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上海這樣的秋後算帳,傷害性極大

說到上海疫情,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物資。偏偏還真有這樣一家店,在上海疫情期間曾拉過上海人一把。

它叫巴黎貝甜,一家蛋糕連鎖品牌。

但是近期這家店被罰了,原因正是疫情期間涉嫌違規經營,所以被罰58萬。

巴黎貝甜被處罰的消息一經發布,瞬間炸鍋。大家只要去微博上搜一下,你就會看到清一色上海人「買買買」的消息。他們絡繹不絕地前往巴黎貝甜消費,竟然就是為了商家能賺回那被罰的58萬。

上海市監局說巴黎貝甜違規了,連巴黎貝甜自己都認罰了,沒想到老百姓反而站出來不服氣。

一時之間,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人們一點也不傻,他們可能就只是單純地想支持一下這家店。

那麼,巴黎貝甜在上海疫情期間究竟做了什麼事,以至於如此得民心呢?

其實很簡單,今年上海疫情封控期間,巴黎貝甜按照要求關廠封控,但是他們把烘焙設備留給了員工,讓員工們免於挨餓。員工們自己烤麵包吃的同時,又賣了一些給上海斷糧的群眾。

這一賣,賣出了事。上海市監管認為,這樣的食品是不具備食品生產經營許可相關資質的,跟個人自己在家做飯沒有區別,所以要進行罰款。

根據通報,巴黎貝甜在上海疫情期間給缺糧的市民賣了5.85萬元的蛋糕。依據食品法,要對其處10-20倍的罰款。不知道上海市監管是不是自己也感到了尷尬,所以對他們進行了「最低」的處罰,罰款58.5萬元。

但很可惜,群眾並不買帳。

食品安全當然不可忽視,我們也怕沒證的地方生產出來的東西會吃死人。可問題是,上海疫情封城期間,更多的人不是只能吃到社區發送的那些品質完全沒有保證的保供物品嗎?或者是吃到那些高價團購來的物品。但即便是那些高價團購物品,不也同樣來路不明?

既然要對巴黎貝甜罰款,那麼豬奶肉怎麼說?爛肉臭肉又怎麼說?甚至還存在帶有絛蟲的病肉、發了霉的醬鴨,以及最詭異的丟棄大量保存完好的援助物資之事,這些處理了嗎,後續又是什麼?

巴黎貝甜被罰58萬的事,讓我想起了辛德勒,他是救了一千多個猶太人,但卻因為沒有給足這些人工資而被罰了。

我覺得巴黎貝甜的主要問題,是壞人好事。這家店早在3月份就獲得了保供資格,並且他們有進行查驗,有相應的索證索票及生產工藝流程材料,又能有什麼食品問題?

況且要是他們的蛋糕真有問題,當時怎麼可能沒有市民舉報?反而是那些正規渠道的物資,頻頻遭到食品安全不達標的爆料。

我覺得巴黎貝店錯就錯在上海疫情期間,別人菜價翻十倍,他們竟然堅持不漲價;別人屢遭消費者投訴,他們竟然口碑豐收;別人被罵發國難財,他們被誇良心企業……所以現在,巴黎貝甜遭到了處罰。

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

上海人能在這種時候挺一波巴黎貝甜,是非常給力的舉動。一方面,這是對監管的一種怒斥。大魚不抓,逮著蝦米想建功立業。

另一方面,這表明大部分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大部分群眾的腦子是正常的。這樣理智的情況越多,以後的人們就越敢去做好人好事。否則,大家都沉默,那麼此後冷漠就將成為這個世界的主色調。

所以我說上海這樣的秋後算帳,雖然有法律作為準繩,但依舊傷害性極大。

為眾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凍斃於風雪。巴黎貝甜的行為,為他們自己贏得了支持的聲音。同樣,上海市監管用自己不得民心的舉動,又一次為自己招來了罵聲一片。

當你凝視深淵時,深淵也在凝視你。覺得巴黎貝甜活該的人,我祝你在缺乏物資的時候,永遠能左手豬奶肉,右手霉醬鴨。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竹不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905/17989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