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岳山:新一屆政治局委員的職務變數和醜聞

2022年10月23日,在北京,中共政治局常委亮相後,一名安保人員在人民大會堂內。(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二十大出爐的新一屆政治局成員,具體職務陸續落實,但仍有多人未確定。有些要等到明年兩會確認,目前來看,仍充滿變數。另外,這些習近平親自選定的高層官員,有些明顯是醜聞纏身。

中共二十屆政治局的人事觀察

中共二十屆政治局委員名單:丁薛祥、習近平、馬興瑞、王毅王滬寧、尹力、石泰峰、劉國中、李希李強、李干傑、李書磊、李鴻忠、何衛東、何立峰、張又俠、張國清、陳文清、陳吉寧陳敏爾趙樂際、袁家軍、黃坤明、蔡奇

其中習近平、李強、趙樂際、王滬寧、蔡奇、丁薛祥、李希等7人,為政治局常委。習近平作為中共總書記,蔡奇作為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李希擔任中紀委書記,角色已確定。其餘四人:李強預計任總理,趙樂際預計任人大委員長,王滬寧預計任政協主席,丁薛祥預計任常務副總理,都要等到明年兩會確認。

政治局中的地方大員,職務穩定的是馬興瑞(新疆書記)、黃坤明(已任廣東書記)、陳吉寧(已任上海書記)。現任天津書記李鴻忠已任滿一屆,已66歲的他仍留在政治局,可能有兩個去向,一是接替胡春華的副總理,分管「三農」,另一種可能是接替王晨擔任人大排名第一的副委員長。

現任重慶書記陳敏爾,作為「之江新軍」代表,本來是入常熱門,結果沒入常,算是二十大上的失意者。有人認為是他被外界輿論打上習接班人的標籤,引起習的顧忌,因此不讓他入常,這種說法也未必沒有道理。但陳敏爾畢竟是習的親信,他有可能在頂替胡春華的副總理職位上和李鴻忠形成競爭,但也有可能是調到相對更重要的直轄市——首都北京當書記。1960年生的陳敏爾仍有望在下屆入常。

這次地方大員入局,還罕見出現福建省委書記尹力。有港媒消息稱,尹力是公共衛生專業出身的醫學博士,有可能接下主管醫療衛生尤其是疫情防控的副總理職位,也就是接替孫春蘭。與之呼應的是,這屆政治局破例沒有女性成員。

陝西書記劉國中、遼寧書記張國清、浙江書記袁家軍也進入了政治局。這三人可能填補陳敏爾離任重慶、蔡奇離任北京、李鴻忠離任天津之後的空缺。

餘下還有王毅接替楊潔篪的中央外事辦主任,何立峰接下劉鶴的副總理職務,這兩個職位基本定局。

中央書記處書記7人中,有五名政治局委員,除了第一書記蔡奇按例頂了王滬寧,分管意識形態、黨建,石泰峰已任統戰部長,李書磊已任中宣部長,陳文清已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李干傑職務未定,可能會接替同屬清華系的陳希,兼任中組部部長和中央黨校校長。

順便說下中央書記處另兩名並非政治局委員的書記,劉金國本身是中紀委副書記,王小洪本身是公安部長。並非政治局委員的劉金國如果兼國家監察委主任,等於國家監察委主任級別有所調降,要看明年兩會的結果。而也非政治局委員的公安部長王小洪,已有中央書記處書記和中央政法委副書記兼職,預計還會在明年兩會增加國務委員職務。

保黨格局下習親選、收編的習家軍難脫負面形象

據官媒報導,這屆中央高層是習近平親自挑選、把關的,包括被收編者,算是廣義上的習家軍。但這也令習近平背上用人之責。我們也可以看到,這些成員中,也有身負醜聞者:其中以李鴻忠為最。

李鴻忠被認為是「三姓家奴」,最早是李鐵映秘書,後歸江派,是江澤民情婦黃麗滿的親信。他在湖北任職時在新聞界惡名昭彰,因為在兩會期間不滿意一位記者追問「鄧玉嬌刺殺淫官案」,怒而搶奪記者的錄音筆,引發輿論大嘩。

李鴻忠後來出位向習表忠,同樣在官場受非議。此等有負面形象的公認的小人,為何獲習近平重用?引用時評人長平先生的點評,就是:「『搶筆』不要緊,只要『餃子』香。」李鴻忠的升遷體現了中共專制政治特點,其大張旗鼓地違背民意,被專制官僚體制視作所謂的「意志堅定,敢作敢為」。

另一個是曾任臭名昭著的中央610辦主任(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法外機構)的劉金國。劉金國並非政治局委員,但如今身居副國級中央要職,他的醜聞也值得一說。

自由亞洲電台專欄文章介紹,被指野心膨脹的原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還是公安部正司局級幹部時被安排出任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期間,其頂頭上司就是實際主持610辦公室日常工作的劉金國。而且從孫力軍進入公安部的第二年起,該部門的紀委書記就是劉金國。此後的6年多時間裡,孫力軍一路犯下無數的經濟罪、政治罪,都是在劉金國這個公安部紀委書記兼督察長的眼皮底下進行的。文章說,劉金國至少也應該對孫力軍案負失察之責,「連個失職罪都不被追究的話,很難令內部人士心服」。

明顯與涉及反習的孫力軍密切的劉金國,在二十大上反獲重用,未知習近平是否真的看走眼?

至於政治局的其他人,多多少少在國內外形象都不太好。如李強因為執行中共的清零政策,在上海大肆封城,把自己原來不算差的形象毀了;蔡奇因為在北京對「低端人口」野蠻大清理,也給人負面的強悍印象;李希的上位故事廣為流傳,說他靠借包裝延安梁家河,以拍馬屁拉近了和習的關係;王毅靠一副狼性跟定了習的對外鬥爭要求,以69歲的老大哥身份升入政治局。至於留任常委的王滬寧和趙樂際,兩人內心陰暗,人可貌相,不在話下。

其他未列出的中共高官,或許也有不為人知的負面狀況,在此無法一一列舉。根本問題在於,只要當權者仍一心保黨,這個人事大盤,不管誰上誰下,都擺脫不了邪惡的黨性控制,自然會在人間戲台形成一派小丑式折騰的紅朝亂象。若這個班子當中有人終於從丑角中猛然神醒,扔掉戲服,向黨反戈一擊,他還有機會當民選大總統。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1113/18290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