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習近平自作自受,拜登終於正面迎戰

—李濠仲:習近平自作自受,拜登終於正面迎戰

作者:
台積電終於在亞利桑那州鳳凰城建設新廠,美國總統拜登對它的「感謝」溢於言表。台積電是在2020年中宣布設廠計劃,經過兩年談判才塵埃落定,因此也從原本「川普的勝利」,變成了「拜登的勝利」。台積電前來,被視為美國對中國科技威脅的明確回應,但這臨門一腳,應該要算習近平自己踢進去的。

台積電赴美設廠,被指為拜登想證明美國仍有其捍衛國家地位的戰鬥力和咬合力。(美聯社)

台積電終於在亞利桑那州鳳凰城建設新廠,美國總統拜登對它的「感謝」溢於言表。台積電是在2020年中宣布設廠計劃,經過兩年談判才塵埃落定,因此也從原本「川普的勝利」,變成了「拜登的勝利」。台積電前來,被視為美國對中國科技威脅的明確回應,但這臨門一腳,應該要算習近平自己踢進去的。

一直以來,美國國防部門就不斷警告缺乏先進晶片生產,將對美國戰略相當不利,所以包括台積電,三星電子、英特爾和GlobalFoundries同樣也是美國官方積極接觸的企業,更由於晶片影響範圍從軍用廣泛蔓延到民間軟硬體設備,美國其他部門也相繼投入分工布局,目的即要確保在美中關係持續緊張下,自己國家能高度掌握全球電子供應鏈。台積電原本因為成本效益躊躇不前,就結果論,這點應該已得到當地州和聯邦的實質協助。

另外,我們也可藉鴻海投資設廠的變化,分辨出台灣企業現階段對美方的戰略意義。2017年鴻海宣布將在威斯康星州投資打造世界級LCD面板廠,振奮了當地製造業,當時樂觀估計將創造1萬3000個工作機會,親自接見郭台銘的川普,還讚譽這項投資案將是「世界第八大奇景」。但數年過去幾成空轉,就在台積電2020年宣布亞利桑那州設廠後,郭台銘則是轉而發表聲明,表示鴻海會不會繼續這項投資案(威斯康星州LCD面板廠),取決於美國政府有沒有要給予相關的支持。答案或是清楚的。

兩者都是川普時期起的頭,最初也都存在美國人力、土地成本過高的疑慮,但回顧之前報導,川普政府始終對台積電更感興趣,或說對它施加了更大的設廠壓力(在供應美中晶片間做選擇),能增加上萬工作機會的威斯康星州LCD面板廠,則遲遲未見下文。當時川普官員甚至打算以「台積電設廠」作為大選的重大宣傳,只是發生政黨輪替,川普換上了拜登,台積電竟後發先制,這也代表了美國兩黨對中美競爭布局一致的想法,當然,這「一致性」早也不僅局限半導體一環。

至於何謂「習近平的臨門一腳」,回到20大習近平成功取得連任後的談話,包括他認為「國際格局的急劇變化,特別是外部對中國(中共)進行訛詐、遏制、封鎖和施加最大壓力的企圖」,以及他將「鬥爭」放入黨章等等,站在美國角度,這其實是最令人不安的中國外部戰略環境分析,因為這意味美中競爭,關鍵不只在美國是否感受到中國的威脅而予以壓制,而是中國更明顯地決心要以爭鬥(連競合都稱不上)手段挑戰美國。

那麼,美國如何能不回應中國的鬥爭式進逼(尤其在晶片問題上)?因此才又催促了拜登對中國公司輸出晶片的管制措施,以阻止中國獲取先進晶片技術,然後再跟進完成台積電美國設廠程序,進一步不讓中國技術跟上。也就是說,拜登確實已把習近平針對美國的好戰言詞當真,而非傾向解讀為他為鞏固國內地位所必需的表面上鷹派發言。

 

 

於是,在美國並沒有直接指揮、干預私人企業傳統下,台積電這次赴美設廠,卻也被解讀成是「拜登打擊了習近平與美國抗衡的野心」,在習近平展示了於中國的權力排場後,拜登則向習近平展示了美國的世界性排場。他親自出席台積電設廠典禮,宣示意義和當年川普在威斯康星州和郭台銘合影動土,層次並不相同。一家私人企業落腳美國,歡欣、美好的設廠氣氛,被指為拜登想證明美國仍有其捍衛國家地位的戰鬥力和咬合力,正在於更多人看到的是拜登政府是如何戒慎恐懼等到(走到)這一刻。

今年9月,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曾公開說,美國長期以來著重的是美國和競爭對手的「相對優勢」,例如「領先其幾代人」即可,但鑑於今日新的戰略環境,美國必須「儘可能保持最大的領先優勢」。地緣政治威脅日益加劇,國家技術已然扮演核心關鍵,蘇利文當時的說法,已等同預告了台積電美國設廠即將實現。拜登如何面對中國,至此也等於進入另一個新的境地。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1209/18396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