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鍾原:江出殯儀式大變 高官百態透露了啥?

作者:

2022年12月1日,警察在江澤民死亡的上海華東醫院附近一處路口把守。

12月5日,中共忽然打破了幾天前的公告,為江澤民舉行了遺體告別儀式,還搞了兩次。一個半月前曾坐在二十大主席台第一排的人,再次少見地亮相,中共現任和前任高官們形態各異,包括習近平試圖與江綿恆擁抱的尷尬,多少透露了他們的真實內心。二十大後,中共內部的「妥協」和「鬥爭」還在繼續。

「不舉行遺體告別儀式」的公告作廢

11月30日,中共公布了江的死訊,同時也公布了治喪委員會名單,習近平是唯一的主任委員,委員包括了現任和前任官員超過200人。排在前面的是十九屆政治局常委,但把李強提到汪洋之後、趙樂際之前,然後是二十屆政治局常委、委員;之後是胡錦濤和退休的前任政治局常委,當中以江、曾派人物居多,他們基本上也是中共二十大坐在主席台第一排的人。

同日,治喪委員會公告(第1號)發布,稱在香港中聯辦、澳門中聯辦、駐外使領館設靈堂,接待弔唁;但「不邀請」外國人士來華參加悼念活動。

這樣的安排,比前段時間英國女王和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的葬禮差多了。

12月1日,治喪委員會公告(第2號)發布,稱12月6日舉行追悼大會,現場直播,要認真組織收聽收看;同時稱,「不舉行遺體告別儀式」。

這兩則公告在新華社等黨媒的網站首頁置頂掛了三天,12月5日忽然撤下;當天,中共打破了自己的公告,為江舉行了遺體告別儀式,而且在醫院和八寶山墓地搞了兩次。短短數日內,到底發生了什麼呢?

喪事背後的權鬥

最初公告「不舉行遺體告別儀式」,應該主要是習陣營為了進一步降低葬禮的規格。習是治喪委員會唯一的主任委員,這很可能是他最後決定的。習陣營故意壓低江,可以顯示二十大後又一次的內鬥重大勝利,還等於宣布江、曾派正式消亡了。

江的家屬主動保持低調的可能性不大。據傳聞,江11月13日就已經腦死亡,曾慶紅等很快拿出了評價極其高調的悼詞。曾慶紅一夥當然要與江的兒子江綿恆等互相利用。

江家為了防止被整肅,應該希望儘量高調,中共對江的評價越高,喪葬規格越高,江家相對越安全。

曾慶紅一夥為了保住僅剩的影響力,也希望拔高對江的評價,對一些敏感事件再度定性,防止今後翻盤。江派的退休高官們應該也想故意造一下聲勢,顯示江、曾派還在,並沒有潰散,仍有實力與習陣營周旋,試圖為剩下的小嘍羅們打氣。

然而,中共對江的評價並不高,雖有虛名,但業績的描述相當平庸,還有意無意地透露江的漢奸出身,強調了江在「六四」期間投機上位。江、曾派殘酷迫害法輪功,希望習繼續背鍋,但評價里偏偏一字未提。

習陣營決定「不舉行遺體告別儀式」,把江的出殯規格壓低,應該也想藉機打擊江、曾派,不排除把防疫作為藉口。但幾天後,葬禮形式忽然逆轉,很可能江家和曾慶紅一夥強烈反彈,但到底用什麼手段迫使習陣營妥協,目前難以確認。對外散布習的負面言論,估計是曾慶紅一夥威脅要幹的事,他們實際已經對外散布捧江的種種說法了,故意與現任高層不同調。

11月30日,江的屍身從上海運到北京,習陣營大概不希望在上海出現大規模為江送葬的活動。然而,當天上海官員已經先在上海華東醫院舉行了遺體告別儀式,央視有視頻報導;只是眾人對著江的屍身鞠躬,沒有繞一圈。習近平領著在京的政治局委員等高官到機場迎接,黨媒當時含糊地稱,治喪委員會辦公室成員和江的親屬護送遺體前往停靈處。

若不舉行遺體告別儀式,江的屍身應該直接送到八寶山墓地火化,但江家應該不願意;從停靈處到墓地自然要安排送葬儀式。從11月30日至12月5日出殯,當中如何「鬥爭」、最終「妥協」的過程恐怕不一般,畢竟中共把自己的公告推翻了。

2022年12月1日,一人正扛著花走進香港中聯辦。中共的公告稱,香港中聯辦和駐外使領館接待對江澤民的弔唁;但「不邀請」外國人士來華,也「不舉行遺體告別儀式」。

習近平擁抱江綿恆的尷尬

12月5日,新華社報導,習近平等一眾現任、退休高官抵達解放軍總醫院。眾人先向江的屍身鞠躬,然後繞行一圈,再對家屬表示慰問。報導避免持及「遺體告別儀式」的字眼,但實際卻發生了。

習近平走在最前面,繞行時似有意停頓,隨後他對江的遺孀、坐著輪椅的王冶坪點頭致意,但沒有上前握手。習近平與江的長子江綿恆握手時,似故意停留交談,又靠近擁抱。江綿恆應該沒有想到習近平有擁抱的舉動,肢體語言相當僵硬,甚至有意抗拒,但被習近平用手硬扳之下,勉強貼近,隨後又掙脫式地分離。他們瞬間地突然近距離接觸,顯得比較尷尬,多少透露了江綿恆對習近平的真實態度。

