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名家專欄:中共的鎖鏈

作者:

朝鮮脫北者朴妍美。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Yeonmi Park撰文/任季編譯

以下文章改編自朴妍美(Yeonmi Park)的新書「趁著還有時間——一個朝鮮脫北者在美國尋找自由的過程》(While Time Remains: A North Korean Defector’s Search for Freedom in America)。」

毫無疑問,當今世界最令人印象深刻和最具影響的經濟發展案例,是過去20年中國的經濟增長奇蹟。被冠以「紅龍」的當代中國已經成為全球貿易和商業中最大或第二大的存在。它處於科學和技術的最前沿,它是全球支付、在線零售和高鐵等基礎設施的領導者,並可能很快主導消費電子產品。它也有可能在人工智慧和量子計算領域贏得主導地位,這肯定會服務於它飛速增長的軍事力量。2021年,中共的國防開支總額約為2400億美元,僅次於美國,其現役軍隊超過200萬,是歷史上最龐大的軍隊。

對於一個自稱是「統一、一黨制、社會主義國家」的國家來說,這些都是了不起的成就。而在中國之外,這種政治和經濟模式總是伴隨著不間斷的失敗、崩潰和挫折的歷史記錄。並且,中共有著其它共產主義政權一樣的缺陷。

2020年,在世界所有國家中,中國的「新聞自由」被非營利組織「無國界記者」評為第177位,僅高於土庫曼斯坦、厄利垂亞和朝鮮。在加圖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2020年人類自由指數中,中國也排在第129位,該指數是個人和經濟自由等76個不同指標的綜合。從自由的質量指數來看,累計得分與中國相同或更差的國家只有伊朗、伊拉克和朝鮮(被稱之為「邪惡軸心」的三個國家),以及古巴和土庫曼斯坦。即使在商業和金融自由方面,中共在傳統基金會編制的指數中也僅排名第107。

當時我們從朝鮮被販賣到那裡後,我的母親和我不幸成為了中國這個監獄的囚犯。我去中國是因為我決心找到我的妹妹,同時也想得到能讓我生活略好一點的東西:一碗飯。為了換取這種微不足道的奢侈,我在13歲時就成了一個男人的傭人和性奴,同時不得不看著自己的母親被不同男人反覆蹂躪。

時至今日,一想到這些,我的身體還依然感受到痛苦。至今,歲月依然沒有磨滅我曾經經受的痛苦。我知道同樣的事情仍然在發生,就在現在,就在你讀到這些文字的時候,身處中國的其他婦女和女孩仍然忍受著這些痛苦。那些施暴者控制這些婦女和女孩的威脅手段是:「如果你不按我說的做,我就把你報告給警察。」

這種威脅是非常現實的,對於脫北者,只要有人舉報就會被送回「家」,中共當局因此而臭名昭著。在那裡,涉及其中的女孩、綁架者、警察,每個人都知道叛逃者將在苦役營里待到死,或者被當場處決。這是中共當局刻意制定的政策。如果他們終止這種做法,人販子和他們的客戶將立即失去奴役朝鮮婦女的能力,但他們不會。這是北京和平壤之間雙邊關係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儘管金正恩政權不時地刺激中共,但中共並沒有表現出真正的跡象要放棄這個附庸國。

兩個共產主義政權——中共和金氏家族之間的特殊關係始於韓戰期間。當時中共和蘇聯積極幫助金日成,在共產主義旗幟下「統一朝鮮」。事實上,毛澤東的兒子在1950年的一次美軍轟炸中陣亡。(傳說中,儘管為了避免空襲而禁止在夜間做飯,但毛澤東的長子在他死的那天晚上偷偷用雞蛋給自己做蛋炒飯,炊煙為美國轟炸機指示了方位。如今,每年在毛澤東兒子的忌日,反叛的中國網民都會發布蛋炒飯的食譜,以嘲弄中共,而當局會迅速刪除。)

中共對朝鮮的援助和出口的準確數字很難得到,因為金氏政權要維持「自力更生」形象,還要維護主體思想的地位,而朝鮮對這個宗主國的高度依賴是金氏政權的羞辱。但從過去十年的歷史來看,朝鮮只不過是中共的一個殖民地。2014年中共的援助約為40億美元(2016年朝鮮的全部GDP約為280億美元),中國似乎占了朝鮮全部進口的約95%,而中國獲得了朝鮮出口的約三分之二。換句話說,沒有中共,朝鮮政權就真的不存在了。

作為對金氏家族支持的交換,中國只收到少量的礦石和礦物燃料。那麼,對北京來說,這有什麼好處?事實上,朝鮮的存在對中共有利。它是中共和駐紮在韓國的美國軍隊之間的地理緩衝區,而且朝鮮的核武器是對美國、韓國、日本和澳大利亞在該地區的可靠軍事威懾。不開玩笑,一些中共官員和學者認為,朝鮮也是共產主義優於資本主義和民主的一個範例。

