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一場豪賭,賭上了大帝的未來

作者:

普丁玩命了!

打了大半年的俄烏戰爭,終於要迎來擴大化了。

眼下的普丁確實進退維谷,繼續靠捉襟見肘的兵力,打著掛了半年的"特別軍事行動"的幡兒,顯然已難以為繼。

然而,進行"全國戰爭動員"又等於在告訴外界,以前還真是高估自己了,以為靠"行動"而不是"戰爭"就能在烏克蘭撤換領導班子。

走一步招人笑,那就往前挪半步,這也是宣布出來的是"部分動員"的原因。

一、二戰後世界首次戰爭動員

2022年9月21日,普丁在電視講話中宣布,他已經簽署了部分動員令,徵召範圍將包括"目前正處於預備役之中的俄公民,主要是曾在俄武裝部隊中服役,並具有一定軍事技能與相關經驗的人將被徵召"。

從今年四月俄軍暴露出兵力嚴重不足的問題以來,俄何時進行軍事動員就成為各方關注的焦點。

普丁的這一舉措,是俄自二戰以來,第一次"戰爭(部分)動員"。

而普丁發表這一講話的重要背景,則是頓巴斯將於9月23日到27日舉行是否加入俄羅斯的公投。各方對頓巴斯公投的結果都有相當確定的預期,一旦俄議會宣布接受這一公投結果,將頓巴斯納入俄聯邦,將意味著當前戰火已經蔓延至俄境內。俄仍有可能採取進一步的軍事動員,並解鎖更多措施以應對當前局勢。

引發這一變局的,是兩周以來烏軍在北部戰線進展迅速的大反攻。烏軍在哈爾科夫方向發動大縱深突進,除了依靠北約高效的情報系統,還展現出烏軍優秀的戰役組織能力,形成"到處都是烏軍"的戰場態勢。俄軍北線兵力空虛,主力部隊在後方休整,前線偵察能力缺失,無法抗衡烏軍的機械化推進,但最終在頓巴斯一帶將戰線穩定下來。

9月19日,烏軍渡過哈爾科夫州東部的奧斯基爾河,開始從北翼威脅盧甘斯克州北部的門戶。

雖然烏軍攻勢在持續兩周後已經開始出現疲態,但這一攻勢對盧甘斯克與頓涅茨克州造成了巨大衝擊。

二、騎虎難下、豪賭一場

普丁的重大決定,也是迫不得已。

首先:哈爾科夫的兵敗,兵敗造成的連鎖反應非常強烈,俄國內群情激奮,皇俄派進一步得勢,要求總動員,將"特別軍事行動"升級為真正的戰爭。為了安撫皇俄派,對沖哈爾科夫失利帶來的政治影響,普丁只能同意"部分動員"和四州公投。

其次,從目前的俄烏戰場形勢上說,俄不動員確實不行了,這是時間窗口的問題。

在開戰之初,俄還是比較自信的,想著輕鬆解決烏克蘭,扶持親俄政府,如果歐盟要制裁,就使出天然氣武器。然而戰場的進展並不順利,天然氣武器也未能令歐盟妥協,俄已經對歐洲扔出了能扔出的大部分技能,連北溪-1天然氣管道都斷了。

在烏軍打出哈爾科夫反擊戰後,歐盟信心大增,加大了援助力度,鐵了心要跟俄耗下去,在最關鍵的天然氣儲量上,歐洲號稱已經儲備了80%,足夠過冬(居民用氣勉強能滿足,但工業用氣不要指望)。

如果俄不能在這個冬天獲得想要的成果,來年春天會更困難,歐盟更不會妥協,這個冬天就是最關鍵的時期,必須快刀斬亂麻,動員一切能動員的力量,拿下烏東造成既定事實,不能再慢悠悠地耗了。

再之,部分動員和四州公投也是為了安撫烏克蘭親俄勢力。

我們知道,哈爾科夫兵敗時,俄軍撤退得很匆忙,雖然帶走了一部分親俄民眾,但仍有不少人來不及離開,甚至由於俄軍走得太突然,有些人根本不知道這回事。

等反應過來,烏軍已經堵上門了,這種行為無異於"賣隊友",算上上次基輔撤軍,這已經是一年內第二次"賣隊友"了,引起親俄勢力一片恐慌,普京此舉也意在安撫他們,放心,我不會拋棄你們。

種種因素的綜合作用下,普丁最終下了"部分動員"和四州公投的決心。

三、"核子戰爭"會不會到來?

