案》於2021年通過,將於今年夏天開始實施。它禁止來自中國新疆地區的商品,如果這些商品是用強迫勞動製造的。這包括禁止在任何國家組裝使用新疆材料製造的產品。

新疆此前生產了世界上40%的多晶矽(用於晶片和太陽能電池板生產),20%的棉花和20%的電石(用於製造乙炔氣體)。

該法案的擴展範圍有助於推動與中共的脫鉤,不僅在美國,而且在全球範圍內。任何國家的公司都不想用世界上最大的市場所禁止的原材料來生產商品。

供應方脫鉤

脫鉤的第二部分是其供應側。如果不找到替代供應,脫鉤將是非常痛苦的,在政治上也是困難的。

今年7月28日,美國國會通過了《2022年晶片與科學法案》,該法案將投入527億美元用於建設美國計算機晶片工廠(稱為「晶圓廠」)以及國內半導體創新。

「支持者表示,這將有助於緩解美國人購買依賴晶片的汽車和電器的供應鏈困境。」據《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報導,「儘管可能需要數年才能看到該法案的真正好處。」

除了太少、太晚之外,該法案還不足以防止中共竊取或以其它方式受益。但這是一個開始,其它保護措施可以在以後實施(它們最好被實施)。

對美國晶片的補貼是一項更大的2800億美元法案的一部分,該法案包括對一系列美國技術的支持,包括雷射,核物理和清潔能源。

槓桿全球脫鉤

美國還鼓勵其它國家通過印太繁榮經濟框架(Indo 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 for Prosperity,簡稱IPEF)與中共脫鉤。與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 TPP)不同,IPEF是一個貿易論壇,而不是正式的自由貿易協定。

根據羅伯特‧D‧阿特金森(Robert D. Atkinson)的說法,IPEF是一種「範式轉變」,他在7月初的《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一書中寫道,IPEF試圖利用賦予其它國家進入美國經濟的機會作為對抗中共的籌碼,而不是作為理所當然的槓桿。

IPEF的14個成員是亞洲最大的經濟體之一,包括澳大利亞,印度,日本和韓國,還包括美國希望從中國市場撤出的亞洲國家,如汶萊,斐濟,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紐西蘭,菲律賓,新加坡,泰國和越南。

但與TPP不同的是,美國並沒有不加考慮地就允許這些國家進入其經濟市場。相反,IPEF是一個談判論壇,除了改善勞工和環境法規等TPP要求外,還將用於幫助鼓勵第三國在經濟上孤立和削弱北京,直到中國共產黨改善其人權並停止威脅其鄰國的領土和海上專屬經濟區。

華盛頓採取的同樣戰略(給與其它國家進入美國市場的機會)可以用來對付莫斯科和其他特別激進的獨裁者。對違反對俄羅斯、伊朗和朝鮮制裁的國家實施二級制裁的威脅就是例子。

中共一直是流氓政權中最難脫鉤的,因為其龐大的經濟(比俄羅斯大10倍)和其融入全球供應鏈的深度。

但值得慶幸的是,與中共脫鉤的國際舉措正在加速,並將增加對美國和盟國就業、創新、技術發展以及我們工業生態系統的多樣性和彈性的需求。

美國和盟國的經濟將增長,資助我們對北京的軍事防禦所需的政府收入也將增長。而且,脫鉤將削弱和阻止北京對日本、台灣和菲律賓等國的侵略,並減緩中共將他們的專治全球化的企圖。

作者簡介:

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擁有耶魯大學政治學學士學位(2001年)和哈佛大學(2008年)政府學博士學位。他是《政治風險雜誌》(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商,科爾分析公司委託人。他在北美、歐洲和亞洲進行過廣泛的研究。他撰寫了《權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2021年出版)和《不侵犯》(No Trespassing),並編輯了《大國,大戰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原文「Decoupling From China Accelerate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專欄作家Anders Corr撰文/曲志卓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815/17894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