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就算蟲子也會保護自己!分析:自衛正在成為非法嗎?

—分析:自衛正在成為非法嗎?

人類創造諸如劍和槍等工具以保護自己,這一點在整個人類歷史上都是如此。(Shutterstock)

如果你愛的人受到威脅或人身攻擊,你有權利保護他們嗎?當削減警察預算、釋放罪犯之際,你有權利保護自己嗎?

你會任由事情發生嗎?坐視無辜的人被犯罪分子所害嗎?這就是紐約目前正在審理的案子所遇到的問題。

喬丹‧尼利(Jordan Neely)在地鐵上窒息死亡案件就是這樣的例子。現在,如果人們讀過大多數左派媒體的報導,就會知道這位30歲的黑人男子在街頭表演,模仿麥可‧傑克遜的舞步,還會聽到他的朋友說他小時候是一個可愛的孩子,後來患上了精神疾病,無家可歸。

如果閱讀右派的媒體,人們會了解到尼利在2013年至2021年期間被逮捕過42次。

2015年,他因試圖在紐約因伍德(Inwood)綁架一名7歲女孩而被定罪,並被判處4個月監禁。隨後在2021年,他因在紐約地鐵襲擊一名67歲的女子被捕,他毆打對方的臉,打斷了她的鼻子和眼眶骨。

尼利認罪,雖然面臨15個月的替代監禁計劃,但他錯過了出庭日期,自2月份以來,警方發布了對他的逮捕令。

尼利故事的左右兩方的報導都是真實的,他是一位有才華的舞者,患有精神疾病,有犯罪威脅。紐約的司法系統一再讓他脫罪。除了那些逮捕他的罪行之外,人們還在網上發布被尼利威脅或攻擊的個人經歷。

而後,5月1日,據稱尼利在紐約地鐵車廂內威脅乘客,直到一名美國海軍陸戰隊退役軍人出面干預。他用手掐住尼利的脖子,在另外兩名男子的幫助下制服尼利。在尼利失去知覺後,這些人將他放平,然而,尼利還是死了。

最初沒有人受到指控。這起事件的視頻僅限於尼利被制服的時候,但很快,該事件就被政治人物拿來渲染這個國家的種族敘事。

紐約州民主黨眾議員亞歷山德里婭‧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AOC)在推特上寫道,「喬丹‧尼利被謀殺了。」她稱,尼利「無家可歸,哭喊著要食物,而這個城市正在提高租金,剝奪服務以使自己軍事化,而許多當權者妖魔化窮人」。

她說,殺害尼利的男子沒有受到指控,這「很噁心」。

其他極左人士也紛紛站出來批評此案與種族有關,並表示要伸張正義,即使在民主黨人中,也不是所有人都同意這一觀點。

對紐約的激進組織來說,這些政治攻擊聽起來就像狗哨。雖然幾十名抗議者跳上地鐵軌道,迫使一輛Q線列車急剎車,但是沒有像幾年前的「黑人命也是命」(BLM)的夏季騷亂那樣經常出現的大規模抗議活動。

[譯者註:狗哨政治(dog–whistle politics),指的是政客們以某種方式說一些取悅特定群體的話,以掩蓋其它容易引起爭議的信息。]

事實也證明,這些抗議者並不是草根抗議者。他們與一個名為「社區活動家和領導人之聲」的組織有關,該組織的資金來自億萬富翁,包括Meta公司執行長馬克‧扎克伯格(通過FWD.us教育基金)和激進左派億萬富翁喬治‧索羅斯[通過其「開放社會基金會」(Open Society Foundations)]。

此外,策劃地鐵抗議活動的激進組織此前曾與美國共產黨共青團(Young Communist League of the Communist Party)在其它抗議活動中有過合作。

這個徹頭徹尾的共產主義組織也參與了尼利的抗議活動,並在推特(Twitter)上表示:「感謝今天響應號召的所有同志!我們才剛剛開始!」

共產黨與上演的抗議活動的聯繫使整個事件在轉了一圈之後,回到了對此案進行指控的要求,由AOC帶頭鼓譟。賈斯汀‧梅迪納(Justine Medina)曾是AOC的助手,是紐約州共產黨的執行委員會成員,也是紐約共青團聯合主席,就是策劃地鐵抗議的那個組織。

