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林輝:中共昔日鼓動領導學生運動 今日為何害怕

作者:
這些學生沒想到的是,他們投入生命為之效力的中共,卻在1949年建政後,禁止了學生運動,並對自發的學生運動,如1976年的「四五運動」和1989年的「六四運動」,用暴力鎮壓,甚至釀成血案。原因就在於當中共成為高高的主宰者、掌握專政機器時,是不容許任何人挑戰自己的權力的,若有人敢於挑戰,那就用鐵拳狠砸。至於中共當年所有的追求民主、不搞一黨專制的承諾,則不僅被拋棄,也被掩蓋起來以免國人知曉真相。

網友收集的高校抗議反清零相關照片(網路截圖)

新疆烏魯木齊某小區發生火災,因極端封控導致40多人死亡後,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南京傳媒學院、四川外國語大學等全國多地高校或出現悼念標語,或有眾多學生勇敢地站了出來,舉白紙進行抗議,向中共的防疫政策和專制統治說「不」。此舉讓中共當局非常緊張和害怕。

11月27日,中共教育部緊急召開全國高校一把手會議,部署臨時管控措施,包括叫學生提前回家,防止各高校串聯等。另有坊間消息指,中共不排除秋後算帳。

了解中共歷史的人都知道,對於學生運動,中共在1949年建政前後的態度是截然相反的。一個推友近日就如此寫道:發現一個規律,但凡1949年以前的學生運動,從「五四運動」到「一二九」到西安事變到47年「反飢餓反內戰」,都是愛國運動!而1949後,包括「四五運動」、「六四運動」等等,所有的學生運動都是反動的,都是非愛國的,甚至都是境外勢力煽動的。我忍不住思考,為什麼「建國」以後,學生就變壞了呢?

顯然,不是學生變壞了,而是因為中共的地位不同了。那就是建政前中共是在野的,學生運動背後都有中共的鬼影,中共正是通過鼓動和領導學生運動,製造社會動盪,以配合自身其他行動顛覆民國政府;而建政後,中共掌握了政權,自然不需要什麼學生工人農民運動,此時的學生運動則都是自發的,目的是反抗中共的暴政。

不妨先回顧一下歷史上被中共大肆宣揚的幾大學生運動。一個是1919年爆發的「五四運動」,中共宣傳稱是「先進青年」因無法容忍社會現狀的腐敗黑暗,出於「救國救民、改造社會」的熱忱而發起的「反帝愛國學生運動」,但香港歷史學者馮學榮在認真研究後,給出了不一樣的答案。他表示,這場運動「除了打傷一個人、燒毀一棟房、撤了三個官、留下暴力的火種之外,沒有什麼裨益可言:既沒有救國,也沒有立德。一場胡鬧,僅此而已」。至於青島的回歸,是民國政府利用了西方國家間的矛盾達成的,與「五四運動」沒有必然的關聯。

而且,參加抗議的很多北大學生,都受到了教授馬主義的中共早期領導人李大釗的鼓動和影響。史載,「五四」第一次示威行動後的當天晚上,學生領袖們就來到北大李大釗的圖書館辦公室,向他匯報當天所發生的事件。李大釗還要求馬克思主義研究會的成員,將運動擴大到其它城市中去。在響應這一號召的人當中,就有李大釗的學生、後來成為中共黨員的鄧中夏。無疑,中共利用「五四運動」,加強了宣傳,使更多的知識分子接受了馬克思主義,從此走上了歧途。

對此,中共黨史並不諱言:在成為馬克思主義者之後,李大釗聯繫團聚了一大批進步青年,倡導研究、宣傳馬克思主義,幫助許多青年建立共產主義世界觀、人生觀。這一時期,不少青年進步團體「新潮社」、「國民雜誌社」、「哲學研究會」、「新聞研究會」、「平民教育講演團」、「少年中國學會」以及「馬克思學說研究會」等,都把他奉為導師。受其影響後來加入中共的有毛澤東、鄧中夏、高君宇、何孟雄、黃日葵、譚平山、譚植棠、許德珩、張申府、范鴻劼等。

一個是1935年爆發的「一二·九運動」,而中共原副總理、現任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的岳父姚依林曾是該運動的領導者之一。姚依林曾就該運動接受過訪談,並刊登在《炎黃春秋》雜誌上。

「一二·九運動」發生的大背景是中共在國民黨第五次圍剿後,倉皇逃到延安,蔣介石張學良楊虎城率軍剿匪。根據姚依林的回憶,可證實三件事:一、「一二·九運動」不是學生自發的運動,而是中共策劃的,其活動經費也是由中共給予的。在當年的12月9日至16日連續幾日,成千上萬知道或不知道真相的學生,都跟著「北京學生聯合會」這個共產黨組織走上街頭,高喊「停止內戰,一致抗日!」「反對華北自治!」「等口號,實則在反對國民政府,為中共效命。

