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長江水位降至150年來新低 威脅中國經濟

中國南方正經歷著極端的高溫少雨天氣,導致長江水位已降至有記錄以來的同期最低點,這可能將使原本就相當脆弱的中國經濟再度遭受重創。

2022年8月19日,中國湖北武漢市,長江岸邊裂開的淤泥。

彭博社報導,長江全長6,300公里,是一條為中國大片農田與大型水力發電站提供水源的大河,在久旱不雨之下,水位已達到了自1865年有記錄以來的同期最低點,露出了大片的河床、岩石,並散發著腐爛的魚腥味。

這波長達71天的熱浪已影響了作物生長,威脅著牲畜安全,並使居民用電增加了約27%。中國各地也屢屢傳出因熱射病與熱衰竭而住院的病患。

2022年8月16日,長江在重慶的一段乾涸河床。(STR/AFP via Getty Images)

隨著雨量減少,長江水位下降也導致許多關鍵水電站發電受阻,在全國許多地方引發了能源供應亂象。

重度依賴水力發電的四川省,其能源約80%靠水電供應。當地工廠的電力供應已被切斷,以支持家庭用電。

四川東部的湖南省,大約40%的電力需求來自水電,隨著水庫水位下降,該地區宣布進入緊急狀態,開始實行限電,以節約能源。該省是著名的特種機械和金屬製造中心,也是中國22%的大米的重要產地。

包括上海、武漢在內的許多大城市,為了應對電力短缺,關閉了電燈、電扶梯,並減少空調使用。特斯拉公司警告說,其上海工廠的供應鏈將受到干擾;其它公司,如豐田汽車公司和世界頂級電動汽車電池製造商寧德時代,上周關閉了四川的工廠。包括通威在內,一些頂級的多晶矽製造商表示其工廠已受到影響,進一步壓縮了太陽能電池板的關鍵材料供應。

據《財富》雜誌報導(連結),供應鏈洞察和風險分析公司Everstream Analytics的全球情報解決方案總監米爾科‧沃茨克(Mirko Woitzik)說:「過去幾天情況惡化了。」

「就工廠停工而言,上周是中國最糟糕的一周之一,整體情況接近今年早先上海與崑山COVID-19嚴重封鎖期間的水平。」沃茨克說。

沃茨克表示,用電限制導致十幾家汽車製造商停產,影響了鋰生產商,並減緩了關鍵設施的半導體加工速度。

彭博社報導(連結),能源諮詢機構Rystad Energy的分析師蘇珊‧鄒(Susan Zou)警告,目前大約有5,000噸到7,000噸鋰的生產受到影響,如果中斷持續更久,可能會迫使正極生產商和電池製造商縮減產量。這將進一步影響電動車生產。

她說:「即使從周五(8月26日)開始沒有(政府通知要求)進一步延長停電時間,鋰電池生產商也可能無法立即恢復全面的營運率。」

2022年8月19日,中國湖北武漢市,長江沿岸裸露沙灘的鳥瞰圖。

沃茨克表示,雖然工廠停工對中國經濟和供應鏈造成了很大影響,但還有一個潛藏的禍害。

「如果未來幾天氣溫不下降,運輸也會受到影響」,他解釋道,「長江在供應鏈上的重要性,類似於歐洲的萊茵河。」

最近,萊茵河的低水位使貨船無法完成運輸,影響了歐洲供應鏈。德意志銀行甚至稱這條河是該集團潛在的「阿基里斯之踵」。如果長江流域的乾旱無法很快結束,中國將面臨類似的處境。

據中國媒體報導,在過去的70天裡,全中國有近53萬平方英里的區域至少經歷了一次超過104°F(40°C)的溫度。在過去兩個月里,有260多個氣象站記錄了有史以來的最高氣溫。

高溫也威脅著糧食供應,中共當局已承認,久旱不雨正「嚴重威脅」水稻與夏季玉米收穫。

高盛集團分析師在一份報告中警告,遭受乾旱的6個地區,包括四川、重慶、湖北、河南、江西和安徽,幾乎占了2021年中國水稻產量的一半。

這場危機增加了中國經濟復甦的挑戰。目前,中國經濟在頻繁的COVID-19封鎖下與房地產危機中,已遭遇了重大的打擊。

經濟學家已將今年中國的經濟增長前景下調至4%以下,遠遠低於中共當局5.5%的目標。一些經濟學家認為,如果幹旱影響持續,可能使經濟增長減少至3%以下。

2022年8月21日,中國江西省鄱陽湖水面面積因高溫久旱大幅萎縮。

中共當局預計,周末溫度會略微下降,並帶來一些降水。然而,在長江流域遭遇百年大旱的同時,中國北方地區卻出現致命性的暴雨與洪水,房屋被沖走,數千墮胎離失所。大水也使礦場關閉,並影響了煤炭運輸。

這可能意味著,中共當局不得不面對更不穩定的天氣模式,以及更頻繁和持續的旱澇之災。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824/17937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