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唐龍: 習近平是否吃錯藥了嗎?

—對「二十大」的三個反思 – 鐐銬之舞已難以持續

作者:
有人可能奇怪,這習近平是否吃錯藥了?改革開放難道不是共產黨的救命稻草嗎?現在終結改革開放,不是想自尋滅亡吧?但習近平的認知不是這樣的,他對改革開放的兩點態度很清楚,首先改革開放是「關鍵一招「,確實救了共產黨一命;同時,改革開放不能再繼續了,再繼續就會有更多黨員官員都腐敗,馬雲馬化騰們及網絡大V們分享愈來愈多公權力和話語權,中國公民社會不斷壯大,現代文明價值和觀念更多進入中國,那樣共產黨的權力和地位不就危險了嗎?

中共「二十大」結束了,去除掉」二十大「報告和公報中那些黨八股的吹捧和邏輯紊亂的鼓譟,「二十大」對普通的中國人(包括不少海外華人)到底意味著什麼?一言以蔽之,意味著一個時代結束了,即過去40年的中國改革開放時代,到此正式畫上句號。

普通人也許不諳多少文明理論或歷史軌跡一類宏觀思維。改革開放對普通中國人意味著什麼?意味著你可以從簡陋髒亂的危房中搬出來,住進了自己新買的房子;意味著你春夏冬秋可以不再以自行車代步,也進入了汽車出行的時代;意味著你在網上可以看到上海一個叫周立波的藝人輕鬆公開調侃國家領導人江澤民溫家寶;意味著一個叫馮小剛的導演,和一個叫嚴歌苓的作家,可以合作拍攝關於人,青春和時代演變的溫情故事;意味著馬雲馬化騰劉強東們可以創辦民營企業並蓬勃發展了;意味著海外華人能在西方國家享受著民主自由,但也可以不時回家看看,甚至還順帶著為「祖國「添磚加瓦,小康日子加上點懷舊的粉紅色調……..。

那無疑是個愜意發展,自由逍遙,各顯神通的時代,不過中國和中國人總是好景不長。在迂腐,禁閉,虛偽,落伍,鬱悶,倒退的中國歷史長河中,比較真實,新鮮,和發展的窗口,往往總是曇花一現,轉瞬即逝。忽然許多美好的「可以」又重回到醜陋的「不可以」。不少人以為過去40年已經把中國推上了「張弓沒有回頭箭」的發展正軌,現在看來過於樂觀了,沒有認識到這40年尚未真正掙脫中國歷史的宿命和慣性。而這個宿命和慣性的最大特點就是,你不主動徹底掙脫它,它就會回來對你反噬倒算。你以為你已經歲月靜好了,實際上這個慣性和宿命的」惡「,仍在每時每刻地盤算捲土重來。

中國文化缺乏宗教信仰和情懷,這也往往涉及到一個關鍵素質和能力的缺失,及對過往事件的懺悔和反思。匱乏這種能力和素質的文化和人群,就像老熊掰棒子,掰一個掉一個,不長記性,最後當然也就沒有收穫,只會不斷重複歷史的悲哀和悲劇。目前中共「二十大「的惡果,其實乃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以習近平為代表的中共頑固派,為了達成現在逆轉改革開放的最終目的,步步蠶食,苦心經營了已長達10年之久,但許多人都對此茫然不知,甚至還不斷助惡為虐。2018年習近平悍然公開「修憲」為其專制獨裁鋪路,許多人才有所覺醒,但依然不足以對習氏的倒行逆施形成真正的遏制阻擊。

這裡借中共「二十大「這個歷史拐點,著重反思一下三個關鍵問題:中國為什麼又走回頭路?正面力量為何無力回天?中國會面對怎樣的未來?最後一個問題是反思加上展望,因為歷史可以告訴未來。

中國為什麼又走回頭路?

因為自1840年中國進入近現代時間以來,政治和社會體制一直拒絕實現真正的現代化,也就是說從滿清王朝,到國民黨的民國(台灣後期的改變可以另論),及共產黨的黨國,都無一例外在本質上與現代文明格格不入,甚至反現代文明。物質層面可以學習引進,這方面誘惑難以拒絕。但在制度體系上一直頑固不化,一有機會就要反動和復辟。現在看來規律基本如此:現行體制一旦搞得民不聊生,喪權辱國,就會在物質變革方面鬆動一下;待一旦緩過點勁來,活過一口氣來,就又走向全面反動。就是這樣一種惡性循環。

有人可能奇怪,這習近平是否吃錯藥了?改革開放難道不是共產黨的救命稻草嗎?現在終結改革開放,不是想自尋滅亡吧?但習近平的認知不是這樣的,他對改革開放的兩點態度很清楚,首先改革開放是「關鍵一招「,確實救了共產黨一命;同時,改革開放不能再繼續了,再繼續就會有更多黨員官員都腐敗,馬雲馬化騰們及網絡大V們分享愈來愈多公權力和話語權,中國公民社會不斷壯大,現代文明價值和觀念更多進入中國,那樣共產黨的權力和地位不就危險了嗎?