普丁在宣布部分動員的電視講話中說,西方已跨越所有界限,不負責任的政客在說向烏克蘭提供進攻性武器,俄羅斯在遭到襲擊。俄羅斯在領土完整受到威脅時,"將使用一切可用的手段,這不是恐嚇。"

聽了普丁的暗示,有人擔心,核戰的陰影開始在歐洲頭頂盤旋了。

是這樣嗎?實際上,雖然普丁說他不是在嚇唬人,但是跟部分動員令相比,以"一切手段"來暗示核武器則很像是蹩腳的虛張聲勢。

的確,俄是核大國,但是核大國不止它一家,美也是核大國,英法都是擁有核打擊力量的國家。在某種意義上,核武器現在已僅僅成為一種威懾,跟飛彈和戰鬥機這些隨時能用上的武器相比,它更像是被束之高閣的利器。

因為在核大國相互制衡下,誰先動用核武器,誰就是在主動找死。俄以為自己動用核武器後就能達到目的而且安然無恙?想都不要想。

還有更重要的一點,俄人會支持動用核武器這種瘋狂的想法嗎?

四、普丁的未來

對俄來說,最怕的可能是曠日持久的戰爭;因為一旦兵力增加、時間拖長了,後勤補給的壓力就會進一步凸顯出來,到最後打的可能不是仗,而是經濟。

而經濟,恰恰是俄的軟肋!

也就是說,當俄舉全國之力投入俄烏戰爭時,國內的經濟壓力會越來越大,就算最終能打贏烏克蘭,也是得了面子,輸了里子。

而普丁能否全身而退,就看他能不能hold得住國內的反對勢力了。

畢竟,現在俄並不是鐵板一塊,國內"暗流涌動",內部鬥爭現階段非常激烈。

貼幾個搜得到的新聞大家看看吧。

就在烏克蘭發起反攻的3天前,俄最大私營石油公司——盧克石油的董事會主席馬加諾夫,在莫斯科的某所醫院裡死了,死因,官方說法是"病亡",但很多人說他是墜樓而亡。

而此前,已經有好幾位俄寡頭離奇死亡:

俄氣運輸部部長舒爾曼、俄氣結算中心副主任丘拉科夫、俄羅斯天然氣工業銀行前副行長阿瓦耶夫、諾瓦泰克前董事長普羅托謝尼、盧克石油董事會成員亞歷山大•薩博坦、烏拉爾能源公司前總裁奧加列夫、俄氣工業集團北極項目承包商尤里•沃羅諾夫、盧克石油董事會主席馬加諾夫。

這些人,都是俄商界有頭有臉的人物,這些寡頭的離奇死亡,不能不讓人對俄國內的形勢浮想聯翩。

所以,不得不說,這真是普丁的一場政治豪賭,這次他徹底把自己的退路封死了,搞好了,他將是俄之英雄,而如果輸了,那麼,他很可能將墜入萬丈懸崖,萬劫不復。

要知道,對戰鬥民族來說,打仗一定是要打贏的,一旦發起總動員,卻沒大獲全勝,那後果就會很嚴重。

大家可以看看,過去兩百年來,一旦俄啟動了全國總動員,卻沒有獲得勝利,那麼王朝或者統治階級的下場,就會很難看。

1856年俄國的克里米亞戰爭打輸了,導致沙皇尼古拉一世自殺,大貴族地主喪失了對土地和農奴的控制權。

1905年俄國的日俄戰爭打輸了,導致俄國1905革命,沙皇又不得不成立國家杜馬(議會)並實施多黨制,向議會交出手中的權力。

1917年俄國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打輸了,導致俄國爆發了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徹底結束了君主專制的統治。

1989年,阿富汗戰爭打輸了,導致了蘇聯解體。

五、岌岌可危的世界

說到底,戰爭沒有絕對的贏家,最後受苦的,還是底層老百姓。

無情的槍枝炮彈背後,是角落裡哭泣的無辜的孩子,是等待士兵回家的老母親,是失去丈夫的妻子,血肉模糊的屍體,是幾百萬甚至幾千萬人的苦難......

看看本國股市暴跌、盧布貶值,財富一夜之間灰飛煙滅的俄人。

看看在邊境狼狽逃竄、一夜之間流離失所的烏克蘭百姓,他們躲在地鐵站里瑟瑟發抖,跪在街邊祈禱。

看看在戰爭噩耗中激烈動盪的全球資本市場,看看再次萎縮的全球化,看看無數艱難求生的普通百姓。

昨天,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更是發出罕見的嚴厲警告,他稱,"我們的世界岌岌可危,而且陷入癱瘓"。

"在某一個時期,國際關係似乎正走向一個兩國集團世界;如今,我們則可能面臨零國集團的局面。沒有合作;沒有對話;沒有集體解決問題之舉。"

世界並不和平,戰爭並不遙遠。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小刀99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925/18075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