胡錦濤緊隨習近平,他主動靠近王冶坪,先舉手彎腰致意,之後上前輕輕握手,與習近平的反差較大。胡錦濤與江綿恆等只是握手,沒有擁抱的動作。

全場參加儀式的人,基本上都穿著長短大衣的外套,應該沒有打算長時間停留,唯有胡錦濤穿著西服套裝,顯得比較突出。他和習近平站在中間位置,似乎回到了二十大上被請出會場前的狀態,精神還更好些;旁邊雖然有人攙扶,但胡錦濤看起來並不需要,特別是與王冶坪握手的瞬間,動作顯得流暢、自然。

在場的人基本都戴著口罩,包括習近平,但王冶坪坐在輪椅上,沒有戴口罩,似乎擁有了習近平等高官開會時的特殊待遇。

江派官員戀戀不捨

習近平和胡錦濤之後,李克強栗戰書、汪洋、李強等沒有特別的舉動,基本走一下過場。趙樂際一直被認為是江、曾派的人,但也沒有任何特殊舉動。王滬寧倒是故意靠近王冶坪,還彎腰鞠躬,令人感到要報答知遇之恩的架勢。特殊場合之下,或許多少透露了他真實的內心。

韓正繞行過程中,目不轉睛地注視著江的屍身,比前後的其他人都更認真、更發自內心,絲毫沒有目光游移。韓正還故意放慢腳步,幾次似乎要停留,令後面的蔡奇丁薛祥都不得不放慢腳步。韓正走到王冶坪面前,認認真真地鞠了一躬,表現得最為恭敬,與後面的蔡奇、丁薛祥、李希王岐山對比鮮明,他們只是象徵性地走了一下過場。

現任高官之後,李瑞環溫家寶也屬於走過場。隨後的賈慶林比較特殊,故意在江的屍身旁停留,後面的張德江沒留意,幾乎要挨上他。賈慶林在福建任職時,曾深涉遠華走私大案,但江出面保住了他。第一涉案人賴昌星被通風報信,及時逃到加拿大避難,胡錦濤執政時,賴昌星才被引渡回國。賈慶林因而對江死心塌地,他對江的留戀心情,真實地流露了出來。

賈慶林後面的張德江、俞正聲、李嵐清沒有特殊舉動。曾慶紅走路有些一瘸一拐,令人感到江死後,他可能真的成了蹩腳鴨,但習陣營恐怕還不得不提防他的陰險。中共忽然又舉行了江的「遺體告別儀式」,背後很可能就是曾慶紅在搞事。

曾慶紅之後,吳官正、李長春、賀國強、劉雲山、張高麗都沒有特殊舉動,黨媒視頻沒有顯示退休高官慰問江家屬的鏡頭。朱鎔基、吳邦國、宋平、羅干似乎沒有出現。新華社的文字報導中僅專門提到胡錦濤,其他退休高官一個未提,應該有意為之。

只有現任高官前往墓地

醫院的告別儀式結束後,靈車駛出醫院時,一些醫院工作人員穿白袍排列在兩側,但所有人似乎都只是完成任務,個個面無表情,沒人拿著鮮花,也沒人招手示意。

在八寶山墓地門口附近,大批警察、軍人在場;還有一些身著清一色黑衣、統一戴同樣白花的人分列在街道兩側,以年輕人居多,只有少量中年人,基本沒有老人。他們大多數應該對20年前江執政的時期比較陌生,這些人也沒人手捧鮮花,沒人招手示意送別,大概沒有什麼感覺,同樣只是完成安排的任務而已,有些人的眼神和舉止,似乎更多顯露出好奇。

黨媒報導,在八寶山墓地的送別廳內,習近平與眾人又繞了江的屍身一圈,等於搞了兩次送別儀式。這一次,習近平與江綿恆握手時,沒有擁抱的舉動,但江綿恆似乎有了心理準備,身體明顯前傾、靠向習近平,卻被習近平雙手相握頂住了,習近平很快結束了握手,江綿恆的身體突出,似懸在半空,再次尷尬。

黨媒稱,在墓地送別的除了習近平等現任官員,還有江的生前好友,但視頻中沒有看到一個退休高官,包括胡錦濤和江派退休高官,他們應該沒有被允許前往墓地。習陣營在送別儀式上「妥協」,但也繼續在「鬥爭」。

江死了,習江鬥似乎應該完結,但實際上兩派的爭鬥還在繼續,江送別儀式的突然變動,像是兩派「鬥爭」新形式的序曲。

二十大上,習陣營與江、曾派妥協,搞掉了團派,如今是否有些後悔呢?當時,眾人應該已經知道江的死亡只是何時宣布的問題。江死了,但江、曾派並未被根除,他們壞事做絕,既怕被清算,也不肯輕易退場。「習近平下台」的口號是否與他們有關,他們是否在藉機攪局,恐怕是習陣營不得不擔心的事。

當然,把江派退休高官一窩端並非難事,只要習近平宣布停止迫害法輪功,並追究責任,江派官員一個也跑不掉,就看敢不敢這樣做了。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1207/18388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