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資深記者:美國將軍對中共超限戰的解讀

斯伯丁在唐納德‧川普總統任期開始時擔任美國駐北京大使館的武官。他後來轉到白宮,在那裡擔任戰略規劃高級主任。在2018年離開政府後,他決心幫助美國人了解中共對西方的戰爭,並揭露「中共努力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經濟、政治和意識形態領導者的主要藍圖」。根據斯伯丁的說法,1999年由兩名人民解放軍上校喬良和王湘穗撰寫的一本名為「超限戰」的小冊子中概述了這一關鍵理論。

退役美國空軍准將羅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攝於華盛頓,2019年5月29日

中國共產黨正在與美國交戰,儘管我們的大部分政治和軍事領導都沒有看到這一點。根據美國退役准將羅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的說法,這是因為他們沒有接受過培訓,無法理解中共如何結合其經濟、軍事、外交、技術和通信能力,對我們這個主要敵人發動「超限戰」。

在EpochTV最新一集的「越過目標直播」(Over the Target Live)節目中,我與斯伯丁討論了為什麼美國很難理解中共威脅的性質和程度。

「我必須訓練自己去觀察這些模式,因為這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思維方式,我們(美國人)的大腦無法理解中共和中國軍隊的政治戰爭的水平。他們就是這樣被教導的。我學到的是這是一種不同類型的戰爭。」這位曾駕駛過B-2隱形轟炸機的退役空軍軍官說。

斯伯丁說,研究中共政治戰爭需要「理解戰爭的新背景,這種背景實際上更多地與情感和心理、以及對宣傳的控制有關。」

斯伯丁在唐納德‧川普總統任期開始時擔任美國駐北京大使館的武官。他後來轉到白宮,在那裡擔任戰略規劃高級主任。在2018年離開政府後,他決心幫助美國人了解中共對西方的戰爭,並揭露「中共努力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經濟、政治和意識形態領導者的主要藍圖」。

根據斯伯丁的說法,1999年由兩名人民解放軍上校喬良和王湘穗撰寫的一本名為「超限戰」的小冊子中概述了這一關鍵理論。在斯伯丁最近出版的《沒有規則的戰爭》(War Without Rules)一書中,他解讀了這本艱澀、冗繁,且晦澀的中共文本。這些文本講述了北京政權對美國無所不用其極的鬥爭手段。

斯伯丁解釋說,作者們制定的戰略是為了應對1996年的台灣海峽危機。

「那段時間(比爾‧柯林頓總統)向台灣海峽派遣了兩艘航空母艦,因為中共正在向海峽發射飛彈,柯林頓希望他們打消這個念頭。」斯伯丁在採訪中說。

由於中共面臨著「一台不可思議的戰爭機器」,喬良和王湘穗「的任務是提出一個對付一個非常強大的美國的理論」。

他們得出的關鍵結論是避免與美國發生直接的軍事衝突。相反,中共利用了美國和其它西方民主國家所提供的工具,如貿易和經濟關係,以及他們可以利用的國際機構,為他們帶來好處。作者們認為,全球化和網際網路提供的龐大信息平台將進一步推動中共的戰爭工具。

正如斯伯丁在《沒有規則的戰爭》中所寫的那樣,超限戰使用「一切手段,包括武力或非武力、軍事和非軍事手段,以及致命和非致命手段,迫使敵人接受符合自己利益的條件。」斯伯丁寫道,在超限戰中,唯一的規則就是「沒有規則」。

迄今為止,中共最成功的戰役是利用COVID-19病毒。在《沒有規則的戰爭》一書中,斯伯丁區分了「中共在實驗室里設計了COVID-19作為生物武器」的猜測和「不那麼極端但被證實的情況:中共利用一場突發危機來推進自己的利益並傷害其對手」。

「如果你了解超限戰的本質」,斯伯丁在接受「越過目標直播」採訪時說,「你可以看到他們在用冠狀病毒做什麼。病毒不是關鍵,關鍵是中共能夠利用病毒來產生恐懼,……由於中共與西方的聯繫,他們能夠利用這些聯繫來向(西方社會)輸出恐懼。」

為了傳播恐懼,中共利用了世界衛生組織(WHO)等機構。據報導,該組織的總幹事譚德塞受到中共的影響。斯伯丁說,當中共首次實施疫情封鎖時,世界衛生組織「說這是前所未有的。這不是我們大流行協議的一部分」。

然後,該組織改了口風,這似乎是由它與中共的關系所引導的。斯伯丁說,世界衛生組織後來聲稱「封鎖阻止了病毒的散播」,因此,這鼓勵了自由世界的其它國家也基本上接受了封鎖政策。

斯伯丁談到了倫敦帝國理工學院開發的疫情預測模型。該模型從根本上誇大了COVID-19的危險,之後又引發了一系列讚揚中共封鎖的研究。斯伯丁說,通過各種中共機構,北京「一直在向倫敦帝國理工學院支付數千萬美元,習近平本人於2015年曾訪問過倫敦帝國理工學院」。

利用西方機構作為政治戰爭的工具來傳播恐懼,中共塑造了最終會摧毀經濟、社區、家庭和生活的決策。此外,西方官員採用的策略,比如封鎖、對挑戰COVID官方說法的醫學觀點進行廣泛的新聞和社交媒體審查,以及強制注射疫苗,這些都侵犯了作為西方社會基石的自由。

而這正是中共政治戰爭運動的重點——破壞西方作為自由捍衛者的地位。根據斯伯丁的說法,北京「正在與民主原則交戰」。

「他們看到……自由的理念是對中國共產黨的生存威脅」,他說,「他們一直擔心他們的人民可能會被這些自由原則喚醒。因此,他們盡一切努力使人民與西方隔絕。但確保他們長期生存的真正方法是確保西方不再是民主國家。」

美國和其它西方民主國家如何保護自己的原則和人民,使其免受極權主義政權的侵害?這個政權如何利用其掌握的任何工具——包括我們為和平目的而開發的工具——對我們進行圍攻?

這個問題由於以下事實而變得更加複雜:西方統治階級的大部分人已經被中共對我們的超限戰所影響,或者更糟糕的是,他們自願在這場戰爭中與中共合作。

作者簡介:

李‧史密斯(Lee Smith)是一位資深記者,他的作品發表在「Real Clear Investigations」網站、「聯邦黨人」(the Federalist)網站和《平板電腦》(Tablet)在線雜誌上。他是《永久政變》(The Permanent Coup)和《陰謀反對總統》(The Plot Against the President)的作者。

原文「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at War With America」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916/18036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