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上海、深圳大幅下降?全國富裕地區都慌了;大國艱難日子來了?

中國的全球化淨獲利時代已經結束,青年高失業率陰影長期存在 貴州GDP神話終於破產了! 上海、深圳大幅下降?全國富裕地區都慌了 1小時1萬美元!中國昔日高薪行業如今現狀太慘 中國房市反彈乏力 五項數據釋不祥信號 中國三大股指全跌 傳媒、遊戲板塊集體跳水 大國艱難的日子來了?國企、機關都難逃

中國青年的高失業率已成中共高層的一大隱憂,有分析認為,中國的全球化淨獲利時代已經結束,青年高失業率的陰影長期存在。

上個月是上海,這個月是深圳,這些富裕地區的養老金突然下降了很多,問題出在哪?有分析指,普通人養老最有效的方法還是回歸數千年的傳統:養兒防老。

1小時1萬美元!中國昔日高薪行業如今現狀太慘。實際情況不止如此,中國的金融行業、國企和公務員,這些昔日的高薪職業也都面臨大範圍降薪。

中國房市在短暫的復甦後再次衰退,五項數據釋放不詳信號,拖累中國經濟進一步成長。

中國的全球化淨獲利時代已經結束,青年高失業率陰影長期存在

五四青年節前夕,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給大學生一封回信算是一石激起千重浪。這封信中那句「新時代中國青年應走進鄉土、有『自找苦吃』的精氣神」廣為流傳,再度將中國16-24歲城鎮青年人失業率近20%這一社會隱患帶入公眾視野。

旅美學者何清漣日前在自由亞洲電台撰文指出,自1990年代初冷戰結束,全球化開始,已開發國家資本世界範圍內尋找利潤窪地,美歐等國都經歷了產業空心化(製造業)這一過程,大批製造業工人失業,例如美國。只有中國是全球化淨得利者,在2010年代以前,利用勞動力成本與土地價格格低廉這一優勢,成了開發中國家當中吸收外資最多的國家,因此也解決了就業問題。

但現在中國已經不可能再回復到世界工廠鼎盛時期的就業狀態,還因為近兩年以來,世界已經進入國際供應鏈重組階段,中國面臨幾大競爭:

一是美國製造業「東山再起」。美國人口普查局(Census Bureau)的數據顯示,2022年,與製造業相關的建築支出達到1,080億美元,為有史以來的年度最高值——超過了興建學校、醫療中心或是辦公樓的開支。這表明美國製造業正在本土重興。

二是世界正在重新瓜分製造業這張大餅。中美關稅戰、新冠疫情以及不斷惡化的美中關係促使企業重新部署全球供應鏈之際,各國都在爭取吸引從中國轉移出來的製造活動。這些國家包括印度、墨西哥、越南、柬埔寨和菲律賓等開發中國家。

中國農村現在的經濟狀態,很難無限承接城市過剩勞動力;1220萬返鄉人員當中的絕大多數本就出身於農村,他們不是插隊設籍的城市知青,而是返鄉青年,按照中國統計口徑,農村人口有責任田,回鄉就算「就業」。一言以概之,中國漸失世界工廠地位之時,上千萬農村家庭幫助政府「消化」了這些失業者,否則中國的城鎮青年失業率將不止20%。

貴州GDP神話終於破產了!

2022年貴州省GDP增速下滑到1.2%。今年一季度的增速僅高於江西和福建,排在全國倒數第三。

要知道2012-2021年,名義增幅最快的5個省份:貴州(248.8%)、西藏(240.2%)、雲南(185.1%)、重慶(174.5%)、福建(172.4%)。這種「增長」,實際上只是浪費型的投資活動而不是可持續的經濟增長。

上海、深圳大幅下降?全國富裕地區都慌了

上個月是上海,這個月是深圳,大家都在查自己的社保,都大吃一驚:養老金怎麼下降這麼多?

