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克宮暗示要劍走偏鋒,拜登隔空敲山震虎

「如果俄軍進一步受壓(指俄軍在哈爾科夫州等地遭遇的重大挫敗以及潛在的更多地區的慘敗),(我們)會作出更嚴厲的回應。」普京的話暗示了升級戰爭或者採取非常規軍事手段的可能性。雖然我們一再強調莫斯科會謹慎選擇,但正如其本人所宣稱的那樣,假如他面對極端結果——戰場上慘敗、內部質疑決堤,而烏方不肯在談判中放他一馬,那麼,他可能真的會選擇極端方式——追求快速達成目標的非常規軍事手段。對於俄烏戰爭來說,這是一個越來越具有現實可能性的選項。

基輔的澤連斯基當局指揮軍隊對俄國占領地區進行了全面的戰略反攻情況下,俄烏戰爭結束了戰略相持階段,雙方攻守態勢逆轉,烏方進入進攻姿態,而俄方致力於防守,烏克蘭總統誓言要讓烏軍在克里米亞會師。

俄羅斯總統普京2月21日召集聯邦安全會議擴大會議,決定對烏東親俄武裝自行成立的「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進行外交承認;24日,簽署命令,對烏開展「特別軍事行動」,事實上以這一天為起點,戰爭正式爆發。

戰爭的第一階段分成兩個環節,在最初的三到五天裡,克里姆林宮的計劃是從數個方向不同地點、空中和地面聯動同時對烏重要戰略目標開展「閃電戰」行動,期望複製2014年的「故事」:

克宮一聲令下,烏國內親俄力量聞聲而動,對烏「特別軍事行動」傳檄而定,控制烏戰略要地,癱瘓烏政權運作,顛覆澤連斯基當局,扶植親俄政府,繼而對烏「去軍事化」、「非納粹化」,使該國全面倒向莫斯科。

俄羅斯總統的致命誤判是,低估了對手,高估了自己,「閃電戰」行動很快宣告失敗,目標沒有達成,相反烏方通過第一環節挫敗俄軍,聲威大震,對本國人民和國際社會都是巨大的鼓舞,外部援助和支持由此打開局面。

第二環節的行動以烏克蘭首都基輔為核心目標,並同時在烏數個戰略城市同時展開,全面的地面戰開始。不久後再次失敗,深入基輔的俄軍有被全殲的危險。在此情況下,俄方以剛剛與烏方達成一項初步協議為藉口,「善意」地對軍事行動進行「降級」,撤離攻占基輔的部隊。

事實上,這次撤離不是所謂的「軍事行動降級」,而是俄方的一次「戰略收縮」。不久,克里姆林宮的「話術」隨之改變,聲稱俄軍對烏行動目標是「解放頓巴斯」,俄軍迂迴集中到烏東北部、烏東和烏南地區,與烏方圍繞一些城市展開激烈的攻防戰,總體進入戰略相持局面,但俄軍攜其兵力、武器等優勢,在一些具體目標上取得了重要進展,比如占領赫爾松州、哈爾科夫州、盧甘斯克全境,攻取馬里烏波爾等。

儘管俄軍早期占有明顯優勢,但遭到烏克蘭朝野團結一致的堅決抗擊,俄方為攻占一些地區付出了極為昂貴的代價,並折損了大量兵員、武器和輜重,烏方贏得了寶貴的時間,並藉此向國際社會展現其打贏戰爭的潛質,從而促使美國、北約和西方團結起來,推動構建全球援烏抗俄聯盟並全面運作,各種支持和援助源源不斷湧向基輔,對俄制裁、限制和孤立行動不斷升級。

在戰爭第二階段的後期,俄軍兵源不足、後勤不繼、趨於孤立的劣勢逐漸凸顯,日益顯現出強弩之末的跡象,烏方趁勢精心規劃戰略反攻,推進解放戰爭,與此同時,利用西方援助的重型武器,重點對俄軍指揮所、彈藥庫、後勤補給線進行打擊,為全面實施反攻創造有利環境。

烏方的解放戰爭極注重戰略謀劃,在其最初階段,令俄軍誤以為其主要目標集中於赫爾松州一線,並迫使其調整軍事部署,集中優勢兵力於該州,甚至從克里米亞調集兵力和資源補充赫爾松州。

然而事實上烏方的目標要深遠得多,很快其在對哈爾科夫州的戰役取得了重大突破,收復了諸多要塞,驅逐了俄軍,使後者丟盔棄甲,倉皇逃遁,以至於烏軍戲稱俄羅斯是對烏「援助」最大者,同時對赫爾松州、盧甘斯克州等地的戰役全面進行,對克里米亞也是虎視眈眈,納入了整體規劃,「點穴式」襲擾時有發生。

俄烏由此進入了「解放戰爭」的第三階段。克里姆林宮起初對形勢的快速發展極不適應,企圖按照其慣有套路,將戰爭形勢描述為俄方主動的「戰略性重組」,但很快由於失地過多,國際輿論已經擴散,因此不得不漸漸面對現實。

鋪陳這麼多,是要強調俄方當前面臨的極為不利的處境:

烏方士氣高漲,俄軍士氣更低,俄烏戰爭形勢的逆轉進一步激勵了全球援烏抗俄聯盟將對烏援助和支持堅持到底的決心,並有更大意願和可能升級對烏援助和支持,以確保烏克蘭取得戰勝俄羅斯所必需的資源和能力。

