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被習近平嚇到?新加坡主權基金要潤了;要出事?中國央行下令銀行2月份放緩放貸

儲電量抵2萬輛電動車、成本竟不到鋰電池15%;深圳樓盤促銷送60萬首付剛火一天就被查

知情人士透露,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在過去1年內大幅放緩對中投資。

日前深圳市龍崗區推出了「白送60萬元,首付30萬元買3房」的促銷活動,一度引發全網轟動,在最終被叫停。

經濟學人」指出,數以十億計美元正以度假名義外流,中國出境觀光愈旺,資本外逃就愈嚴重。

三位知情的銀行家表示,在1月份銀行新增貸款創下紀錄後,中國央行已要求一些銀行放慢放貸速度,以遏制風險。

重大利多!「鐵鏽電池」誕生了,儲電量抵2萬輛電動車、成本竟不到鋰電池15%。

被習近平嚇到?新加坡主權基金要潤了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指出,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在加強對全球第2大經濟體風險的審查之際,已決定暫停對中國的私人投資。5名知情人士表示,GIC是全球最大的私募股權基金投資人之一,過去1年內縮減了專注於中國的私募股權(PE)和創業投資(VC)基金,同時也大大放緩對中國民營企業的直接投資。

2名知情人士指出,GIC過去是中國經濟成長的早期支持者,但該基金的部分高層在過去1年的內部討論中,對「投資中國」轉為更加謹慎的態度。

作為亞洲最強大主權財富基金之一的GIC,內部熱烈討論相關議題,反映出人們對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一些政策決定可能如何影響投資人的擔憂,僅管對去年經濟成長造成最大影響的清零措施已經結束。

1名試圖用GIC資金投資中國的高層表示,GIC大幅減少了投資,並提到決策「轉向」正好是在基金很難找到其他地方進行同樣規模投資的時候。

根據監測中國投資的數據供應商ITjuzi紀錄,GIC過去1年對中國企業的直接投資僅2筆,2021年這一數字為16筆。2名知道GIC決策過程的人士表示,高層對美中關係惡化,導致地緣政治風險增加而感到不安,並擔心習近平為減少國內經濟不平等所提出的「共同富裕」,可能會產生意想不到的負面後果。

GIC由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擔任主席,預估管理約7000億美元(約新台幣21.1兆)的資產,在過去30年的時間裡,藉由投資中國獲得了可觀的回報。但近幾年受到中國房地產危機、北京打壓科技巨頭的影響,GIC對中投資也遭一定打擊。

其中1名知情人士表示,該基金因北京對螞蟻集團的行動而「精疲力盡」,並且對中方可能會影響旗下投資等,其他意想不到的舉動變得更加謹慎。投資人稱,GIC高層表明他們正在暫停投資,並放緩對中國的決策承諾,但對未來的討論持開放態度。1名知情人士補充,這樣的決定與許多主權財富基金、養老基金正在做的事一樣。

根據年報,截至2022年3月,GIC最大的市場是美國,占投資組合的37%,日本以外的亞洲市場則占投資組合的25%。隨著GIC增加整體投資,對中投資則減少。全球主權財富基金數據平台Global SWF統計,GIC在去年共部署403億美元(約新台幣1.2兆),比2021年增加了17%。

美中緊張關係加劇,其他大型投資人也對中國更為謹慎。《彭博》日前報導指出,加拿大安大略省教師養老金計劃(Ontario Teachers' Pension Plan)已暫停對中國私人資產的直接投資,部分原因是地緣政治風險。

「鐵鏽電池」!儲電量抵2萬輛電動車、成本竟不到鋰電池15%

特斯拉前副總裁馬特奧.哈拉米洛(Mateo Jaramillo)創設的Form Energy,成為2022年全美吸金前10高的新創企業,獲得全球巨頭比爾.蓋茲的突破能源科技(Breakthrough Energy)、淡馬錫控股等青睞,總募資金額超過8億3千萬美元(約合新台幣250億元)。