在過去10年裡,習氏不斷以「亡黨「和」步蘇聯後塵「為名來要挾全黨,用其個人和共產黨狹隘的私利綁架了中華民族的遠大利益,但這樣卻可以成功地號令全黨,因為中共內部(包括當年的胡耀邦趙紫陽)迄今還無人能達到超越中共小集團利益,以民族和人民的前途選擇來決定自己政黨前途的境界。中共的權力腐敗,真正原因是沒有社會監督,民主和法治,對此事實卻無人敢於坦承。於是乎一旦習近平以保黨的名義重拾獨裁專制,東西南北中重新形成」黨天下「,中共內部對此無人公開提出異議。包括王岐山那樣早期還接受了一些現代文明理念的人,也在此方面不敢越雷池一步。

習氏就這樣充分抓住了中共要堅持攬權,不願放棄一黨獨裁這一大軟肋,先開始選擇性反腐,即拉攏人心又剪除異己,而後又搞任人唯親,個人獨裁和崇拜,在國內對開始萌芽的公民社會文化斬盡殺絕,在國際上與現代文明社會對立對抗,反倒與俄羅斯和北韓那樣的流氓野蠻國家沆瀣一氣,結成聯盟。這樣,終於導致經過40年改革開放,千辛萬苦再次來到現代文明門檻的中國,又再次被拉回愚昧和復辟。21世紀了,中國歷史的怪圈和宿命還在重複。但習近平同時也掉入另一個宿命怪圈,即絕對權力導致絕對腐敗,實際上是在徹底斷送中共的前途。

對於普通中國民眾,習氏的蠱惑說辭就是所謂「中國夢「和」中國崛起「,藉機挑動忽悠中國人內心深處那些狹隘又畸形的民粹主義情緒。王滬寧一類就是欺負中國人大部分不懂歷史的辯證法,許多人腦子就一根筋,認為只要」愛國「總沒有錯,無法透視到中共已不知不覺偷梁換柱,用「黨」暗中取代了「國」。最簡單的例子,目前國際許多制裁和聲討明明是針對中共的倒行逆施,但中共的宣傳很少指責某方某國「反共」,而是一概以「反華」代之,即拉上中國民眾陪綁。但許多中國人對此低劣的騙術卻一直不明就裡,接受起來已經形成集體無意識。

那麼中國如何確保避免復辟倒退的命運?答案和道理並不複雜,必須從結構和體制上做出真正現代化變革,絕不可再搞什麼「半吊子改革」及不倫不類的「四不像」,戴著鐐銬起舞,終歸不可持續,最後結局還是回歸原始和愚蠻。這並非是現代文明如何高不可攀,而是中國社會出於狹隘的個人或集團私利,以及對現代文明認知的先天障礙,自己不斷重複選擇鐐銬和復辟。

正面力量為何無力回天?

而對於習近平的公然倒行逆施,中共內部的開明力量,中國民間,及海外自由民主聲浪,為何對其全無制衡制約能力,終於導致了習氏目前的全面得勢復辟?關於中共內部,上面已有所闡述,共產黨本質就是反現代文明,改革開放初期只是稍有鬆動而已。而習以「亡黨」和「反腐」雙管齊下要挾全黨,很快就可以翻盤和占據主動;而中國民間對習氏唯一可能形成一定威脅的,就是前些年崛起的所謂「民營資本」,為此習氏動用槍桿子刀把子加以打壓,民營資本並無回手之力,只能屈從就範。

而此次海外的民主自由聲浪也形成一定聲勢,譬如共同主張「習下李上「,訴諸於中共元老集團能堅持改革開放,希望能夠影響到中國內部政治生態和格局演化。但海外力量在中共的核心要害部門,譬如筆桿子,槍桿子,刀把子,錢袋子等基本沒有任何滲透和影響力,導致有關政治訴求輕浮於表面,甚至經常流於謠言和臆測。當年滿清倒台,是由於有孫中山先生領導的前赴後繼的果敢行動;當年國民黨倒台,也是由於遭遇到中共嚴重的政治和軍事打擊。如今欲制服習近平和中共頑固派,只動嘴不動手,只有關注但沒有布局,只有外援但缺乏內應,這樣的成功概率自然不會高。

相反,近年來海外民主自由陣營反不斷傳出遭中共滲透分化的情況,許多海外人士把自己當成了專業自媒體,但又缺乏自己的系統主張和計劃,於是只好每天被動跟著中共的宣傳和風向走,經常等於是把中共的陳詞濫調用自己的話和平台在海外又說一遍,最後低下的成效可想而知。而且過多地傳謠和臆測,也造成自身公信力的喪失,觀眾的印象是這些試圖聲討譴責中共的人,自身水準其實也與中共半斤八兩,反倒等於幫了中共的忙,損害中國正面的聲音。

