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王吉賢 :一年來荒誕事太多太多… - 特別節目

作者:

旅居烏克蘭敖德薩北京王吉賢的油管網頁©網絡

2022年即將成為過去,在過去的一年中,國際上發生的最重大的事件莫過於俄羅斯在十個月前對烏克蘭發動的侵略戰爭,這場戰爭已經導致俄烏雙方數十萬人的死亡,數百萬烏克蘭人逃離家園。然而,戰爭卻似乎遠沒有結束的跡象。就在聖誕新年的節日期間,俄羅斯軍隊一如既往地對烏克蘭各大城市進行轟炸,不過,烏克蘭人卻依然在缺電斷水的寒冬中堅強地慶祝聖誕與新年。烏克蘭人何以如此堅強?滯留在烏克蘭南部海濱旅遊城市敖德薩的北京人王吉賢先生實地觀察了戰爭過程,對烏克蘭人的處境感同身受。他個人也因為試圖通過網絡向外傳播一些不同於中共官方版本的有關戰爭的信息而遭受中國網信辦的封鎖,遭受中國網絡水軍的騷擾。使他從一位不關心政治的電腦程式員成為油管上有十多萬人關注的時事評論員。法廣12月30日電話採訪了王吉賢,請聽談談他在當地的感受,以及這場戰爭對他個人的影響。

法廣:王吉賢先生,您好,非常感謝您接受法廣的專訪,首先請您介紹一下今天敖德薩的情況,是否繼續受到空襲?

王吉賢:早晨兩波空襲警報剛剛結束,今天的電網沒有被炸斷,昨天都就被炸斷了,估計是因為快過年了,所以他們要加強行動,要顯示一些戰果吧!所以對我們的攻擊就更加猛烈了。

法廣:您從二月24日戰爭爆發以來始終逗留在敖德薩,近距離的觀察了戰爭發生之後的整個過程,您對烏克蘭官方,對軍隊,或者對烏克蘭的總統有些什麼評論?

王吉賢:首先我想就總統澤倫斯基說幾句,因為我非常費解網絡上居然有對他的一些批評,我覺得人家抗戰十分努力,我們對他是完全理解和支持的,我身邊的烏克蘭當地的民眾沒有看到不支持總統的。當然,客觀地來說,烏克蘭還有一些人對俄羅斯依然存有幻想,這些人是極少數,主要在烏東地區,他們也不是反對澤倫斯基,而是,誰反對俄羅斯,他們就反對誰。關於烏克蘭軍隊,我覺得烏克蘭軍隊的氣勢還是不錯,今天戰事之所以陷入膠著,主要同武器供應有關。我們不擔心俄羅斯打過來,可以說,我們對軍隊的信心還在,但是,我們也清楚不是光靠勇氣就可以結束戰爭的,我們還是需要武器方面的支持。

法廣:這次烏克蘭軍隊對號稱是全球第二大軍事勢力的俄羅斯軍隊頑強抵抗了是個多月,另全世界刮目相看,同時,也倍感意外,那烏克蘭民眾是否也對自己軍隊的表現感到意外呢?

王吉賢:其實俄烏衝突從2014年就開始,戰火就一直沒停。俄羅斯軍隊究竟是否是全球第二大軍力,我不知道是根據什麼標準,總之,烏克蘭人對此不以為然,想當年蘇聯紅軍時期,他們多一起作戰,誰有多少實力大家都清楚,誰也不怕誰!另烏克蘭人感到驚訝的是這次俄羅斯居然會對烏克蘭發動全面戰爭,那兒都炸,而且,專門轟炸一些醫院,劇院,居民樓,超市等等,現在大過節的,還轟炸電站,把一個城市都炸停了電,這對軍事上有什麼益處?這不就是要折騰老百姓嗎?這是什麼軍事策略?這完全就是恐怖主義!我可能說得有些情緒化,但是,這實在是令人氣憤!軍隊與軍隊打仗,幹嗎欺負老百姓!其實從軍事層面來看,俄羅斯在烏克蘭並沒有占到什麼便宜!

法廣:我們知道,即使是在今天,即使俄羅斯在烏克蘭屠殺平民,犯下戰爭罪的證據已經數不勝數,但是,國際上依然有許多國家,包括中國在內,幾次三番拒絕支持聯合國有關譴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決議,從您的角度來看,您覺得這令人費解嗎?

