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德桑蒂斯2024年競選活動啟動之夜的5大看點

圖片顯示,2023年5月24日,羅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在其推特頁面上宣布參加2024年總統競選,他正在與埃隆‧馬斯克(Elon Musk)進行在線交流。

佛羅里達州州長羅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在其競選活動啟動之夜嘗試了新的發布形式,結果卻不如意。在約60萬名聽眾湧入之後,推特聊天室竟然崩潰了。

但在技術問題得到解決後,他與億萬富翁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和投資人大衛‧薩克斯(David Sacks)在「推特空間」(Twitter Spaces)上的對話迅速轉向了政策,包括外交政策和國內政策。

在「推特空間」的聊天中,在隨後接受的福克斯新聞採訪中,在與《大紀元時報》等其它媒體記者的通話中,這位州長,即現在的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介紹了他對中國的策略,對聯邦調查局的看法,對墮胎法的態度,以及他與迪士尼的持續衝突等一系列問題。

發布會因技術問題受到衝擊

5月24日,推特執行長埃隆‧馬斯克多次試圖從他的帳戶啟動「推特空間」聊天室,但均以失敗告終。在大約60萬推特用戶湧入聊天室後,音頻等方面的問題持續不斷。

德桑蒂斯的團隊在推特頁面發帖表示,「我們似乎因為太過熱鬧而導致網際網路崩潰」,鼓勵選民「在等待期間」進行捐款。該活動在首個晚上就籌集了超過100萬美元。

20分鐘後,薩克斯從他的帳戶啟動「推特空間」,長達一小時的對話拉開了序幕。馬斯克和薩克斯開玩笑說,他們「癱瘓了」網際網路,馬斯克解釋說,他的粉絲的規模導致了「擴展問題」(scaling issues)。

第二個空間的問題明顯減少,大約有30萬聽眾,沒出現進一步的問題。

這場短暫的技術慘敗引來了左右兩派的嘲諷,前總統唐納德‧川普川普)和總統喬‧拜登紛紛發文嘲諷德桑蒂斯。

川普在其社交媒體平台「真相社媒」(Truth Social)上寫道,「德桑蒂斯的推特發布會是一場災難!他的整個競選活動也將是一場災難。」

2023年5月24日,在馬里蘭州貝塞斯達(Bethesda),手機頁面顯示,埃隆‧馬斯克和羅恩‧德桑蒂斯通過推特在線交談。(Pedro Ugarte/AFP via Getty Images)

拜登則在推特上發布了一段視頻,內容聽起來像是由於啟動錯誤而產生的失真的聲音。

在談話接近尾聲時,薩克斯說,他們「開始時遇到了一些技術問題,那是因為我們所做的事情規模巨大,意義空前」,而且「重要的不是你如何開始,而是你如何結束,我認為這次活動獲得了成功」。

根據推特的數據,共有140萬聽眾收聽了這次談話。活動結束後,薩克斯在推特上寫道,「這是社交媒體上有史以來最大的聊天室。」

「在經歷了最初的一些擴展挑戰後,推特表現得非常好;感謝推特團隊能夠迅速地適應,創造了歷史!」

儘管受到嘲笑,德桑蒂斯的陣營還是抓住了一個正面的事實,即技術問題似乎是由想要收聽德桑蒂斯的競選公告的聽眾人數造成的。

德桑蒂斯的競選經理吉納拉‧佩克(Generra Peck)在接受採訪後在推特上發文寫道,「剛剛和埃隆‧馬斯克和大衛‧薩克斯通了電話,了解了推特的幕後細節,因為他們要幫助近100萬人進入該『(推特)空間」』聊天室。」

「聊天室里開始時有70多萬人,另有幾十萬人試圖進入……不得不重新部署這個聊天室。」

德桑蒂斯的新聞秘書布萊恩‧格里芬(Bryan Griffin)對這種樂觀情緒表示贊同,他指出,「民眾對德桑蒂斯州長的『偉大的美國復興』(Great American Comeback,即德桑蒂斯的競選口號)的願景有如此大的熱情,以至於他簡直把網際網路搞壞了;下一步是華盛頓;一小時內網上籌集了100萬美元……而且還在增加!」

FBI局長克里斯多福‧雷成眾矢之的

2019年1月29日,在華盛頓,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多福‧雷(Christopher Wray)在國會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公聽會上作證。(Charlotte Cuthbertson/英文大紀元)

