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網聞 > 正文

放過餐飲小店吧 7000元電子哨兵他們買不起

網上看到截圖,成都一社區要求餐飲店鋪安裝電子哨兵。這個設備「主要是對入店人員人員進行識別,甄別來人是否有核酸,是否去過中高風險區域」,該設備含安裝費共計7500元。很多人表示了某種更深層面的擔憂,比如,這樣搜集顧客信息,是否有足夠的授權?如果顧客不想被電子哨兵搜集信息,因而不去消費,店家的生意會不會更加慘澹?

網上看到截圖,成都一社區要求餐飲店鋪安裝電子哨兵。這個設備「主要是對入店人員人員進行識別,甄別來人是否有核酸,是否去過中高風險區域」,該設備含安裝費共計7500元。

電子哨兵(網絡截圖)

網上一查,某寶上面賣的同類設備,只要3800元。

很多人表示了某種更深層面的擔憂,比如,這樣搜集顧客信息,是否有足夠的授權?如果顧客不想被電子哨兵搜集信息,因而不去消費,店家的生意會不會更加慘澹?

照我說,就工作人員的解釋來看,這個設備完全是多餘的。「甄別來人是否有核酸」,店員就可以做這個工作,「是否去過中高風險區」,看一下行程碼就知道了。

實際上,現在疾控部門的流調能力是很強的。如果你去一個店鋪,即便你不掃碼,只要你在那裡消費,和病例有交集的話,照樣能查出你是「密接」。每一個人的行蹤,早已被牢牢掌握,也不需要這個多餘的機器了。

我不想繼續討論這種機器的象徵含義,僅僅是心疼那些商家。

就網上流傳的聊天內容和錄音來看,這是發生在充滿魅力的玉林片區,針對的是餐飲小店和酒吧——據說,一些酒吧老闆參加了復工會,會上也說了這個東西。

我想說的是,這7000元,對一些小店來說,足以成為壓垮他們的最後一根稻草。前幾天看到一個視頻,一個餐館的老闆娘向來巡視的城管下跪:「虧了幾十萬,再不開門就真的完了。」

看了視頻,很想告訴她,再堅持一下吧。她能開門到店裡,是因為成都已經局部解封了,然後就是全域解封,就可以堂食了。但是仔細一想,她又何嘗不知道馬上就可以開業了呢,這個「馬上」說起來輕飄飄的,對小店主來說,卻已經是一座大山。

大部分成都的店鋪,都關門半個月以上,中間完全沒有收入。這兩天開門營業,第一件要做的事,可能就是想辦法給員工發工資,因為在餐館、酒吧打工的,收入也都不高,半個月消耗,足以讓人陷入赤貧。

我還沒看到的媒體有相關報導,這一次「疫情」過後,成都有多少酒吧、健身房要關門大吉?每次疫情,它們都是影響最嚴重的行業。被稱為成都生活方式代言的小酒館,2020年疫情開始,現在已經停業九次了,經營的艱難可想而知。

裝電子哨兵的事,如果真的發生在玉林,無疑讓人更加痛心。玉林的魅力,不是高檔商場,而是一個又一個有吸引力的小店,酒吧、咖啡館、書店和小餐館,讓墮胎連忘返,過去幾年,逐漸成為全國最有活力的街區。

但是這樣的街區,面對「疫情」的衝擊,可能更為脆弱。小店看上去紅火,扣掉房租也賺不了多少錢。一葦書坊這樣的「網紅書店」,被國內多家媒體報導,但是卻一直在虧損,以至於老闆阿俊不得不自己另外找了一份工作,來養書店。

現在成都本輪疫情平息,媒體都在報導「煙火成都」又回來了,其實,對小店來說,要「回來」又何嘗容易呢。人們要恢復對生活的信心,才敢去消費,電子哨兵永遠不可能提振信心,只能增加蕭條感——可以說,它就是「煙火氣」的敵人。

街道或者社區應該做的,其實是想辦法紓困。了解一下店鋪的實際困難,能有一些財政補貼當然最好,如果不能有任何補貼,也無法做出稅收減免,至少也要多做一些增加信心的事,而不是想一個收費的明目。如果真有公司想靠電子哨兵掙錢,也太心急了點。

前兩天,一葦書坊在自己的公號上發了一篇呼籲讀者儲值的文章,反響熱烈,很多人轉發,讓這篇文章的閱讀量創下書店公號的紀錄,據書店老闆阿俊說,短短兩天,就有不少人儲值,書店的周轉沒有問題。

這是很感人的一幕,因為看到店家要垮的時候,人們的本能反應是趕緊去把會員卡的錢退回來,而不是相反。那些為書店儲值的人,最近甚至都不會去書店——這是我最近聽說的最溫暖的事。大家為書店儲值,其實也是在為書店儲值,因為內心還是相信,那個熟悉的玉林會回來。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城市的地得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921/18057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