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深圳沙尾再封控 民眾抗議爆衝突

2022年9月26日,深圳福田沙尾村發現一例確診病例,當局祭出封控手段,民眾當晚奮起反抗,上千人大喊「解封」,有人向警察投擲礦泉水瓶,現場發生肢體衝突,當局派出大批警察維穩。

2022年9月26日,深圳福田沙尾村發現一例確診病例,當局祭出封控手段,民眾當晚奮起反抗,上千人大喊「解封」,有人向警察投擲礦泉水瓶,現場發生肢體衝突,當局派出大批警察維穩。(視頻截圖)

9月26日,深圳福田沙尾村發現一例確診病例,當局祭出封控手段,民眾當晚奮起反抗。

沙尾上千民眾大喊「解封」,有人向警察投擲礦泉水瓶,現場發生肢體衝突,當局派出大批警察維穩。有民眾說,有人活不下去自殺跳樓,媒體不報。

深圳沙尾再封控引發抗議上千民眾大喊「解封」

今天(9月26日),深圳福田區沙頭街道沙尾村發現一例確診病例,當局開始實行封控,遭到民眾抗議,上千民眾現場高喊「解封」。當局派出大批警察(藍衣人)維穩,有人向警察投擲礦泉水瓶,現場發生肢體衝突,有人大喊「警察打人了」。

深圳,沙尾。今年被封了五次,市民受不了了。

深圳市福田區疫情防控指揮部今天(26日)發通告稱,將福田區的沙頭街道部分區域調整為中、高風險區。高風險區實行「足不出戶、上門服務」的封控措施;中風險區由所在街道社區具體管理。

據深圳當局通報,9月25日0〜24時,深圳新增10例陽性病例,5例診斷為新冠肺炎確診病例,5例診斷為新冠病毒無症狀感染者。其中病例8居住在福田區沙頭街道新洲祠堂村。

爆發肢體衝突特警控制現場

沙尾村村民小強(化名)告訴大紀元記者,「就剛剛發生的事情,地點在深圳福田沙尾行人徒步區。現場大概來了上千人(民眾),警察大概來了幾百號(人),當時發生了肢體衝突,有投擲礦泉水瓶的,還有推搡和言語衝突。有沒有抓人不清楚,最後也不會解封的。出動了特警管控現場,現場已經散了,因為警方增派了人手,現在(警察)已經圍人牆了。」

9月26日,深圳沙頭街道沙尾再遭封控,上千民眾抗議,並現場高喊「解封」。當局派出大批警察維穩,現場發生肢體衝突。(受訪者提供)

他說,「深圳福田沙尾今天查出來一例確診,隨後就被管控。而沙尾地處城中村,底層民眾很多,大部分都是打工人員和外賣快遞員。」

他表示,從今年三月份開始,深圳疫情反反覆覆,不知被封了多少次,沒有停過。人們也要生活,這樣隨便一封就七天,所以引起了抗議,大家喊「解封」。

民眾曝光:封控逼得人自殺跳樓媒體不報

小強抱怨說,「密接全部被集中隔離,病例所屬街道中小學全部網課,24小時核酸常態化。沒有24小時核酸記錄,哪也去不了。一天一檢,颳風下雨你可以不做(核酸檢測),那你明天就出不了門。」

他表示,人們上班途中坐了公共交通地鐵,如果不小心經過哪裡,可能是確診病例的軌跡,因此就會被賦黃碼。一旦賦黃碼,那就不能上班,住的地方或者是上班的地方會被封,不能上班就會影響工資收入。

小強還告訴記者,「每天都有自殺跳樓的,媒體沒報出來,這些不方便給你講,但是我只能跟你說,在這種大環境下總有人活不下去的。要不然在鬧什麼,(封控無收入下)房租又不減。」

還有網友發過博文說,「(深圳)分秒必爭(全力以赴實現社會面動態清零)了整整快一年了!誰懂呀,今天福田一個潮汕女孩跳樓了。」大紀元發稿前,該條博文還在,評論區也有一些留言。

網友發沙尾抗議消息微博刪帖

福田事件發生後,大紀元記者在微博搜相關消息時,只有零星幾條,但博文提到民眾抗議內容,很快被刪。其中,有一個視頻,記者未來得及保存,就被刪除。不過,在未被刪除的博文評論區,還能找到一些網友留言。

有網民抱怨說,「作為一線城市的深圳,從年初到至今核酸基本要求24小時,可是24小時換來了什麼?除了封控還是封控,老百姓要生活呀,房租,房貸,吃喝拉撒哪一樣不要錢,真的是忍到極限,壓力大到極限了,不然誰會這樣呀。」

滿眼星辰_lll跟帖說,「麻煩幫幫深圳人民,深圳從年初開始一直24~48小時核酸,但是一直陸續出現陽性病例,每次出現一例陽性就整個街道連坐封控,衛健委也沒有溯源。

「而街上實體店關得差不多了,經濟很差,人民生活已經很難了,天天配合防疫工作,但是人民要生活要賺錢的,麻煩中央查查深圳核酸機構,管管深圳,救救深圳人民吧!」

hhbfth跟帖回復,「有啥好說的?地方決策是中央意志的體現。」

ThugNicki在評論區說,「看朋友圈在深圳的同學發的視頻了,只想說,老百姓最可憐。」

微博大V痛斥當下基於政治的疫情管控

不過,有微博大V沒有發言,只貼了2張截圖,在大紀元發稿前,該博文目前依然存活。

這兩張截圖,一張指控深圳當下封控現狀,另一張是沙尾封控通知。

在第一張截圖中,他除了回憶曾經的深圳為年輕人和初創企業創造良好的創業環境和融資,對老幼病殘孕以及女性的權益保護注重外,主要是痛斥當下基於政治的疫情管控。

「巡邏警……志願者……總能讓人在異地他鄉感受到社會的關懷和人道的溫馨,而現在卻成了人民的罪人和群眾的眼中釘,我對此感到非常氣憤!

「這裡面沒有一個人是容易的,也不會有一方是贏家,階級矛盾顯然已經悄然轉移了,警察安保力量其實很可憐,他們也是政客的工具和提線的木偶,不然怎會對一脈同胞的打工族又封又禁……而在疫情防控常態化下的今天,警察和安保以及社區工作者一直都是沖在最前沿的,也是被群眾口誅筆伐的宣洩對象和頭號勁敵之一……可悲!可嘆!可氣!可恨!」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記者夏松、顧曉華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927/18084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