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吃土到朋友圈洗版,北方人這次給全中國開眼了

今年以來最大規模的沙塵天氣正在侵襲北方。   短短几天內,大家都已經從讚美春天無縫過渡到了,「救命,怎麼天上下土了!」   不僅如此,有些地方甚至下泥了。

唯一的安慰只有,「幸好今天沒洗頭,洗了也白洗。」

《夢華錄(電視劇)》中的趙盼兒說東京富貴迷人眼,我看最近北京才是真的迷人眼。

終於明白Y2K風格的黑客帝國墨鏡,為什麼偏偏在今年爆火——因為它防沙啊!

每個在北方路上騎行的人,就仿佛是兩個眼睛都在做雙縫干涉實驗。

「只要看著路,就一直進塵土。」

從此以後,立志拒絕睫毛夾、睫毛膏等一切會讓睫毛產生卷翹效果的工具。

不過考慮到實用性,這邊建議還是讓天津結界的大紗巾重出江湖。

從頭髮到眼睛,主打就是一個全方位的防護效果。

年少不更事時,我也曾羨慕武漢的過早攤,成都的街頭茶館。

如今懂了,不是咱北方人不懂生活,實在是條件不允許。

漫天沙塵能直接把露天早點攤的豆漿變成粥。三兩的包子和出四兩的皮,中間有一半是沙子。

才知道北京小吃驢打滾,原來是一種寫實藝術。

如果有誰起床晚了,沒吃早餐就飛奔到公司,能在路上直接吃飽。

誰說西北風不扛餓的?我們北方人的特長就是吃土。

甚至吃出了一種同舟共濟的同志情誼——

「我們河北都吃了滿嘴,愣沒攔住,還是吹你們河南去了。」

在被漫天風沙折騰到灰頭土臉的時候,也有人提出天真的願望。

「希望快點下場雨,空氣就會變乾淨了。」

但今天的長春會告訴你想多了,刮沙塵暴時下雨的結果只能是包漿。

放到文玩領域又叫做舊。

@四川觀察

別管是新擦的窗子還是新洗的車,統統均勻地裹上一層黃色物質。

昨天看像剛提的新車,今天直接可以報廢了。

在長春人民的悲憤聲中,爾濱的網友也表示附議。

為什麼不是哈爾濱呢?因為哈不出來。

打工人在發光和發熱中選擇了發瘋,而東北在下雪和下雨之間選擇了下泥。

東北人大概這輩子都沒想過,能在澡堂子以外的其他地方,聽到「下泥」這兩個字。

@三聯中讀

據說,這幾天熟人之間已經形成了一種不成文的交際禮儀——

絕不向朋友打聽上次的洗車時間,且當發現對方上次洗車時間比自己晚的時候,絕不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

不過也有一些硬氣的司機不信邪。

沙塵暴曾經是很多北方人的童年噩夢,但經過這些年來的治理,大範圍、頻繁的沙塵天氣已經漸漸淡出了很多人的視野。

所以當再次被沙塵搞到灰頭土臉,大家不禁產生疑問:「怎麼?我在螞蟻森林種的梭梭樹不頂用嗎?」

根據氣象專家的分析,開春以來的沙塵天氣主要是因為北方降水偏少,而西北等沙源地的氣溫又逐漸回暖。

地表植被尚未完全恢復,而積雪又已經融化,地表的沙土就被冷空氣卷到了空中。

在氣象預測中,這波沙塵天氣會從23日起逐漸消退。

但這依然無法衝破大家的沮喪心情。

畢竟對於北方人來說,一個藍天白雲、暖陽花開的春天,本來就像金子般珍貴。

據我觀察,目前對沙塵天氣忍耐程度最低的,其實還不是被困在工位上的打工人。

那些需要上班的日子,本來就跟沙塵天一樣昏暗蒼白了。

反而是正在外面旅遊的朋友:計劃踏青觀春色的、安排探訪名勝古蹟的……

現在統統變成了「末日體驗一輪游」。

一位外地來的遊客給全家人規劃了環球影城的行程,還特地住了附近的酒店。

結果早上窗戶看過去,環球影城門口的假椰子樹配上沙塵,那感覺仿佛在杜拜——不過是末世版。

@AllisonLuLu

因為風沙太大,很多戶外的項目和演出都取消了。

但大老遠來一次,時間和錢包都由不得人挑三揀四,「只能硬玩」。

想要拍照出片的年輕人,今天也不得不暫停了行程。畢竟這種光線和色調,拍出來恐怕要累死在後期調色上。

知道為什麼今天出門賞花的人都在拍特寫嗎?

因為鏡頭拉遠之後,很有可能就變成了——

@H何清歡

同樣的景點,同樣的打卡地。

昨天拍出來是「冬雪消融、萬物復甦」,今天拍出來仿佛昭君正在出塞。

每個北方人都討厭沙塵,但每個北方人又都逃不開它。

等這幾天「灰頭土臉」的日子過去,恐怕只有洗車行的人要樂開花了。

根據新聞報導,去年北京下了一場沙塵雨之後,第二天各大洗車行從早上六點就開始排隊。

蒙著厚厚灰塵的汽車們魚貫而入,仿佛在進行什麼重回文明社會的儀式。

洗車大爺接受採訪時,一臉痛並快樂著的表情。

自述每天要洗五六百台車,忙到飯都沒時間吃。

……前陣子剛辭職去洗車的大學生們,賺錢的機會這不就來了嗎。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Vista看天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323/18806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