王吉賢:最開始的時候,我感到非常的詫異,不理解為什麼中共不願意譴責俄羅斯,但是,幾個月來,我逐漸明白,從中共與俄羅斯從歷史上的關係來看,這其實很正常,怎麼能夠要求兒子譴責老子呢?如果是一個民主國家拒絕譴責,那我會覺得很不正常,但是,中共與俄羅斯其實是流氓一家子,這是天經地義!

俄烏戰爭把我打醒看清中共的面目

法廣:我們知道您在這場戰爭中經歷了許多,您覺得個人感受最深刻的是什麼?

王吉賢:客觀地來講,俄羅斯的飛彈對我個人並沒有產生很大地影響,它們對我的生活造成不方便是事實,但是,我感受最深刻的還是中國網信辦對我的封鎖,數位化的攻擊,數位化的消失,我全經歷了。通過這一些列事件使我明白了許多事情,之前我對政治也不是很感興趣,總以為共產黨也沒有這麼壞吧!人家要折騰你一定是因為你犯了什麼錯誤,我現在才明白,他要想折騰誰,根本不需要原因。這是我個人意識形態上最大的改變!戰爭剛開始的時候,我真的就覺得很氣憤,當時是真實的感情流露,因為我覺得人怎麼能夠幹這種事!現在,我明白了,他們剛剛把電站炸了,我也一點都不驚訝,您也可以說,我是被打皮了,我現在知道這太正常了,缺德人幹缺德事,他們再做什麼沒有底線的事我也不會感到驚訝!

法廣:其實這場戰爭是把您給打醒了!看清楚了中國政府是如何運作的,是吧!

王吉賢:其實,我不太喜歡您使用中國這個詞,因為我認為他們不代表中國,中國是一個地理概念,而中國共產黨是一個意識形態概念,我不覺得中國這兩個詞丟人,中國有好人。中國還有中華民國。其實,我一開始的時候對中國共產黨那一套一點兒也不了解。

俄羅斯居然會無緣無故地發動戰爭

法廣:其實您一開始時對政治並不感興趣,是嗎?

王吉賢:是,過去,我不了解,我不喜歡但是,我並不仇恨他,你不惹我,我也不惹你。戰爭剛開始的時候,我還勸過中國使館,要把中國的國旗與俄羅斯的旗幟分開了,以免別人誤會,我還以為他們與俄羅斯不一樣。但是,之後,我不就發生了後來的一些列的事件。後來我才明白原來他們就是一家人。從國際歌到中國的國旗。這一年發生的荒誕的事情實在太多,以前我認為打仗應該還是有一點理由,但是,今天我發現,他們打的這個仗基本上就沒有什麼理由。然而,還有什麼是真相,界限也不是這麼分明,我是做程序出身的,我認為真假是非是很清楚的。前兩天,我媳婦達沙考試,問題是中國最大的島嶼是什麼,拿什麼搜索器就搜索出什麼結果,用中國或者俄羅斯的搜索器,那就是台灣島,用西方的搜索軟體,出來的就是海南島,我現在才發現,原來真相併不存在,誰的嗓門大,誰說的就是真相!

法廣:您如何展望這場戰爭的演變?您個人在新的一年裡有何打算?

王吉賢:我們當然希望戰爭能夠很快的結束,但是,我們也知道不可能很快結束,尤其我們需要更多的武器,我們不覺得明年一開春戰爭就會結束。我們都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我們在這兒準備了發電機,想辦法渡過難關。因為根據我對烏克蘭的了解,我不相信總統澤倫斯基會妥協,會同意割地來結束戰爭,我相信這是不可能的事!

法廣:您明年有回中國的打算嗎?

王吉賢:在技術上是有可能的,因為中國已經解除隔離政策了。但是,我更加傾向於把父母接過來,因為他們在那兒生活得也不痛快,而且,根據我這一年來的經驗,我相信如果我回去,我充分的相信一定會遭受不公平的對待,雖然我沒有害他們,但是,我們是不會有底線的。而且,我自己覺得並沒有做錯什麼,我也沒有必要妥協!

感謝王吉賢先生接受法廣的專訪。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RF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101/18494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