《人民世界》網站稱:「賈斯汀‧梅迪納是紐約共青團的聯合主席。她還參與了美國民主社會主義者選舉委員會和AOC的國會競選活動。」

我們來深入研究一下。索羅斯資助激進地區檢察官的競選活動,這些檢察官讓罪犯逍遙法外。當這個城市的司法系統失靈時,一名罪犯被自衛的人殺死。一名激進的國會議員站出來呼籲逮捕自衛者,這名國會議員的政治競選明顯得到了索羅斯資助的媒體網絡的幫助。然後,一個由索羅斯資助的激進組織在與同一政治家有聯繫的共產主義組織的支持下舉行抗議活動,也要求逮捕自衛者。這裡好像有很多重合的地方。

無論索羅斯的「上下活動」策略在其中起了什麼作用,前美國海軍陸戰隊員丹尼爾‧佩尼(Daniel Penny)因為尼利的死亡而被捕。他現在面臨二級過失殺人罪的重罪指控,儘管他堅稱自己是出於自衛。

這真的是關於犯罪嗎?真的與正義有關嗎?還是有別的原因?目前還不清楚。但我們可以說的是,這些敘述並不一致。許多要求逮捕佩尼的政客同時也在批評司法的使用。他們聲稱,年輕人被送進監獄,而實際上他們中許多人只是需要幫助。然而,政客們這麼做的同時,也要求把佩尼送進監獄。

其他人則更為直接,他們認為,這可能與過失殺人、正義甚至心理健康無關,相反,他們說這是種族問題。

紐約市長埃里克‧亞當斯(Eric Adams)在這一點上態度大變。他首先批評AOC所稱的佩尼謀殺了尼利。然後,亞當斯把基於種族的敘事帶入了案子中。

對於保守派來說,這與種族無關。相反,這是關於人們是否被允許自衛。這起案件已經成為一個象徵,表明削減警察資金的做法會出現問題,以及人們是否會因為膚色而不是犯罪而被選擇性地起訴。

當像亞當斯這樣的人把案子和種族扯上關係時,其他人開始懷疑,如果種族不是一個問題,這個案子是否會得到不同的處理。

這也是人們為佩尼的辯護基金捐款的部分原因;音樂家搖滾小子(Kid Rock)捐了5,000美元,他批評紐約地方檢察官白艾榮(Alvin Bragg),並稱佩尼是英雄。這就是為什麼連佛羅里達州州長羅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等政界人士也為佩尼籌款。

這也是為什麼人們現在在談論自衛的概念。例如,(民權運動、社會正義運動家)阿爾‧夏普頓(Al Sharpton)說,如果佩尼不被起訴,就會鼓勵其他人也成為義務警員。

這就是美國許多城市所處的困境。至少在保守派中,普遍的觀點是:警察已經無法履行他們的職責,法院似乎是個旋轉門,像尼利這樣的暴力分子被允許攻擊、騷擾和威脅他人。

那麼,如果沒有人願意保護你,你有什麼選擇?即使看到其他人被攻擊或騷擾,你是否應該做什麼事情來幫助他們?你應該允許他們受到攻擊嗎?還是僅僅因為挺身而出提供幫助,就得冒坐牢的風險?

2021年,我們震驚地目睹了費城地區發生的事情,一名婦女在火車上被強姦。乘客們沒有幫助她。他們聽著她的哭喊,卻置若罔聞。此事提出了一個問題:如果人們不站出來反對邪惡,我們的社會將變成什麼樣子?如果好人不站出來,會發生什麼?更重要的是,當好人不被允許干預時,我們會變成什麼?

在自然界,自衛被寫進了生命的DNA。即使是蟲子也有保護自己的方法。幾乎地球上的每一種生物都被上帝賦予了一種保護自己的手段,無論是爪子、牙齒、毒刺還是其它手段。

人類創造諸如劍和槍等工具以保護自己。而這一點在整個人類歷史上都是如此。自衛權就是生命權。而保護生命的權利是法律的主要支柱之一。

原文:Is Self-Defense Becoming Illegal?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530/1908090.html