目前多數發電廠都是用鋰電池來儲能,但它成本高,一次只能儲存4到6小時的電量。Form Energy則因打造出可儲存100小時以上電量的超級電池,打敗天下無敵手;且成本只要鋰電池的七分之一(約14.3%)。

當別人拼命搶鋰礦做電池,他卻是用鐵—這個地球上最便宜、最常見的材料來做「鐵鏽電池」。

一組鐵鏽電池的體積跟一台洗衣機加烘衣機差不多,它的原理是,電池放電時吸氧,讓浸泡其中的薄鐵板生鏽,釋放電子;充電時,電流則讓鐵鏽還原,吐出氧氣。就像是讓一片鐵在吐納呼吸之間,完成充電放電。

相較於鋰電池必須仰賴鋰、鈷、鎳和石墨等稀缺貴金屬的進口,且資源被中國等少數國家壟斷,牽動著美國能源安全的敏感神經,鐵卻是地球上開採最多的金屬,而且價格便宜。

特斯拉最暢銷的Model3電池容量約是50度到82度,換算起來,一個鐵鏽電池系統最高可抵2萬輛Model3電池;或者,供應台灣2841戶家庭,整整1個月的用電量。

生活成本增,美國高薪族也吃不消…有人搬回老家,放棄度假

金融機構LendingClub和PYMNTS最新調查顯示,在近4000名受訪者中,有64%表示目前生活只是過得去,比前一年的61%略為增加;該調查也發現,86%受訪者年收入超過10萬元(美元,下同),遠高於全國家庭中等收入7萬784元,但因通膨居高不下,生活成本增加,連這些高收入族群也吃不消。

根據蓋洛普(Gallup)自1976年以來的調查,受訪者財務狀況比一年前更糟的比率超過20%,而且逐年惡化,今年國人財務狀況比一年前惡化比率達50%,是自經濟大衰退(Great Recession)以來最高紀錄。

據統計,全國家庭平均中等收入經過通膨調整後,已從1984年的5萬6000元上漲至2021年的7萬1000元,增加27%。相較之下,中等房價卻從1984年的23萬2000元上漲102%,2022年最後一季達到近46萬8000元。

深圳樓盤促銷送60萬首付,剛火一天就被查

近期,為挽救瀕臨崩潰的中國樓市,北京當局開始鬆綁房地產政策,各地開發商也紛紛推出各種令人眼花繚亂的促銷政策,但大多仍收效甚微。近日,深圳市龍崗區信城縉悅花園推出了「白送60萬元,首付30萬元買3房」的促銷活動,一度引發全網轟動。

多位房屋仲介的工作人員向媒體證實,這次折扣活動是房源總價減免60萬元,在首付中直接扣除。以總價300萬元左右的78平方米3居室戶型為例:活動前的原首付為90萬元,減免60萬元後,只需首付30萬元。

相關消息在網絡上傳開後,也迅速引發網民的圍觀與熱議。其中不乏網友懷疑這場促銷的真實性;或質疑開發商可能先虛高報價後再以大幅度減免首付的噱頭來吸引客戶;還有網友留言說「送60萬,不怕以前的業主砸售樓部?」但也有不少網民對這樣優惠頗有期待。

(網頁截圖)

2月17日,有自媒體人以購房者身份諮詢上述樓盤的銷售情況,深圳一地產仲介工作人員介紹說,開始促銷的當天他去幫客戶排隊了,但減免60萬元的房源很少,「沒搶到」。現在該項目已被叫停,周末售樓處就不接待了。

撐過清零卻遭遇限電,雲南多家鋁廠被迫減產

據《上海證券報》20日報導,中國雲南地區近期遭遇乾旱天氣,水力發電量有限,造成電力缺口巨大。官方遂對拉動當地經濟的電解鋁企業痛下殺手,進行新一輪限電減產。要求電解鋁企業以2022年9月限電壓產初期的企業生產及用電情況為基數,壓減負荷比例擴大至40-42%不等。