當然,中共的影響和控制遠遠超出了它的鄰近國家。台灣、香港和西藏只是中共直接控制範圍內的「反骨」,像朝鮮這樣的國家只不過是中國國家領土的延伸。中共的大部分經濟和政治影響力正在向更遠的地方延伸,包括非洲和拉丁美洲的銅礦,中亞的陸路通道,以及波斯灣的能源。普京烏克蘭的破壞性戰爭,以及國際社會對俄羅斯經濟體系的制裁,使得世界上國土面積最大的俄羅斯聯邦將成為中共的經濟附屬國。

地球上如此多的面積和人口被一個致力於推翻美國體系的強權所籠罩,這已經足夠令人擔憂了,但更令人擔憂的是這個強權所採取的手段。中國可能是歷史上最強勁的經濟發展驅動力,但付出的代價要高於經濟增長。正如非洲、巴爾幹和拉丁美洲的許多國家已經開始了解到的那樣,中共勢力在世界各地的擴展意味著環境破壞和剝削、虐待性的勞動條件、破壞性的債務積累、糟糕的基礎設施和性交易的傳播。毫無疑問,從整體上看,中共霸權的崛起對世界上幾乎每一個國家來說都是威脅和危害。

因此,世界上唯一的敵對超級大國——美利堅合眾國,有責任阻止它。不幸的是,近年來美國妥協了。

僅在2020年,因為疫情全球國際貿易大部分中斷,國內生產總值急劇下降,美國仍然設法成為世界上最大的中國商品進口國,向中共輸送了高達4520億美元。此外,中共已經滲透到美國商業和金融業的幾乎所有層面,收購美國公司,成為美國許多行業的最大股東,購買美國的房地產,迫使美國的技術轉移到中國,並誘使美國的絕大多數製造業離開。在我居住的芝加哥,高層豪華房產開發火熱,造成了全市範圍內的住房短缺、價格上漲和住房負擔危機,而起因很大程度上來自於中國投資。

事實是,美國精英階層和最具生產力的產業,很大一部分已經被中國人收買。大科技公司、華爾街、好萊塢和大學都依賴中共的資金和市場來保持利潤的增長。他們在過去20年的行為與20世紀90年代的俄羅斯非常相似。當時在葉爾欽(Boris Yeltsin)的領導下,少數寡頭通過掠奪和出售國家的資源來發財,普通俄羅斯人則陷入混亂和貧困。

這方面的後果在COVID-19期間最為明顯,當時幾乎所有的美國公司、大學和媒體都急於為中共的行動和決策辯護,幫助中共掩蓋病毒的起源,將任何不同意北京官方說法的人視為「種族主義者」、「狂人」或「陰謀論者」。同樣令人痛苦的是,美國工業已經將最基本的能力外包給了中共。美國作為歷史上技術最先進的工業國家,甚至不能製造自己的口罩或呼吸機。

縱觀現在兩屆總統的施政,美國發誓要應對中共的威脅:讓更多的美國製造業和商業回國,加強美國的國防,對抗中共在太平洋、歐洲和中東的影響,阻止中共竊取商業機密、強迫技術轉讓、通過空殼公司投資,以及在全球供應鏈中使用奴隸勞動的非法行為。

川普拜登政府都遠遠沒有做到這一點。事實是,美國的中國政策甚至不再是由美國總統真正制定的。它是由依賴中國市場的遊說和利益集團以及寡頭階層制定的,而不考慮對普通美國工人和消費者的影響。

當今世界,抵抗中共影響力蔓延的唯一希望是美國,但美國精英們正忙於拆解美國經濟和軍事力量的原動力,使中共受益,為自己牟利。如果這個過程繼續下去,防止中共主導世界將根本沒有希望。我來自朝鮮,很難表達這一切是多麼令人沮喪。一個更加中共化的世界會是什麼樣子,朝鮮的恐怖提供了案例:更多無法形容的犯罪,更多赤裸裸的人類痛苦,以及更多為了共產黨幹部的利益而對無辜人民的可怕盤剝。朝鮮的噩夢遠未結束,而中共的霸權將把朝鮮的噩夢籠罩在全世界更多人的頭上。

作者簡介:

朴妍美(Yeonmi Park)是一名脫北者和活動家,她的家人於2007年從朝鮮逃到中國,2009年在韓國定居,2014年移居美國。她是《為了活下去——脫北女孩朴妍美》(In Order to Live: A North Korean Girl’s Journey to Freedom,與Maryanne Vollers合著,2015年出版)和《趁著還有時間——一個朝鮮脫北者在美國尋找自由的過程》(While Time Remains: A North Korean Defector’s Search for Freedom in America,2023出版)的作者。

原文: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ain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319/18791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