4月11日,上海市社會保障信息系統切換到全國統籌系統之後重新恢復運行。

一個網友曬自己的社保帳戶,原本模擬退休金接入前9832.5接入後5404.9;另一個網友的模擬退休金接入前3674.4,接入後2274.5。

深圳也有類似情況發生。

剛開始,養老金是縣域統籌,後來到市級統籌,省級統籌,現在要全國統籌。

為什麼?因為社保體系崩潰的範圍不斷擴大,先是縣域崩潰,後面是省級崩潰。實在沒有辦法了,上級政府必須兜底,結果就是,統籌範圍越來越大。

財根據2020年各地預算計算,全國只有7個省份是淨貢獻省,3個省份持平,其餘21個省份以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是淨受益省。

也就是說,21個省份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養老金,都得靠廣東等7個省市支持,才能發放得出來。

(單位:億元人民幣數據來源:財政部)

上海和深圳,都屬於富裕地區,雖然官方都說,養老金計發不受影響。

問題是:它們的養老金帳戶盈餘,在被其他地區「掏空」之前,還能堅持多久?

到時候,帳戶里沒錢了,說養老金計發不受影響,都是空談。

實際上,養老保險合計實際盈餘,從2015年的-1731億元到2018年的-4504億元,持續為負值。

2019年4月10日,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發布了《中國養老金精算報告2019-2050》。

《報告》指出,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累計結餘到2027年有望達到峰值6.99萬億元,然後開始下降,到2035年有耗盡累計結餘的可能性。

具體來看,2019年當期結餘為1062.9億元,並將短暫增長到2022年,然後從2023年開始下降,到2028年當期結餘會首次出現負數,達到負1181.3億元,最終到2050年,當期結餘可能達到負11.28萬億元。

也就是說,雖然越來越多的省份虧空,但是在富裕地區的支持下,全國養老金能堅持到2027年,此後才入不敷出。

到2035年,全國的養老金全部耗光,一分錢不剩。

對於80後90後00後這群交養老金的主力群體來說,他們都等不到退休,都等不到拿養老金,全國的養老金就消耗得一分不剩了。

現在,全國富裕和貧窮地區,大家的養老金,差不多站在了同一條線上。

什麼時候,不同群體的養老金,能夠站在同一條線上?

養老金虧空是全世界的難題,不只是我們中國的難題,任何一個國家都無法解決。

對於個體來說,絕大部分人都無法體面的養老,老無所養是常態。

普通人養老最有效的方法還是回歸數千年的傳統:養兒防老。

1小時1萬美元!中國昔日高薪行業如今現狀太慘

據稱擁有中國最大「專家網絡」的諮詢公司凱盛融英成為了中國政府的反間諜調查目標,不僅僅是凱盛融英,海外投資者、中國銀行業和外國企業所依賴的整個信息供應鏈都面臨著威脅。

凱盛融英(Capvision)的創始人們將一種利潤豐厚的商業模式引入了中國:為投資者和其他客戶與內部信息提供者牽線搭橋,後者憑藉其行業情報可獲得最高達每小時10,000美元的報酬。

中國有關部門已加大力度限制海外機構和人員獲取其長期以來倚重的一系列信息,包括企業註冊信息、專利、採購文件等。

中國房市反彈乏力,五項數據釋不祥信號

房地產市場的復甦是中國今年經濟增長前景的關鍵,在經歷了約18個月的歷史性低迷之後,儘管中共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支持措施,但房市在短暫的復甦後再次衰退。

最近幾周的高頻指標顯示,中國的房市面臨巨大挑戰,購房勢頭消退,房地產投資繼續收縮,消費者不願意按揭買房。

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 Inc.)的首席中國經濟學家陸挺告訴彭博社說:「經過兩三個月的短暫復甦,被壓抑的購房需求已經釋放。今年的房地產復甦只能稱為溫和。」

以下是近期中國房地產市場數據發出的不不祥信號:

