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日本人認慫的時候,市場就該小心了

一旦日本央行對其收益率曲線控制政策做出任何調整,這種政策衝擊將推動資金從美債等外國資產流回日本國內,加速全球資產的拋售和日元的反彈。

如果日本央行的政策立場出現鬆動,將引發不可估量的市場巨震。

10月28日周五,日本央行將公布利率決議和前景展望報告,隨後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召開貨幣政策新聞發布會。

大多數經濟學家預計,黑田東彥將堅持其收益率曲線控制政策(YCC)不變,直至他明年4月份卸任。

顯然,這一政策框架今年面臨的壓力比其2016年形成以來的任何時候都要大。如果日本央行最終決定開始收緊政策,相比英國政府最近的一系列行動,將引發規模更大的全球市場動盪。

全球股市和債市都將遭遇血洗風暴一觸即發

日本央行目前將10年期國債收益率的上限控制在0.25%,以提振疲軟的經濟,並確保物價穩定和工資增長。

一旦日本央行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放棄YCC框架——日本央行可能允許10年期國債收益率自由浮動,同時將政策限制在對短期利率進行控制的範圍內,這種政策衝擊將推動資金從美債等外國資產流回日本國內,加速全球資產的拋售。

摩根大通資產管理公司投資組合經理 Arjun Vij認為,這將推動基準收益率上升約50個基點,最顯著的宏觀經濟影響是全球利率期限溢價(投資者為持有較長期限債券所要求的額外補償)的重新定價。

Vij稱:

簡而言之,我們認為美國或歐洲等其他發達市場的國債將暴跌、收益率將上升。

日本對外國債券的持續需求一直是發達市場低收益率的重要驅動因素,因此,日本政策的逆轉可能導致這些頭寸的平倉。

瑞銀分析師本月同樣預測,美國、澳大利亞和法國國債面臨的風險最大;如果日本放棄YCC,日本股市將進入熊市,美國和歐洲股市可能會下跌10%。

然而,這種意外的政策轉變,與日本央行將可持續性納入其寬鬆政策框架以及保持市場穩定的努力背道而馳,可能需要某種特定事件才能迫使日本央行選擇這種極端的行動路線。

問題是,就算是在YCC框架內的小幅調整也有可能引發市場風暴,比如日本央行提高其收益率目標或擴大其波動區間。摩根大通認為,這兩種舉措實際上都相當於加息,意味著更劇烈的日元波動和日本資金的回流。

滙豐策略師認為,YCC的調整的確會對市場產生影響,但具體影響有多大將取決於美債收益率和日本國債收益率的變化。

還有分析師表示,養老金在日本市場中扮演著重要角色,完全放棄YCC將導致全球利率大幅波動,預計會出現與英國此前的養老金危機類似的情況。

加速日本資產的回流推動日元反彈

日本是世界上最大的債權國。截至6月底,日本的淨國際投資頭寸——即其持有的海外資產存量與外國人持有的日本資產存量之間的差額,為3.29萬億美元。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據顯示,在日本9.96萬億美元的海外資產中,約3.7萬億美元是股票相關投資,約5.7萬億美元是包括官方儲備在內的債務工具。即使其中只有一小部分流回日本國內,對日元的積極影響也是巨大的。從歷史上看,日本資產的回流是對匯率影響最大的因素。

周五,日元匯率一度跌破151.9,創32年來新低,隨後媒體報導稱日本當局對外匯市場進行了干預。截至目前,日元匯率報147.55。

可能用匯率審查證明政策調整的合理性

日本央行的另一個策略可能是要求進行匯率審查,即要求日本各大商業銀行向央行提供外匯交易的細節資料。與口頭干預相比,匯率審查通常被視作更強烈的干預手段。

這將留給投資者一定猜測的餘地,然後用審查證明政策變化的合理性,例如降低目標收益率的期限。9月14日,日媒援引消息人士稱,日本央行採取了這一干預手段。

黑田東彥在疫情之前很久就使用了這種策略,並提出了現在的YCC框架,但它的存在恰恰指出了日本央行推動通脹的核心問題。儘管黑田東彥的初衷是讓日本擺脫幾十年來物價不斷下跌的局面,但他最初大舉購買資產未能在兩年內產生他所希望的穩定通脹。

但前日本央行國際部負責人、牛津經濟研究院日本研究主管 Shigeto Nagai表示:

現在不是宣布匯率審查的時候。日本央行任何這樣的舉動都會引發市場的激烈反應,並提高市場對日本央行調整YCC的預期。

但政策的調整將改善日本債市混亂的情況。本月早些時候,日本10年期國債連續四天出現「零交易」。

分析認為,日本央行的政策轉向將使得YCC的副作用消失,有助於日本國債市場功能的恢復,這是一種積極的影響。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華爾街見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1023/18198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