對於整體弱於第二軍事強國的烏克蘭來說,持續不斷地獲得國際社會的軍事、財政、政治和外交援助與支持,是其鞏固解放戰爭成果、繼續推進解放戰爭並最終贏得全面勝利的必要條件。基輔在解放戰爭中的初步勝利,一方面激勵了國際社會,另一方面也使基輔當局提高援助要求變得更具說服力。

對烏克蘭來說,更嚴峻的挑戰還未到來,俄軍仍控制著其占領的多數地區,其中包括俄方深耕和親俄武裝長期盤踞的頓涅茨克州部分地區和盧甘斯克州全境,克里米亞更是已經被俄吞併和經營了八年,因此基輔的核心領導層保持策略性的低調,一再強調打贏戰爭還很遠。

然而,戰爭的致命之處在於,形勢一旦產生就往往會產生超出人們想像的影響,並越來越具有全局性,烏方在快速收復部分失地的同時,營造了一種極為有利的進攻態勢,通過各種方式傳導至全軍,將消極情緒擴散到占領軍內部,並在國際上創造了有利的輿論支持氛圍。

這種氣場同時對俄國內產生重要影響,從權力核心到全國各地,從政客到平民,從軍方到文官,對克里姆林宮錯誤發動戰爭並走向戰敗趨勢的不滿和質疑開始瀰漫,並震動了最高領導人。

從普京在剛剛舉行的一場重要多邊會議期間的表現看,其往日強勢的氣場全然消失,在一些會見場合惶惶不安地等待著夥伴的到來,C位被別國領導人占據,在一些小範圍聊天場合,其更是變身乖巧的聆聽者,低調地作為聽眾之一傾聽大佬的侃侃而談,而在過去,這位大佬為了面見他,曾長時間苦苦等待。普京在外交場上明顯的弱勢,側面證明了俄羅斯在對烏克蘭的戰爭中的日益不利的地位。

正因如此,莫斯科越來越面臨「何去何從」的抉擇時刻,普京必須在較短時間內就繼續開展常規戰爭,使戰爭升級、對本國進行全面的戰爭動員,以及動用非常規軍事手段——主要表現為核武器、生化武器等,或者不惜代價推進和平談判以達成最不壞的目標,作出決定,以避免在戰場上全面慘敗的命運。

克里姆林宮主人開始正視戰場上失敗的形勢,他已真正看到基輔所取得的進展,但他期待通過一場有利於莫斯科的談判方式體面結束戰爭的提議已經被雄心勃勃的基輔當局斷然拒絕。

確實,作為被侵略的一方,澤連斯基當局擁有正當的名分爭取最好的成功和最大的成果,國際社會沒有任何拿得出手的理由予以阻止,而且通過擴大烏克蘭對俄羅斯的勝利,超級大國也會因此收穫額外利益,因此無論從何種角度來看,只要有可能——基輔擁有取得全面勝利的前景,華盛頓及其主要盟友將樂觀其成。

莫斯科真正的困境是和談之路目前被堵死,常規戰爭打不贏而且更要命的是可能會最終失敗。

普京在撒馬爾罕描述了對烏克蘭的反攻及其走勢的可能反應。

他說,「基輔宣布他們已經開始反攻,好吧,讓我們靜觀其變,看他如何收場」,並強調,俄羅斯會繼續執行既定的軍事計劃,其在烏東頓巴斯的行動沒有停止,並徐徐推進,占領了越來越多的土地,「我們並不著急......一切不變」。

普京的話表明,他在現階段絕無可能按照基輔的條件來結束戰爭,為此他將繼續維持與烏軍的作戰。

而且他同時闡明了克里姆林宮對待戰爭形勢的另一種可能的選擇:

「如果俄軍進一步受壓(指俄軍在哈爾科夫州等地遭遇的重大挫敗以及潛在的更多地區的慘敗),(我們)會作出更嚴厲的回應。」

普京的話暗示了升級戰爭或者採取非常規軍事手段的可能性。雖然我們一再強調莫斯科會謹慎選擇,但正如其本人所宣稱的那樣,假如他面對極端結果——戰場上慘敗、內部質疑決堤,而烏方不肯在談判中放他一馬,那麼,他可能真的會選擇極端方式——追求快速達成目標的非常規軍事手段。

對於俄烏戰爭來說,這是一個越來越具有現實可能性的選項。

華盛頓顯然意識到了這一風險,急迫的、現實的風險,一旦它發生,並非其他所有人所願意見到的——因為它可能造成毀滅性的後果,以及不可預測的方向。

美國總統拜登在最新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訪談節目《60分鐘》採訪時指出,如果俄羅斯總統普京使烏克蘭戰爭升級,或者使用化學或核武器,後果將不堪設想。

他連說三聲:不要(這樣做),不要(這樣做),不要(這樣做),並表明這將改變戰爭的面貌,與二戰以來的任何事情都不相同,將招致美國「嚴重的」反應。出於機密和策略考慮,他拒絕詳談細節,但明確表示,將產生「重大後果」,使俄羅斯在全世界範圍內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是「賤民」——從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的葬禮俄方成為極少數被排斥者來看,其外交處境已經十分孤立,那麼拜登強調的將是比這更嚴重的局面,將是什麼樣的情形?

可以想像一下。而美國將根據俄羅斯採取行動的程度來決定作出何種程度的反應。

拜登是在敲山震虎。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亞歐視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920/18052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