截至2月19日下午,雲南幾家鋁廠已經減產。報導援引上海鋼聯分析師的觀點表示,因距離汛期到來還有3個月左右,在此期間內,當地企業復產的可能性很小。

據上海鋼聯統計,去年9月至10月期間,雲南電解鋁行業合計減產約110萬噸/年,相當於在當時運行產能518萬噸/年的基礎上減產21%。而近日官方要求該產業壓減負荷量約為100萬千瓦,按照13500千瓦時/噸的電耗來計算,理論影響產能約為74萬噸/年。

禍不單行,中國人報復性出國給北京帶來一惡果

經過三年的新冠疫情限制,這種流浪癖是可以理解的。但除了顯而易見的動機——陽光、大海、沙灘和學習——還有另一個未說明的動機:將資金偷偷帶出國門。資本管制限制了中國公民可以購買的外幣。人員跨境流動為資金流動提供了掩護。

中國家庭在疫情期間積累了大量存款。房地產市場歷來是該國財富青睞的目的地,但仍處於垂死狀態。因此,許多人將熱衷於分散他們的資產。大多數人旅行是為了開闊視野。中國人也喜歡擴大他們的投資組合。

「經濟學人」指出,數以十億計美元正以度假名義外流,中國出境觀光愈旺,資本外逃就愈嚴重。

現在中國人旅遊渴望強勁,攜程旅行網(Ctrip)一個月內詢問度變成之前的4倍,學生也在尋找海外就學機會。在澳門,一家博弈中心和兩家豪華飯店本月訂位全滿。

根據法國外貿銀行(Natixis),如果疫情前的模式確定回歸,今年中國旅遊支出將增加1600億美元。

經濟學人指出,中國資本管制限制公民可以購買的外幣,跨境人員移動則可掩護金錢轉移行為。舉例來說,中共當局2017年就曾舉報天津某人如何取得39張銀行卡,並以海外就學名義提領超過240萬人民幣。

法國外貿銀行14日公布的報告則估計,2020年雖然旅遊人數驟降,中國本身的旅遊支出數據與目的國與全球資料來源的數據相比,兩者之間還是有大約680億美元的差距,相當於中國GDP的0.5%。

要出事?中國央行下令銀行2月份放緩放貸

三位知情的銀行家表示,在1月份銀行新增貸款創下紀錄後,中國央行已要求一些銀行放慢放貸速度,以遏制風險。

銀行家們表示,本月早些時候,中國人民銀行(PBOC)向一些貸款人發出了非正式指示,即所謂的「窗口指導」,要求他們「以適當的增長率」發放貸款。

消息人士稱,銀行被告知在2月份控制新貸款的規模,避免以過快的速度發放新貸款。

在嚴厲的新冠肺炎防疫措施和房地產業危機將中國2022年GDP增長拖累至近半個世紀以來最差水平後,中國銀行面臨加快信貸支持的壓力,以支撐放緩的經濟。

1月份,中國新增銀行貸款超過預期,達到創紀錄的4.9萬億元人民幣(7135.1億美元)。

然而,貸款增長主要由國家支持的基礎設施項目支撐,而實際商業需求仍然疲軟。

一位銀行家表示:「如果銀行盲目追求增加貸款規模,這可能是不可持續的。」

此外,對銀行發放更多貸款以促進消費的壓力,導致了這類資金的濫用。例如,一些購房者借了更便宜的消費貸款來償還抵押貸款,這種做法被監管機構禁止。

周五,中國銀行業監管機構對五家金融機構的違規行為處以罰款,包括非法房地產貸款和濫用消費貸款。

中國人民銀行沒有立即回應置評請求。

一位了解此事的第四位銀行家表示,央行1月份還向一些大型國有銀行總部發出了指導意見,要求它們將1月份的部分貸款,分攤計入後幾個月帳目中。

消息人士稱,此舉旨在避免銀行貸款數字突然飆升。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導

責任編輯: 吳莉亞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222/1869763.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