1.新房銷售量

據房地產信息和分析公司——中指控股有限公司的追蹤數據,今年五一,中國40個主要城市的新房銷售量比2019年大流行前低22%。

2.二手房銷售量

二手房市場銷售情況更糟。據券商中泰證券對15個二手房銷售活躍的主要城市的追蹤數據,5月的前四天,二手住宅銷售面積比一個月前下降了44%。相比之下,2月份上漲了61%。

據諸葛數據研究中心的數據,4月份,上海二手房成交17334套,環比下降26.71%;北京二手住宅成交13928套,環比下降34.65%。

3.房屋庫存增加

房地產銷售放緩導致庫存過剩。未售出的房屋已從2021年11月的低點上漲了43%。

據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估計,截至3月底,100個主要城市的新房庫存可能需要17.4個月左右才能售出,「仍遠高於14個月的合理水平」。

4.抵押貸款

與一年前相比,今年第一季度個人抵押貸款餘額創下歷史最低增幅,暗示中國家庭不願增加債務按揭買房。

為抓住利率下降機會,一些房主甚至選擇提前償還抵押貸款。光大證券分析師估計,第一季度平均每月預付款較前三個月增長38%,達到3000億元左右。

5.房地產投資

3月份,房地產投資迅速收縮,中斷了自2022年底以來的復甦趨勢,這表明今年初房屋銷售的反彈不足以提振開發商的信心,開發商一直在縮減土地徵用規模。

中國的建築業也陷入低迷,根據中國工程機械協會的數據,4月份,中國挖掘機銷量同比下降40.7%。

中國三大股指全跌,傳媒、遊戲板塊集體跳水

5月12日,大陸三大指數均跌超1%,傳媒、遊戲板塊股票集體跳水。

12日,滬深兩市股指早盤沖高回落,午後再度下探,滬指跌逾1%失守3300點,深成指、創業板指均跌超1%。兩市成交額再度萎縮。

大國艱難的日子來了?國企、機關都難逃

據多家中國媒體報導,5月11日在位於上海陸家嘴金融區的浦發銀行上海分行外發生"群體聚集事件"。網絡上流傳的現場圖片被有人指為"集體討薪"。

此前,浦發銀行的理財子公司浦銀理財的員工在社交媒體爆出,有員工月薪從2萬多降到6260元,相當於打了三折。網上流傳的減薪通知顯示,普通員工減薪50%,主管級以上減薪40%。據稱這一大幅降薪引發員工抗議。

圖:浦發銀行門外的抗議者。

 

 

左圖:上海浦發銀行入口被員工圍住,城管在現場維持秩序。右圖:有員工在辦公室內貼著「罷工」的紙張。

據新浪財經報導,擁有8.8萬億總資產的浦發銀行,近年來業績顯現疲態,多項盈利指標下滑,淨利潤連續三年下降,去年員工平均薪酬也有所下降。

上海居民唐先生告訴自由亞洲電台,不僅僅是浦發銀行,許多小銀行從疫情期間就開始削減薪資及福利。他說:「現在上海很多公務員都在降薪,級別越高降得越多。我接觸的很多領導,他們也覺得現在幹活沒勁。浙江那邊也降薪。」

財經評論人士蔡慎坤則表示,據他了解,此次事件涉及浦發銀行多個理財部門:「這些投資理財部門,包括資產管理部門都面臨很大的壓力,出現類似浦發銀行那樣大幅度降薪,包括央企都會出現。因為現在央企的利潤也在迅速下降,最終的呆帳都要由銀行來承擔,銀行誰敢追債?」

浦發銀行面臨的"挑戰"並非個別現象,而是金融行業困境的一個縮影。

降薪也並不僅限於企業單位。由於地方財政收入下滑,自去年以來,中國各地政府機構以及公共服務事業單位公務員減薪的消息不斷傳出。例如2022年6月的報導顯示,上海、廣東、江蘇、浙江等沿海經濟發達省市的公務員都已被減薪。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導

責任編輯: 吳莉亞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515/1902194.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