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周曉輝:俄外長無簽證或缺席聯大 北京心憂

作者:
聯合國雖然無法通過當下程序驅逐俄羅斯,但可以在聯大討論俄羅斯是否具備繼承安理會席位的合法性。如可以由作為「阿拉木圖宣言」簽字國的烏克蘭對俄羅斯席位的合法性提出異議,然後聯合國宣布暫時凍結蘇聯留下的席位,再由聯大投票表決,是由烏克蘭或是其他某個原蘇聯國家來代替俄羅斯行使常任理事國權力。而這意味著五常的一票否決權無法行使。

3月2日,聯合國大會第11次緊急特別會議以141票贊成、5票反對和35票棄權的壓倒性多數通過關於烏克蘭局勢決議草案,要求俄羅斯停止入侵烏克蘭並撤出所有軍隊。(Michael M. Santiago/Getty Images)

路透社9月3日報導,因為被美國拒發籤證,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發言人扎哈羅娃和俄羅斯代表團無法參加9月在紐約舉行的聯合國大會。俄羅斯駐聯合國大使瓦西里·涅本茲雅表示,在過去的幾個月里,華盛頓「一直拒絕向參加聯合國活動的俄羅斯代表發放入境簽證」。俄羅斯總共申請了56份簽證,但美國尚未簽發一份。

對此,大陸觀察者網也做了獨家報導,稱涅本茲雅還給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寫了一封信,要求其向美國施壓,給俄代表團成員發放簽證。信件還提到因為簽證問題,俄聯邦內務部長科洛科利采夫無法赴美參加本周舉行的聯合國警察局長峰會,俄代表也同樣不能參加聯合國舉辦的關於「打擊利用信息和通信技術進行犯罪」的活動。

古特雷斯能否說服美國,筆者不得而知。聯合國總部位於紐約,根據1947年《聯合國和美國關於聯合國總部的協定》,美國不得阻止外國外交官參加聯合國活動。不過美國政府認為,如果出現「安全、恐怖主義和外交政策」等方面的問題,美國有權拒絕發放簽證。此次拒發籤證給俄羅斯代表團,應是美國有意為之,是針對發動戰爭的俄羅斯的一種變相制裁。

聯合國官網顯示,第77屆聯大會議將於9月13日到27日舉行,20日將舉行高級別會議和一般性辯論。在經歷了兩年多的疫情後,今年聯大不再允許播發預錄演講視頻,聯合國193個成員中有超過80%的國家領導人,即大約157個國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腦有意親自到會發言,並參加各種不作記錄的會議和談話,就各種議題進行交流。中共將派出國務院副總理參加,但究竟是哪一人,官方尚未公布。

無疑,世界各國領導人們有太多的問題需要交換意見,乃至達成共識,期間就包括對世界影響巨大的俄烏戰爭、全球糧食危機和對饑荒的憂慮、經濟下滑和通貨膨脹,等等。這也意味著,極有可能無法到場的俄羅斯代表團將無法現場參加各種討論,更無法替俄的戰爭行為進行辯護,尤其是可能無法參與針對俄的某種不利議題的爭辯。

早在今年3月,北京日報客戶端曾援引今日俄羅斯電視台(RT)2日的報導稱,美國可能會試圖找到某種方法,將俄羅斯踢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進而在俄烏戰爭引發的憤怒中「動搖這個國際機構的權力平衡」。

RT稱,自俄對烏克蘭發動軍事行動以來,有關剝奪俄羅斯在聯合國地位的言論便不斷升級。一些美國議員甚至鼓動將俄羅斯從安理會除名。美國副國務卿謝爾曼還曾對美國議員表示,華盛頓正在「調查」將俄羅斯驅逐出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的可能性,但目前還沒有決定是否要努力實現這一結果,因為這可能需要修改聯合國憲章。

與此同時,聯大第11屆緊急特別會議以壓倒性多數通過決議,要求俄羅斯立即停止對烏克蘭使用武力並將其所有軍事力量從烏克蘭領土撤出,而此前這個決議被俄在安理會否決。這表明美國並不排除通過聯大來削弱安理會的作用。

此外,烏克蘭政府也一再敦促聯合國重新考慮俄羅斯在安理會的地位。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4月在聯合國安理會通過視頻發表講話時稱,他認為聯合國安理會應該移除俄羅斯,並對聯合國的體制進行徹底的改革。而英國與美國持同樣立場,對降低俄羅斯在聯合國的地位持開放態度。

雖然將俄羅斯驅逐出安理會只是個想法,但4月聯大就俄羅斯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資格的投票顯示,贊成票超過2/3,所以聯合國中止了俄在人權理事會的資格。顯然,聯合國絕大多數成員都不認同俄的侵略行為。

那麼,將俄趕出安理會是否具備可操作性呢?從現有程序上來說是很困難的。俄副外長韋爾希寧曾指出,這一想法完全不現實。想要實現這一目標,首先要在聯合國獲得2/3成員國的認可初步通過,其次,最為重要的是要獲得五個常任理事國的全票通過,而作為五常之一的俄羅斯,手握否決權就不會有這種情況發生。

但是有一點俄羅斯是否考慮到,安理會的席位不變,不代表坐在席位上的人沒有變化。最為典型的例子就是上個世紀70年代,中共通過拉攏亞非拉國家,使聯大通過決議,認定中共政府才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從而取代了中華民國的安理會席位。

還有蘇聯解體後,俄羅斯繼承了蘇聯在安理會的席位,而其合法性來源於1991年的「阿拉木圖宣言」,當時原蘇聯十一個加盟共和國宣布成立「獨立國協」,並在宣言中提及支持俄羅斯繼承原蘇聯的安理會席位,之後俄羅斯致函聯合國秘書長,在沒有其他國家異議的情況下,俄羅斯成為常任理事國。

也就是說,聯合國雖然無法通過當下程序驅逐俄羅斯,但可以在聯大討論俄羅斯是否具備繼承安理會席位的合法性。如可以由作為「阿拉木圖宣言」簽字國的烏克蘭對俄羅斯席位的合法性提出異議,然後聯合國宣布暫時凍結蘇聯留下的席位,再由聯大投票表決,是由烏克蘭或是其他某個原蘇聯國家來代替俄羅斯行使常任理事國權力。而這意味著五常的一票否決權無法行使。

這樣的情況是否在本屆聯大發生,不妨拭目以待,而美國通過簽證限制俄代表團參會,應有其考慮的,或許就在醞釀著在聯大的某種舉動。

美國此舉讓與俄羅斯在同一戰壕的中共不免心憂,一方面擔心沒有俄羅斯的本屆聯大會出什麼事情,如在聯大針對俄通過某種動議,自己也難以為俄出頭;另一方面擔心今日美國如此對待俄外交官員和俄政權,在未來的某一天同樣可以用在中共的官員和邪惡的中共身上。

不久前,聯合國人權專員發布的關於新疆的人權報告,以諸多事實說明,北京政權可能在新疆犯下「反人類罪」,這一報告強化了西方對新疆正在發生種族滅絕的嚴重關切,也讓國際社會未來有可能加大對中共的制裁。如果美國11月中期選舉共和黨在眾議院乃至參議院翻盤,中共由武漢病毒所釋放出的病毒禍亂世界,也將被追責。屆時中共外交官和中共政權是否也會遭到今日俄國的待遇呢?中南海有多大的信心可以繼續欺騙世界和中國人呢?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905/17987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