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六四孤身擋坦克 王維林的生死懸念終於水落石出

作者: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1989年六四,一位勇敢的普通人用身軀阻擋坦克車前行。

多少年來,王維林在1989年六四那天孤身擋坦克的圖片已成為一個勇氣的象徵。直到今日,王維林的生死懸念才終於水落石出。

這個答案出自於被稱為「中國的曼德拉」並獲多次諾貝爾和平獎提名的魏京生先生之口。

2009年6月6日在倫敦的西敏斯大學和6月7日在劍橋大學召開的《勿忘六四:歷史,現實與未來》討論會上,魏京生作為主講,與參加討論會的人們一起回顧歷史,討論中國目前的熱點話題,分析中國民主運動未來的走向,尤其是回答那些對六四一無所知的青年學生的置疑。

魏先生說,「到底六四有多少人死了?1993年北京衛生醫療機構統計是死了6700多學生,不包括中央國家機關的,也不包括軍隊在廣場上直接處理的。後來(軍隊)調來了直升飛機,開始是說運彈藥,實際是運屍體。有空軍人士說,直升機運了4天屍體,北京實際上死了有上萬人。

魏京生在兩個討論會的發言中,解開了20年前孤身擋坦克的英雄王維林的生死懸念。

魏先生表示,很多的官兵們當時並不想殺自己的同胞。38軍的徐勤先軍長公開抗命,結果被抓起來了。因為殺人的命令是從上面下達的。

魏先生特別提到了他所知道的一名隻身擋坦克的勇士的情況。他說,「其實木樨地的王維林,(人們)根本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原來王維林並不是這位英雄的名字,不過那是不是他的真實名字已經不重要了,「王維林」這三個字已經見證了中共暴政的一段歷史。

魏京生說:這事是我的老同學處理的。當時,38軍從復興門這條路開過來,最前面的那個師的師長就是我的老同學。他就坐在首輛坦克車裡,「王維林」在那兒擋的就是他的車。

魏京生的這個老同學就是徐勤先少將。1935年8月生於山東省掖縣(今萊州市),六四時期擔任中共陸軍第三十八集團軍軍長,坦克第一師師長。因在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中拒絕執行中共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簽署的調動部隊進京執行天安門清場任務的命令,被開除中共黨籍,由中共軍事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五年。

當時,駕駛員問徐勤先怎麼辦,能不能繞過去。國內錄影上可以看到,坦克繞了一下。王維林又跟著過去,橫在坦克車前面。駕駛員著急的問:「師長,怎麼辦?」整個坦克部隊停下來了。

沒過10分鐘,盤旋在上空的直升飛機來電話了,問:「你們怎麼回事?為何停止不前!」他們說,前面有老百姓擋著。直升飛機上的人說,「什麼老百姓,是暴徒!」徐勤先說,「我看了確實是老百姓,不能向前走。沒有什麼暴徒」。

又過了5分鐘,直升飛機里的人請示上級完畢。下令說:「首長命令了,你們馬上進到軍事博物館院子裡調整,讓113師上!」113師的師長於承海大校剛剛被升了官,原因?徐勤先少將拒絕殺手無寸鐵的平民與年輕的學子。113師的師長表態聽黨的話,堅決服從命令。

魏京生說,老同學徐勤先知道這個擋他坦克的年輕人生命處於危險之中,於是告訴偵察連把這小子抓起來。實際就是把他保護起來,別讓他被壓死。於是「王維林」被帶到軍事博物館。

不知道怎麼搞的,一個排的偵察兵居然沒有看住他,讓他趁亂溜出來了。他又去擋的時候,「113師的坦克連停都不停,嘩一下就過去了,直接就把他碾成肉餅了」。

於是,陸軍第38集團軍步兵第113師師長承海大校(江蘇省濱海縣人),升任北京軍區副參謀長,頒授少將軍銜。

吳仁華2009年所著的《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透露,1989年6月3日晚上至6月4日凌晨,在向天安門廣場等目標進軍時,陸軍第38集團軍、空降兵第15軍、陸軍第39集團軍、陸軍第54集團軍是四大主力部隊;1989年6月4日清晨,在天安門廣場清場行動中,加入了陸軍第27集團軍、陸軍第24集團軍、陸軍第63集團軍、陸軍第65集團軍、北京軍區炮兵第14師等部隊。在整個鎮壓行動中,陸軍第38集團軍最賣力,殺人最多,其次是空降兵第15軍。

屠殺百姓立集體一等功的:

陸軍第38集團軍步兵第112師(師長劉興貴、師參謀長馮兆舉)

陸軍第24集團軍步兵第70師步兵第208團(團長賈炳正、團政委常躍)

北京衛戍區警衛第3師第13團(團長幸中原、團政委萬金華)

陸軍第39集團軍步兵第116師步兵第347團(團長艾虎生、團政委劉建星)

陸軍第54集團軍步兵第127師步兵第379團(團長徐乃飛、團政委張文品)

屠殺百姓立集體二等功的:

陸軍第38集團軍步兵第113師(師長於承海、師政委陳錦彪)

陸軍第63集團軍步兵第188師(師長黃伯誠、師政委邵松高)

北京軍區炮兵第14師(師長陳明義、師政委徐福安)

陸軍第40集團軍步兵第118師(師長郝柏棟、師政委郭景全)

陸軍第54集團軍步兵第127師(師長鐘聲琴、師政委王玉發)

空降兵第15軍第43旅(旅長李家洪、旅政委趙金奎)

屠殺百姓立集體三等功的:

陸軍第27集團軍步兵第79師(師長黃高成、師政委刁九健)

陸軍第65集團軍步兵第193師(師長王勤、師政委張常青)

陸軍第24集團軍守備第7旅(旅長李守成、旅政委安明)

陸軍第54集團軍步兵第162師(師長黃棟甲、師政委胡永柱)

因為各種條件所限,上述解放軍戒嚴部隊各級指揮官升官晉級的名單顯然很不完整,立功的部隊也僅限於被中央軍委記功的師(旅)、團級建制單位,不包括師(旅)、團級建制單位以下的建制單位,也不包括被各大軍區記功的部隊。但是,從中仍然可以大概看出哪一支解放軍戒嚴部隊在六四血腥鎮壓事件中比較賣力,手上所沾的民眾鮮血比較多。

魏京生說,國外看到的攝影鏡頭和國內觀眾看到的不是一個鏡頭。國內殃視放的是復興門坦克繞行的鏡頭,國外放的是北京飯店附近「王維林」和113師坦克對峙的瞬間。兩個地點同一個人,做了同樣的事,知道內情的人才會發現差別在哪裡。

魏京生說,那時候,人身上什麼證件都不帶,你也不知道擋坦克被碾成肉餅的這人是誰,根本不知道這人是誰。

還是讓我們叫他「王維林」吧。叫慣了,更何況這個名字已經成為一個象徵。

責任編輯: 吳量  來源:人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907/17996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