二是「一二·九」運動國民政府是如何鎮壓的。中共教科書的描述是:大批警察手執大刀、木棍、水龍頭,對付手無寸鐵的愛國學生。愛國學生不畏強暴,隊伍仍在繼續前進。這時,警察打開水龍頭,冰冷的水柱噴射在學生們身上,接著又揮舞皮鞭、槍柄、木棍毆打。學生們與軍警展開英勇的搏鬥,有百餘人受傷。

不過,在姚依林的回憶中卻說:12月9日當天沒有人受傷被捕,國民政府宋哲元方面的情況是「他沒有準備,就是水龍頭」。12月16日的遊行時,「他出動大刀隊,用刀背砍,沒死人,傷幾十個人」。而當時奉宋哲元將軍命令驅散學生的馮治安,對於舉國責難回應道:「29軍未開一槍,未殺一人,怎麼說是殘害青年?學生手無寸鐵,咱要想殺,甭動槍炮,光大刀片也早就血流成河了!這算什麼鎮壓?不過是軍隊和學生打架罷了!」與中共1989年殘酷槍殺上萬學生相比,高下立分。

三是中共策劃「一二·九」的目的。中共教科書稱是為了抗日救國,但真正的目的是如中共在其它史料中所承認的那樣,是「配合了紅軍北上抗日」,「給國民政府帶來壓力,緩解了中共在陝北的困境」。除此而外,也是要「武裝保衛蘇聯」,避免蘇聯腹背受敵。

「一二·九」運動對中共的歷史作用是重大的。它挑起了民眾對國民政府的不滿,並成為西安軍事叛變的間接推手;它使得無數年輕人被利用,並相信了中共的謊言,從而走上了信仰馬克思主義的不歸之路;它亦破壞了國民政府的備戰計劃,使日本全面侵華戰爭提前;而中共亦由此獲得了喘息的空間。

除了上述兩大學生運動外,1947年上半年出現的「反飢餓反內戰」學生運動背後也是中共的手筆。直接導火線是北大先修班女生沈崇被美軍強暴,但事實真相是,根據中共黨內披露,沈崇實際為中共地下黨員,她奉命色誘美軍,與他們交朋友,然後製造強姦事件以打擊美軍和孤立國民黨政府,結果證明相當成功。據悉沈崇在中共建政後改名換姓進入中共外文出版社工作,已婚,後移居美國。有網上消息稱,晚年的她對當年所為表示懊悔,認為自己年輕不懂政治(未證實)。

而關於中共是如何利用沈崇強姦案的,可參見1946年12月31日,中共中央下達的《中央關於在各大城市組織群眾響應北平學生運動的指示》,即要利用「北平美兵強姦女生事,造成有力的愛國運動」。中共地下黨員迅速行動,在北大、清華等高校,在社會團體中,誣衊國民黨,宣傳中共思想。天真的知識分子就這樣被中共利用著。

時任上海市市長的吳國楨在其回憶錄中曾說:「當人們不滿時,或者有不滿的理由時,自然就有共產黨滲透和可供利用的基礎。但如果沒有理由,共產黨也能造出一些,就拿北平女學生被強姦為例,那件事發生在北平而不是上海,但我們照樣遇到了麻煩。」他告誡學生:「我沒有小視那件令人惋惜的北平女學生被強姦案,但我說那是一件由美國士兵犯下的孤立罪行……但是請注意,當俄國人占領東北時,有多少中國婦女遭到了蹂躪?如果你們一定要示威,那麼應當針對這個劣跡更大的罪犯。或者,如果你們一定要對美國示威,那麼同時也應該對蘇聯示威。」吳國楨的這種說法使許多學生從感情回到理智上來。

顯而易見,從以上中共津津樂道的三大學生運動看,中共在未掌握政權前鼓動領導學生運動,都是有其目的,或是為宣傳馬主義,或是為保生存,或是反對國民政府,而無數天真的學生們就這樣被中共利用著。

這些學生沒想到的是,他們投入生命為之效力的中共,卻在1949年建政後,禁止了學生運動,並對自發的學生運動,如1976年的「四五運動」和1989年的「六四運動」,用暴力鎮壓,甚至釀成血案。原因就在於當中共成為高高的主宰者、掌握專政機器時,是不容許任何人挑戰自己的權力的,若有人敢於挑戰,那就用鐵拳狠砸。至於中共當年所有的追求民主、不搞一黨專制的承諾,則不僅被拋棄,也被掩蓋起來以免國人知曉真相。

如今,在中共極端疫情防控導致一個個慘劇發生後,又一波自發的學生運動爆發,在讓世人刮目相看的同時,也讓中共害怕。中共雖然採取了懷柔政策,但從最新的中共中央政法委會議傳出的消息看,未來並不排除秋後算帳。

與民國時期,學生可以隨意上街抗議政府,而且不被學生處罰相比,中共對學生的殘暴古今少有,而這樣的殘暴其實是針對所有的中國人的。這樣的政權,還能繼續存在下去嗎?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1202/18371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