當被問及他將如何處理共和黨人指責的聯邦調查局被武器化,以及他是否會讓現任聯邦調查局局長留任時,德桑蒂斯回答,如果當選為總統,他將在上任的第一天就撤掉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多福‧雷(Christopher Wray)。

德桑蒂斯說,「不,我不會讓克里斯‧雷繼續擔任聯邦調查局局長,第一天就會有一個新人。」

州長說,「司法部和聯邦調查局已經迷失了方向。」他同意該機構已經被「武器化,以對付那些像我和你一樣會思考的美國人,我認為他們已經變得非常黨派化」。

德桑蒂斯說,政治化加劇的部分原因是總統們長期以來聽信了「謊言」,誤以為聯邦調查局和司法部是「獨立」的實體。

德桑蒂斯說,相反,它們是由總統指導的行政部門機構。

「因此,作為總統,你有責任參與對這些機構的問責,清除那些不務正業的人,並確保他們在為人民做事,沒有濫用權力。」

比如,德桑蒂斯似乎影射了大流行病期間推特和聯邦調查局之間的勾結。有關兩者之間的密切合作則是「推特檔案」(Twitter Files)披露的內容的一部分,而這些內容是基於馬斯克交給獨立記者的內部電子郵件和信息。

德桑蒂斯說,如果在他的眼皮底下發生類似的事情,「與此有關的所有人都會被立即解僱」。

他說,「現在,我認為這些機構已經可以隨心所欲,不受任何追責,所以你猜怎麼著,既然沒有問責制,不良行為就會繼續下去。」

保守派對聯邦調查局的憤怒加劇,大部分是由於該機構在川普擔任總統期間和之後給他的不公對待。多年來,有關聯邦調查局在調查川普競選團隊過程中嚴重失職的爆料一直有增無減。最近的更新,即特別檢察官約翰‧達勒姆(John Durham)報告的一部分,表明聯邦調查局不顧證人和被調查人的數百份無罪聲明,仍繼續進行調查。

解決俄烏戰爭

2023年5月21日,在日本廣島(Hiroshima)舉行的七國集團領導人峰會期間,烏克蘭總統弗拉基米爾‧澤倫斯基(左)和美國總統喬‧拜登進行了雙邊會談。(Brendan Smialowski/AFP via Getty Images)

德桑蒂斯說,他希望解決俄烏戰爭,避免將美國軍隊捲入更大衝突的可能。

德桑蒂斯說,「我希望看到這個問題的解決,不希望看到一場更大規模的戰爭。」

雖然德桑蒂斯承認,2025年1月的局勢會是什麼樣子是「不可知的」,但他說,「我不希望看到美國和我們的軍隊捲入烏克蘭戰爭」。

3月份,州長在烏克蘭問題上的觀點突然逆轉,發表的這番評論引起了全國的關注。德桑蒂斯在接受當時的福克斯新聞評論主持人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的採訪時稱,烏克蘭戰爭是一場領土爭端,不應涉及美國的國家利益。德桑蒂斯批評拜登在沒有明確目標或問責制的情況下為這場戰爭提供資金。

這位州長後來收回了這些評論,譴責普京是「戰爭罪犯」。

州長對戰爭的立場與川普相似。這位前總統曾表示,如果再次當選,他可以在24小時內結束戰爭。

國會中的共和黨人在資助烏克蘭戰爭的問題上存在分歧。

在眾議院,眾議員瑪喬麗‧泰勒‧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喬治亞州共和黨籍)和馬特‧蓋茨(Matt Gaetz,佛羅里達州共和黨籍)對美國越來越多地捲入這場衝突持懷疑態度,擔心這可能導致美國在當地派駐軍隊、核擴散或發生下一場世界大戰。格林呼籲對發給烏克蘭的全部資金進行審計。

同時,參議員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等參議院共和黨人,一直在推動美國在衝突中增加參與、援助和財政支持。

中共是「頭號地緣政治威脅」

在推特上宣布參加總統競選之後不久,德桑蒂斯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強調,需要認識到中共對美國的威脅,同時強調兩個經濟體之間日益增長的相互依存關係。

德桑蒂斯稱中共是「頭號地緣政治威脅」,他對目前對於中國關鍵物資的依賴程度表示擔憂。至於如何解決這個問題,他強調在美國國內恢復關鍵製造能力極其重要。

這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議加強與日本、韓國、印度和澳大利亞等主要盟友的關係。他認為,通過與這些國家緊密合作,美國可以有效地對抗中共在太平洋地區的擴張行為。