而中共喉舌對海外社交輿論平台的滲透騷擾,如胡錫進司馬南華春瑩之流,也近乎於寡廉鮮恥的地步。海外稍有覺悟的觀眾,對這種無恥之徒都應學會自覺抵制。他們的無恥就在於,煞有介事跑到海外民主自由的輿論平台上發言,而中國人民卻完全沒有接觸這些平台的自由。這些所謂能翻牆發言者,除了表明他們是中共默許下的邪惡喉舌之外,其它什麼都不是。

必須承認民主政治和現代文明,在面對獨裁專制和傳統體制時,確有一定的劣勢,即文明政治講究文明和規則,但獨裁專制沒有任何道德底線。譬如俄羅斯的普京就可以對政治對手採取暗殺下毒,逮捕關押等超級流氓手段。在這個方面,正義一方確實要做出明智果斷的抉擇,要善於採取綜合應對手段。一個值得借鑑的案例就是當年美國聯邦調查局成功剿滅肆虐美國的義大利「黑手黨「,要通過強力,法治,金融,和民主建設等綜合舉措,來瓦解打擊黑惡勢力。這對中國正面力量今天與中共的殊死搏鬥,也有著深刻的啟發意義,也就是說對中共的各主要核心部門,必須加強滲透分化和影響力。對重點頭目人物,要加強打擊制裁。

在這個領域,海外民主自由力量完全可與台灣方面攜手合作,因為台灣畢竟已經具備完整的國家機器形態和資源,對中共滲透分化工作也是重中之重,在這方面的操作和布局愈細緻周到,計劃愈嚴謹大膽,就愈能在未來關鍵時刻發揮作用。台灣目前還面臨愈發嚴重的中共軍事威脅,同時習近平獨裁專制和打壓異己必定在中共內部所造成嚴重分裂和空隙,應管控危機抓住時機,全面滲透中共黨政軍各關鍵部門,爭取在無形戰線上占據主動和先機。

總之,正面力量不能只是做口頭功夫,重網絡流量,那樣事倍功半,自毀陣腳。在目前形勢下,最可行的操作,就是海外民主自由力量與台灣政府和民間力量更多攜手合作,共同對中共做出具體實際的分化和反制動作。空談誤國,實幹興邦,這是一個真理。

中國會面對怎樣的未來?

根據目前形勢,我們對未來可以形成幾個基本判斷:首先,中華文明的復興崛起已經再成水中泡影。習近平所稱「中國式的現代化」,或稱「中共獨裁專制下的現代化」,完全是痴人說夢的謊言和文字遊戲,獨裁專制與現代文明和真正的現代化徹底背道而馳。如果習近平一定要沿著此路狂奔,即便中國僥倖強大了,結果也只能是希特勒和東條英機式的法西斯軍國主義瘋狂。法西斯軍國主義是中華文明偉大復興的目標嗎?當然不是。

再就是習近平愚蠢僵化的防疫政策,國進民退的經濟政策,在國際上受到的廣泛制裁抵制,具體項目上一系列爛尾工程,這個綜合效應將會引發中國社會的經濟危機和動亂。習氏的絕對權力獨裁,是極端變態異化行為,必定會出么蛾子。中共歷史上毛澤東曾經高度集權專制,結果出了林彪事件的么蛾子。目前,習近平重蹈覆轍,中共黨內又將血雨腥風,很可能會發生「『林彪式政變「的惡性事件。

而外部的可能危機,就是習氏鋌而走險,武力進攻台灣,而招致國際社會的聯合制裁打擊。如果發生台海之戰,戰爭的規模也許只限於台海,也許會擴大到整個區域。一旦擴大化,國際社會將別無選擇,而必須對習近平和共產黨的中樞進行征伐打擊,中國的形勢也必將隨之發生巨變。

習近平借中共「二十大」的瘋狂倒行逆施,也再次向全世界表明中國政治文化傳統的一大弱點,即掌握政治權力的人嚴重缺乏公心,人格低劣,很容易利慾薰心,公私不分。在這方面做的比較好的,近現代歷史上只有孫中山先生孤獨一人,蔣經國先生後期也有公心發現。其它從袁世凱蔣介石,毛澤東到今天的習近平,在這方面都是不及格的水準。尤其是習近平現在悍然推翻了中共「連任兩屆,到站下車」相對文明的政治規矩,再次以無恥和黑暗籠罩中國的前途和未來,令人恍如隔世,此人對中華民族所犯下的滔天罪惡罄竹難書。

於是最最深刻的教訓,就是中國未來的進步,必須特別加強制度建設,完全徹底地做到制度比人強,絕對不能讓個人私心和野心凌駕於制度之上,不管是遇到習近平,還是毛近平或袁近平。通過我們每一個人的提高覺悟,加強公心,具體努力,讓未來被掌握在制度和體系手上,而不是獨裁者的手上,中國才有真正的光明和未來。

作者:唐龍(中國政論家和投資家)

(文章只代表作者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1111/18283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