德桑蒂斯強調,認識到中共在西半球日益增長的影響力以及它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的潛在威脅極其重要。

德桑蒂斯說,「我認為我們需要一個21世紀版本的門羅主義(the Monroe Doctrine),我們要確保我們自己的後院是一個自由區。」他指的(門羅主義)是美國在19世紀末和20世紀初的外交政策立場,即將外國對美洲的干預視為潛在的敵對行為。

這位佛羅里達州州長對拉丁美洲的左派政府將中共影響力引入該地區表示擔憂,呼籲採取積極主動的方法來對抗這種擴張,以保護美國在西半球的利益。

德桑蒂斯批評拜登對中共政權採取的立場不夠堅定。拜登的高層官員通常選擇將中共政權描述為競爭對手(competitor)而不是敵手(adversary)。

本月早些時候,德桑蒂斯譴責說,「美國從前的政策是愚蠢的」,這些政策允許中共在犧牲美國利益的情況下實現了經濟崛起。

在佛羅里達州,州長採取了一系列措施打擊中共的影響,包括在本月初簽署了一項法案,阻止中共在該州任何地方購買農田,或在軍事基地、港口或發電廠等敏感地點10英里範圍內購買土地。

通往白宮之路

2020年10月16日,在西南佛羅里達國際機場,佛羅里達州州長羅恩‧德桑蒂斯迎接時任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Brendan Smialowski/AFP via Getty Images)

在接受包括《大紀元時報》在內的部分媒體採訪時,德桑蒂斯介紹了自己將如何在初選中擊敗川普、在大選中擊敗拜登。

這位州長認為,他能被共和黨人廣泛接受,可以與川普分庭抗禮,並且有良好的記錄證明他將贏得擊敗拜登所需的獨立選民。

德桑蒂斯說,「我可以被廣泛的人群接受,我並沒有採取疏遠大量共和黨人的政策立場,因此,人們將看到一個有成功記錄的人,他代表了我們黨內絕大多數人自稱持有的價值觀。」

德桑提斯說,「我認為,有數百萬人想要擺脫拜登;我認為,我們得到他們支持的時機已經成熟,但我認為,你必須有一個讓他們滿意的方式。我認為我們在佛羅里達州已經表明,我們能夠贏得那些並不總是投票給共和黨的選民。」

德桑蒂斯承認川普在民意調查中的領先優勢。在「真清晰政治」(RealClearPolitics)民意調查的平均值中,佛羅里達州州長落後於前總統34個百分點。

德桑蒂斯說,「如果前總統沒有領先,我會感到震驚,因為他有百分之百的知名度,是世界上最有名的人之一,而且曾經是美國總統。」

但是,他補充說,大多數共和黨人還沒有把注意力放在這場選賽上。他指出,民意調查可能有誤,比如說,那些民意調查就未能預測到他會以接近20個百分點的優勢獲得連任。

德桑蒂斯展示了他在宣布參選之前在愛荷華州、新罕布夏州和佛羅里達州獲得的大約200個背書。川普獲得了美國眾議院大多數佛羅里達州代表的支持,並在關鍵支持中保持較大領先。

德桑蒂斯將他的立場與川普的立場進行了對比,指出川普簽署的法案是他在國會時投票反對的法案。

這位佛羅里達州州長說,他投票反對川普為換取打擊非法移民而支持的一項宣布大赦200萬非法移民的法案,稱此舉「得不償失」。

德桑蒂斯說,「我反對大赦,支持『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政策,但他卻贊同並試圖強行通過大赦。」

德桑蒂斯說,他投票反對川普簽署的一項綜合支出法案,「我絕對認為他不應該簽署那些支出法案,他在四年裡增加了近8萬億美元債務;我很高興在這場辯論中站在保守派一邊,因為,我認為,我們的債務已經增加得太多了。」

關於川普的標誌性議題,即修建邊境牆,德桑蒂斯告訴《大紀元時報》,他「其列為第一要務,將利用我可以利用的所有槓桿來推動它通過」。

他強調了他是如何在伊恩颶風(Hurricane Ian)過境後,讓州政府接管了兩座受損島嶼橋樑的修復工作,原本預計的修復時間需要六個月,「我們在三天內完成了一座,另一座在兩周多一點完成」。

「我可以告訴你,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關鍵是打破官僚作風,它告訴人們不要找藉口,必須完成任務,必須嚴格執行。」

原文:5 Takeaways From the DeSantis2024 Campaign Launch Nigh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526/1906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